【树洞】我发现我的发小没发现他们在谈恋爱(封叹/惊悚乐园)

注意事项:

1,CP封不觉Alpha X 王叹之Omega,来自《惊悚乐园》

2,包青视角,第一人称的树洞论坛体,无脑搞笑向

3,狩鬼者世界观+ABO,三人都是狩鬼者

 

如果封不觉暗恋王叹之,但王叹之完全无感,那么封不觉会不会疯狂吃瘪?

 

 

0L 加班公务狗

这个树洞的目的只有一个:正如恋爱中的人希望分享他们恋爱时的幸福一样,饱受恋爱中人折磨的人也希望分享他们的胃疼。

 

我有两个发小,为方便大家记忆以下简称为F和W。F是已经得到认可的同行,目前我是他的联络人;W实力不稳定,是刚过观察期的新人,目前也是由我负责联络。

虽然我们仨是从小学起就认识的铁哥们,但是F和W才是最铁的。在我记忆里,他们基本上做什么事情都是绑定的,除了上厕所以外,比如一起放学回家、一起写作业、一起觉醒能力、一起发现性别变化、一起拒绝告白什么的……在我钢铁直男的世界观里,好朋友之间一起学习和玩耍是常态,尤其他们俩就住在隔壁;一起觉醒能力和分化亚性别算是巧合,毕竟青春期也就那几年;但是一起拒绝告白就是很奇特的操作了,他们难道会一起拆情书、一起读、一起商量对策吗?那得是有多厚的脸皮和多缺位的羞耻心?

于是我半开玩笑地问他们是怎么回事。W的答案是“F说反正都是班里同一伙女生的情书,干脆一起把话当面说开就好了”,而F的答案则是“W不懂分辨烂桃花”。这个在合理中又透露出一丝诡异的答案……我只能说,当年的我还是太年轻,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我此后多年胃痛的开端。

现在想想,我当时就该揪着W的衣领吼他一句“是不是F叫你做啥你就做啥啊”,然后对F冷嘲一句“真不愧是W的理智中立客观的桃花过滤器”,说不定还能省下这几年来的胃药钱。

我这么胃疼是有原因的,不仅因为这么多年来W没发现F一直在追他,还因为F发现W没发现自己在追他……这话实在太拗口了。简而言之,我的发小,身为Alpha的F喜欢身为Omega的W,但是W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好哥们对他有友情之上的想法,每天反手就是一张朋友卡,实在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简单介绍一下这两个人吧。

W是被保护得很好的那种有钱人家小孩,想法比较乐观善良,性格温和谦让得甚至有点软弱,是那种普遍意义上的好孩子。此外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加分项——帅,是那种招女生喜欢的、不带攻击性的阳光帅气,再加上他身高也高于平均线,平时打打篮球能露两手,所以追他的人从小学到大学都没断过,可以说是车水马龙、门庭若市。

可奇怪的是,W居然在这种女生疯狂倒追的大环境中依旧保持单身。如果是小学和初中倒也算了,但是到了高中这种荷尔蒙旺盛的亚性别分化阶段,在男女和男男之间的吸引力倍增的条件下,W他竟然还能保持岿然不动安如山——说实话,我是很佩服的,毕竟我和我家老婆就是高中时候好上的……

桃花朵朵开然而没结果的人除了W之外,还有F。平心而论,F也是帅哥,而且是很让女生心动的那种颓废系,再加上F确实特别聪明,所以不少妹子冲着那张脸就开始脑补,甚至可以忽略他的毒舌和自恋。不过我是一点都不奇怪F没有异性缘的,因为F他本身就是个怪咖,这厮活到这么大居然还没被打死完全就是一个奇迹。在讲任何有关他的事情之前我都要吃片胃药压惊……

 

如果说高一的时候我只是奇怪为什么W没有女朋友或者暧昧对象,那么到高二的时候我就是完全确信F在其中动了手脚,他对W那360度无死角的全方位保护实在是令人发指,大概也就W毫无察觉了。

这事要从体育课说起。在我们上学的那会儿,我们学校不按亚性别分班,所以体育课的时候不同亚性别的男生也会扎堆在一起,找个球场痛快地玩上几十分钟,下课了就满头大汗地回去换衣服喝水。

前面说过,W这个人思想比较单纯,不会用恶意去揣测别人,也从不拒绝别人,所以女生递过来的饮料零食他都照单全收。其实投喂也就算了,一般人根本不会在意哥们收到多少女生的投喂,顶多是在哥们收到零食的时候起哄,在哥们不幸去洗胃的时候陪着上医院而已。

但F不是一般人,他没把W当成好哥们,更没把来投喂的女生当W的暧昧对象。F会在女生递出饮料和零食的前一刻,敏锐地叫住W,跟他聊一些天马行空的话题,诸如今天数学小测最后一题或者昨晚开播的新番,分散W的注意力,顺势从W手里拿走女生的投喂,然后抛出他带的饮料完美替代,最后把那位女生的食物送我这里来化验,并且分析这名女生的投喂动机。

第一次他这么干的时候,我们之间对话如下。

我:这些运动饮料和垃圾食品有什么化验的必要吗?你不能直接扔掉吗?

