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兔子先生(骸纲+山狱/家教)

注意事项:

1,第一次写童话风,里面有内容很出戏……(扶额)

2,主CP为骸纲,副CP山狱。

想写一个简单的砂糖故事治愈一下,有点把握不好力度。

旧稿,改天有空研究之后补成正经文吧。

 

 

晚安,兔子先生

 

1

泽田纲吉是公认的好好脾气的兔子先生。

他从来不会拒绝别人的请求。比如,答应山本看住狱寺不让他出去打架,帮打架回来的狱寺包扎伤口并且答应不告诉山本。

 

2

山本是一头好脾气的棕熊,狱寺是一条非常讲义气的金毛犬。

山本最大的烦恼就是狱寺总在他冬眠的时候溜出去帮不知名的朋友打架,而狱寺最大的烦恼就是山本总不让他出去帮朋友打架。

 

3

夏天这个明媚的季节里,兔子先生泽田纲吉的生活是这样的:

早晨起来,先揉一揉昨晚睡觉压到的长耳朵。把昨晚烤好的饼干揉碎了撒在院子里,然后坐在晨光里跟鸟儿们一起吃早餐,一根萝卜加半条松软的面包。

趁早上的阳光还不烤人的时候打理院子。给胡萝卜浇水,拨开大白菜长长的叶子找害虫,再跟向日葵说说话、拔拔杂草。他每次拔杂草都挺不忍心的,所以每次都拔不干净,结果天天都要拔,天天都不忍心。一个上午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午餐比早餐多了一点橘子果酱和红茶。有时候狱寺和山本会来蹭饭,那就再加上苹果、蜂蜜和焦糖布丁。

下午的话,如果有朋友来,他们就会一直聊天,聊森林里大大小小的事情,直到太阳开始西沉,他们就一起做晚餐;如果是一个人在家,就在院里的苹果树下小睡一会,再看看书,准备晚餐和明天的早餐。他最近在偷空读那本向猫头鹰里包恩借的《小王子》,因为看起来这本书最薄、插图最可爱,但是因为总跟朋友出去,经常一星期都翻不了两页。

晚上去森林的中心散步,跟老朋友和新来的动物打招呼,嘱咐青蛙合唱团不要训练得太晚。然后在月光里回家,蹲在院子里跟星星说会儿话再睡。

 

4

纲吉对自己在并盛森林的生活很满意。

就像装在玻璃罐子里的蜂蜜一样好,他绞尽脑汁想出了满意的比喻。

因为这样的蜂蜜,透过阳光看是晶亮的、桔黄的,特别浓稠又温暖甜蜜的颜色。

 

兔子先生纲吉的生活一直很规律。

直到有一天,流浪的狐狸六道骸打破了他平静的蜂蜜罐子。

 

5

“事情是这样的……”纲吉跟狱寺他们解释不速之客六道骸的来历。

有一天晚上,他从森林里披着月光回来,远远就看见他家门口有一团黑影。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纲吉连耳朵都瞬间惊得直立了起来。他心惊胆战地挪过去,发现原来是一只伤痕累累的狐狸窝在台阶休息上。

虽然狐狸身上满是风尘和细小伤痕,但是他的大尾巴很漂亮,在温柔的月光下显得格外地蓬松美丽,细细碎碎的星光流淌在那条浅褐色的银河里。

但是大尾巴的主人很凶,张牙舞爪地不让他靠近。想帮他包扎的纲吉差点被他的指甲划伤了。

 

“那你后来怎么解决的?”狱寺好奇又紧张。

“后来他就晕过去了。”纲吉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耳朵。

 

6

其实纲吉更喜欢跟狱寺一起玩,当然他也很喜欢山本这个朋友。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纲吉总觉得山本的笑容有时候很可怕——越笑眯眯越可怕。

比如某一次冬眠起来发现狱寺被鬣狗抓伤了之后,温和斯文的棕熊先生非常温柔地笑了笑。

几天后,鬣狗双臂打着石膏上门求饶,此后再也不敢动狱寺一根毫毛。

 

7

但是他从来没见狱寺害怕过山本。

 

纲吉曾经好奇地私下问狱寺,他问得很委婉:“呃……狱寺有没有觉得山本先生很……奇怪,或者说很神秘?”

