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mber me

在晚上吃着烤串、刷着第N遍声入人心的时候,很突然地被大学同学拉进了一个班级小群,然后很突然地得知了一位同学得直肠癌的消息。

这一切实在是太过突然了……我们好像才毕业一两年,怎么突然就要开始面临生离死别了呢?

而更残酷的对话发生在大家组织捐款活动要清点人数的时候:

W:我们班应该是60人,大家再找找自己的好友吧?

Z:59人,减去H(生病的同学)是58

我们班入学60人,现在一位同学绝症,大三还有一位同学坠楼。而我甚至都差点忘记了,我曾有一位那样古道热肠、善解人意、勤奋刻苦的同学。

这就好像在一个晚上同时见证两场逝去。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