F:我这是在做一些秘密的、严谨的暗中保护工作,扔掉对方送上门来的证物是大忌。

我:我说啊,你只是有被害妄想症吧。

F:切,正所谓“证物自会言明真相,真理总在少数人手中”,跟你说你也不会理解的……

我:别编造名言啊喂!

是的,F就是这么奇葩,现在想起来我都嘴角抽搐。不过我出于工作需要,还是顺手帮了他一把。然后我看着他将那个女生的姓名、亚性别、年龄、身高、体重、三围、投喂时间和内容物、是否有异常成分、动机阐述填进了一张excel表。

那张表的表头是《必要时可采取极端手段的潜在障碍名单》,表格里还根据严重程度用了不同的填充颜色。

我忍不住问F:你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感觉是一副要把别人置于死地的样子……

F十分不屑:暴力虽然不能解决问题,但是能争取解决问题的时间。

我:果然还要置人于死地吧!我可是你的联络人,手上还有上次你调动学校附近某黑帮的证据,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F翻了个白眼:我这种防患于未然的手段……像你这种在阳光下成长的温室花朵是不会懂的。

于是我顿悟了,F不是有被害妄想症,他是对所有想追W的人有被害妄想症

这个结论让我用胃药代替了当天的晚饭。

后来据F所说,在他的严密保护之下,W躲掉了至少三次梅毒、六次仙人跳、十五次喜当爹。对于这些数据我毫不怀疑,因为我估计,在F脑海里,W身边每隔五天就会发生一次潜在的抢劫案、隔十天就要上演一次宫斗大戏,隔十五天就会有未遂的情杀/仇杀案……

现在想想,W居然对F那精彩的脑洞世界一无所知,真不晓得无知到底是一种遗憾还是幸福……

 

PS:说到这里,我身为一个从事过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人要强调一下,最近几年业内的药物和符咒通过黑市流入未成年人的手里的案件数量有增无减,什么迷情剂、变心诅咒之类乱七八糟的玩意,希望各位同行踊跃举报,多谢合作。

 

 

58L 加班公务狗

不好意思,之前在跟F一起加班,没有及时更新。说句题外话,这已经是我这个月第三次被赶去睡沙发了……没办法,干我们这行的要么是在阻止普通人作死,要么是在阻止普通人作死的路上。所以我以过来人的身份,奉劝各位找对象的时候最好找同行,否则那就不是睡沙发能解决的事情了……

话又说回来,如果F和W真的成了,我觉得他们之间肯定不会存在睡沙发之类的问题。因为W这个人的特点就是对F言听计从,“遇事不决就问F”是他的原则,“F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是他的口头禅,我怀疑他对他爸妈都没那么听话——从这个角度来说,W也是奇葩……但他是一朵让我痛心疾首的奇葩:好好一个人,怎么就这么容易被F糊弄呢?任何事情,只要是从F嘴里出来的,W的反应就跟某句歌词唱的一模一样,“谎话说了两次你就当真”*。

说实话,有时候我看着他们俩都觉得很受不了,真的特别纳闷: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这么信赖、这么崇拜你呢?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人对你这么死心塌地呢?每次F那小子弄出了点什么名堂,W都能给他吹得仿佛天上有地下无,写个书就弄得跟已经诺贝尔提名一样,上个十八线的电视节目就好像已经当红出道。我严重怀疑,F之所以性格如此自恋和恶劣,就是被W从小给惯出来的。

举个例子各位自行感受一下吧。W填大学志愿的时候是自己填的某医科大学,他的分数完全可以去更好的重点大学,而且他的家庭根本就没有医学背景——说实话,在目前这个环境下,就算是医生父母也很少会让子女继续从医,但W这纨绔子弟就是铁了心要往火坑里跳,实在是令人费解。在报完志愿后的暑假里,我私下问他为什么突然想学医,W乐呵呵地跟我说他这不是突然想学医,是因为F从小就说要当福尔摩斯,缺个军医助手华生,所以他从小就想学医。

这个在合理中又透露出一丝诡异的逻辑……我当时完全无言以对,只有给跪。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洗脑。不过事后想一想,这种事情大概也只能在W身上发生吧,因为W的家庭足够有钱和有耐心,能够任由W发展兴趣爱好。

不过,现实还是摆在我们所有人面前的。虽然W毕业之后当了医生,但是F没有当侦探,他成了写侦探故事的人。但W没有揪着这个童年约定不放,他大概就是天生心大,还是乐呵呵又苦兮兮地当他的医生。

再后来的故事你们也都知道了,就是我开头交代的,他们都转行了,正在往成为彼此搭档的路上努力

 

 

88L 加班公务狗

上一条是加班摸鱼写的,所以结束得比较匆忙。大家放心,这个树洞还没到完结的时候,甚至我有时候都觉得以W这个死脑筋,怕是会遥遥无期——如果故事到上文就结束了,那我就不会来这里吐槽了……唉,心累。

真正让我感到胃疼的,并不是W没有发现F喜欢他,而是F发现了W没发现F喜欢他。这话真是太拗口了,拗口到有种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感觉……

其实F和W这两个人很少会像这样脑电波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在通常情况下,忽略掉智商条件,他们的同步率处于极高的水平,用现代的说法那就是心有wifi、百兆宽带、秒速传输、一点就通。这么形容可能是有一点夸张,但是你们如果跟他们合作过就懂了。

 

我举个例子,各位自行体会。几年前的时候F已经是通过考核的正式从业者了,W还在观察期,所以一般的委托我都会让F带着W做。这个组合在某种意义上很诡异,因为F是那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怪人,简直毫无正常人的观念可言,为了实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是一直在我上司黑名单里的潜在反社会高智商罪犯;但W的思维却很正常人,大概是在儿科轮岗轮多了,特别会照顾他人的感受,而且富裕的家境让他不太喜欢争抢,在外会显得比较软弱。一开始我上司和我都非常担心他们的配合,因为毕竟这是真刀真枪的战场,不是模拟训练也不是游戏,是真的会经手一条条人命和魂魄,所以就算是多年好友,如果出现严重的理念分歧也不奇怪。

让我们彻底放心是一次高危级委托。这里因为保密需要,我就说个大概。大致就是我们偶然发现了幕后有一伙人在策划一个威胁等级很高的事件,大家懂的,高危级任务不外乎就是搞什么活祭、邪神召唤之类的。虽然我们发现得很及时,但进程已经不可逆转,除非用同样残忍的手法把这群主谋和被他们献祭的魂魄都封印。其实在发现事态居然严重到这个地步之后,我是很后悔让W参与这次任务的,倒不是怀疑他的能力,而是因为他毕竟是新手,再加上他本来就容易心软,可能会不忍心下手封印无辜者的魂魄。至于F嘛,我不觉得一个潜在的反社会分子会有什么心理负担,反而是我更要担心他带给我什么心理负担……

不过事态紧急,换人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先斩后奏。就在我思考怎么跟W说这个事情的时候,F这人突然直接把W打发去安魂了。怎么说呢,这一招的出发点确实挺好的:一来我们省去了跟W解释的工夫,二来W也用不着去做他反感的事情,而且在面对几百万人口的情绪暴动时,确实是需要有人去平复他们的负面情绪,以免城市的治安崩溃……但是,就算是个傻子用脚趾头都能看出来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没有封印这群凶手吧!而且大规模的安魂仪式哪有那么好做,起码也需要三人布阵啊!F打发人的手段之弱智,堪比对W直接说“隔壁便利店的薯片半价诶,我们清空货架再打BOSS”……

然而,就在我心里疯狂吐槽F那无比生硬的转折的时候,W他居然毫不犹豫地说好,让我们自己小心,然后真的、一个人、跑去市中心、做安魂……

我叹为观止,真不知道W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这已经超越“谎话说了两次你就当真”的地步了……但是吐槽归吐槽,干活还是要好好干的。我们处理完源头的封印之后已经累得半死,这时候W回来了,还带着薯片。

我瘫在地上问他:安魂弄好了?

W:嗯,搞定了,F之前教过我安魂阵法,在市中心也有L和G帮忙。

不得不说,W虽然智商长期不在线,但是他在干活的时候还是很可靠的。但是这个任务报告我不好写啊……各位同行都知道的,说到底,在没有通报上级的情况下,直接让还在观察期的W参与高危级任务,是F和我两个人的失职。最好的情况就是我跟上级通通气,把W这次行为作为观察期结业考核来上报,这样一来,危机可以顺利解决,F和我能免责,W也正式入行,一石三鸟,皆大欢喜。想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F突然抽风,派W去搞什么安魂……跟这种人合作真的很胃疼,但是又不得不服。

我接过W的薯片,把这个操作跟他交代了一番,顺便问他:你当时就不觉得F突然让你去安魂很奇怪吗?他是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

W一脸诧异:没有啊,我没想那么多,不过F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所以我做好自己的事情配合他就行了。

我当时咔嚓一声捏碎了薯片:……无知真他妈幸福。

 

现在想想,我得说W是傻人有傻福,得亏他有个精于算计的发小罩着。至于F,他也挺幸运的,有个死心塌地的发小陪着。在我看来,他们一直都是这种很奇迹的脑电波同步模式:虽然他们想的可能压根就不是同一个东西,但是他们却全心全意地相信对方,从不怀疑自己在对方的规划中有没有一席之地

 

 

98L 加班公务狗

看见楼里这么多人出钱求结婚求的,我只能说诸位还是图样……他们现在连一垒都没上,离扯证还远得很。

我觉得吧,其实从青梅竹马发展成情侣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尤其是他们这种情况,中间就隔着一层窗户纸。不过,这层纸可能会在W那厚厚的“哥们滤镜”里变成能一辈子屹立不倒的墙,也可能哪天会在W的顿悟下被瞬间捅破。至于F嘛,就凭他磨了那么多年,在W身边布下天罗地网都没能拿下W的光辉事迹,我能笑一天。

这么说吧,大家意会一下。前面也说过W对F是无条件崇拜,从小就当惯了迷弟,所以W一直以为F的保护是出于发小情谊。而F一直觉得W没开窍是因为他出手还不够苏帅酷,没有把自己在W心目中的地位刷新出新高度……在我这个清醒的旁观者看来,这俩人在这事上思维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但偏偏这俩人还就搁这儿耗上了。W先不谈,因为他一直是前面说的那个调调,开口闭口都是F。F就真的是一个悲剧,一个我每次想起来都能笑三分钟的悲剧。简单举个例子:你兴致勃勃地出去拯救世界,当着反派的面宣扬这是为了爱情,并且自以为非常有默契地跟竹马搭档交换一个眼神——然后你满怀期待地回到家,发现竹马抬头问你“你刚刚是不是想跟我对语文阅读理解的答案?”

就是这种“牛头要亲马嘴,但牛头不对马嘴”的感觉。

 

 

128L 加班公务狗

看见这么多人给F支招的,我只能说诸位还是图森破……前面说了那么多F的斑斑劣迹,我只是想表达一件事——F根本就不是纯情到会为情所困的类型,所以完全不需要着急,安心看戏就好。

其实F在高中那会就跟我摊牌了他的那点破事。这倒不是因为他特别需要找人倾诉,只是他时不时需要我帮忙做个背景调查、搞个化验,根本瞒不了我。然而我就不像诸位那么幸运了,看戏可以磕瓜子,我是要磕胃药的……

拿最近发生的事情举个例子吧。前面提到过,F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很快也就看清楚了竹马突破友情线的难点。聪明人做事都是讲究科学方法的,会先分析问题,然后设计可行方案,接着在实践中调整,最后反思和总结。所以F在抓住这个难点以后,也很科学地研究分析,还设计出了两套实践方案。

F:问题的实质是“不能用过去的方式对待W,否则他始终觉得我是他发小”,所以我觉得有两个突破方向。一个方向是让W意识到我的不可或缺,比如下次任务我故意在W面前重伤一下,或者找个女友男友演一下试探W有没有吃醋……

我很鄙视:就凭这么狗血的想法,你又一次刷新了我对你下限的认知……

F很淡定:艺术来源于生活,没文化就不要乱说。还有,第二个方向是,W意识到他对我有性冲动

是的,各位没有看错,F就是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这种流氓宣言,脸皮厚度令人发指。

我:咳咳咳咳……虽然W已经满十八岁了,而且你应该也不会用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但根据《亚性别保护条例》来看,Alpha或Omega利用发情期强迫他人发生性关系至少判一年,发生标记行为是三年以上。

F很不爽:啧……

我突然觉得胃隐隐作痛,因为我太熟悉F这种表情了,他一定是在想用什么办法钻法律空子……别闹出什么我收拾不了的烂摊子就好……

 

 

158L 加班公务狗

有人问他们的亚性别问题,这个我在最前面提过了吧,F是Alpha,W是Omega,都是正常分化,目前都没有固定绑定对象。他们是随青春期分化的那种正常类型,所以在生理和心理状态各方面都适应良好,没有出现Alpha发情期狂躁症、Omega性别认知错乱之类的问题。

既然提到亚性别问题,我身为一个从事过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人想多说两句题外话。性别分化导致的青少年犯罪是我关注过的热点研究课题,感觉这方面的防范工作需要家庭和学校的共同努力吧……以我们高中为例,当时我们是平等教育的试点学校,没有按亚性别分班,也不存在什么亚性别厕所,每学期开学给全体学生做血检和安全知识教育,平时由校医用电子系统管理学生的抑制剂服用情况。就我个人掌握的信息来看,我们高中因性别分化导致的犯罪案件是比较少的……当然,我们不能排除这也有F在学校黑白通吃一手遮天的一份功劳……

最后说一句,不止是青少年,很多成年人也觉得发情期就可以趁虚而入、为所欲为、生米熟饭。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希望各位踊跃举报,谢谢合作。

 

 

188L 加班公务狗

有一个爆炸性的进展要跟大家分享一下。

F跟W滚床单了,还标记了。

我屮艸芔茻……F真的做了……

说真的,我真是毫不意外,F就是那种执行力超强的人,说到做到,有困难就解决困难,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258L 加班公务狗

上次有紧急情况,没有说完。

没错,F是跟W你情我愿地合法地来了一发,还标记了,但是他们还是没在一起。

据F所说,其实他也没有太多的布置安排,那天是意外状况比较多,但终归是顺利的。他直到标记之后才觉得进展可能是太快了一点,就安抚W说标记以后可以方便W摆脱烂桃花。

我:你绝对就是算计过了吧,还有你这是什么扯淡的事后理由……

F没回答。不过我猜……就算是无耻如他也有会紧张的时候吧。

 

这事本来到此为止了,这楼也没啥好更新的了,毕竟当事人都已经顺利上垒,哪天抽空去领个证就完事了。

然而这事的最大转折点在于,W竟然、真的、信了。

W现在完全是一副“我们上床、标记,但我们是好哥们”的态度。

我觉得他的“哥们滤镜”已经能扛穿甲弹了,比F的脸皮还厚……

说实话,我特别想知道F会用什么表情消化这种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悲剧,真的,想象一下F的表情我就可以笑一年。

 

其实笑过之后,静下心来想想,这大概就是“憧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感情”*了吧……有点伤感了。

 

 

368L 加班公务狗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会关注这个胃疼的树洞,这段时间一直在忙,没有来得及更新。这次我要更新的内容大家应该都已经猜到了:没错,F和W在一起了。

 

前几天我去找F谈工作,发现这厮竟然在对着厕所镜子练表情。

我:你这是要干嘛?我不记得最近有什么需要色诱的委托……

F:嗯……我准备以当面表达的形式,引用事实声明内心的想法,企图建立一段新的亲密关系。

我:哦,你要去跟W表白。

F:切,被你发现了。

我:你都说得这么直白了,我要是还不理解,那不就跟W一个智商了吗。

我看着他用手指摆弄嘴角,看着看着,我迟钝地想到了一件事。我捂着胃问F:等等,你一直没跟W表白?上过床了还没表白?

F没有正眼看我:“我爱你”这种话,男人一辈子只说一次,要快死的时候我会说的……*

我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合着W多年不开窍那都是你活该啊!非要给别人洗脑“好哥们”观念,老老实实告白会死吗?

F突然转过头来看我,右手还扯着一边的嘴角:咳……以前我觉得,这种话死之前说就够了,现在突然觉得还要活好久啊,那不如现在说好了。

靠,我看着他笑就条件反射性胃疼,真是受不了。

W的反应我都不需要猜就知道——他们俩除了在一起还能有什么结果

 

总之,我发现我的发小们终于发现他们在谈恋爱了,吾心甚慰,感觉以后胃药用量可以减半了,这个树洞也可以正式完结了。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注,祝各位同行工作顺利、身体健康,新的一年也请各位踊跃举报各种犯罪行为,谢谢合作。

 

 

END

 

 

后记:

灵感源于跟朋友 @咸鱼手中线 讨论竹马的爱情路线。在讨论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想象过“封不觉暗恋王叹之,王叹之无感,封不觉吃瘪”的情况(重点是想看觉哥吃瘪),于是赶紧涂了一篇无脑小甜饼

第一次尝试树洞体,感觉很有趣,就是委屈包大人了…… 

说实话很久没写这两个人了,也很久没这样吐槽了,感觉到了陌生OTL


*“谎话说两次……”出自《算你狠》歌词,略改动

*“憧憬是距离……”出自《死神BLEACH》,蓝染惣右介的台词

*“男人一辈子……出自《惊悚乐园》,封不觉的台词,略改动

评论(34)
热度(709)
  1. 紫簪花脚滑的狂赞士 转载了此文字
    吹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