狱寺不明。

“大概就是很酷吧……在别人都不知道的时候一个人把事情解决了那样……不过这好像也酷过头了吧感觉好残忍……”

狱寺觉厉。

“好吧,反正就是……你想再来点小蛋糕吗?”纲吉为自己点满的表达废柴技能默哀一分钟。

 

8

“那只狐狸还好吗?”山本沉稳地抓住了要点。

“他睡了一觉就走了。”纲吉说这话的时候有点懊恼,耳朵也耷拉了下来。

他是真不明白,为什么狐狸不打一声招呼就跑了?是对他太有戒心,是不习惯呆在陌生人家里,还是不喜欢他那张小小的床?要知道,兔子先生那天可是费了很大功夫才把大狐狸拖到家里、安置到床上的。本来满心想着跟这么漂亮的狐狸先生做朋友,结果对方一声不吭就消失了,这种落差难免让纲吉觉得失落。

 

9

唉。虽然兔子先生有几个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但他还是会觉得寂寞的。

不过他心里那点小小的阴暗情绪,与其说是寂寞,不如说是羡慕吧。他羡慕狱寺和山本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就算狱寺不说,山本都知道他觉得今天的小甜饼太干了,然后笑眯眯地递给他红茶。

要是我也有一个能跟我心意相通的人陪着就好了。兔子纲吉想道,把狱寺他们送出门外。山本不小心踩到了狱寺的爪子,狱寺龇起毛把山本撞到了田里,最后偷偷摸摸晒太阳的杂草被压坏了叶子。

那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幸运吧。他安静地站在门边,看着金毛犬和棕熊打打闹闹的背影。

我只要抱紧我的蜂蜜罐就好了。知足常乐的兔子先生想道,有点遗憾地笑笑。

 

10

那天晚上,那只不告而别的狐狸又出现了,像他的消失一样突然。不过这次他没有狼狈地蜷缩在台阶上,而是优雅地盘踞着,大尾巴一甩一甩地扫着石阶里的月光,轻巧又慵懒。

刚从森林散步回来的兔子纲吉愣住了。

“呃……你回来了?”

 

狐狸也被他莫名其妙的问题问愣了,然后他就笑了,狡黠的眼睛弯得跟月牙儿一样:“你很想我过来?”

 

这回答同样莫名其妙,但是纲吉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理解了。兔子先生有点不好意思,他盯着自己的脚尖,绒白的耳朵尖泛红了:“那个……我只是觉得有个伴很好,而且你好像没有地方可去吧,我的屋子很大……”

 

11

在那段没头没尾的对话之后,狐狸就这么留下来了。

兔子纲吉知道了狐狸的名字叫六道骸,一个听起来非常酷的名字。狐狸听到他的赞美之后,只是笑了笑。“我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是谁给我取的。”他这么说道,白色的尾巴尖甩了一下。

 

在纲吉心里,六道骸是一只很漂亮的大狐狸。尤其是洗完澡的时候,太阳蒸去了他身上的水,风帮他梳理美丽的皮毛。毛发蓬松的狐狸六道骸有差不多两个兔子纲吉那么大,还不加上他的大尾巴。所以在冬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纲吉都心安理得地窝在他的怀里,盖着他的尾巴取暖。

 

12

兔子纲吉遇到狐狸六道骸的时候是初夏的一个晚上。知道他的名字的那天是在遇见后的第三天。跟他慢慢熟起来用了两个季节。窝在他怀里睡觉是从深秋的一场重感冒开始。

而听他开口讲起自己的故事,是在冬天的一个晚上。

 

13

“你看完了那本《小王子》?”六道骸抱着纲吉问道,然后话题就这么开始了。

有只狐狸也看过那本书。他本来是把它当搞笑童话看的,但是他被里面那只狐狸的故事吸引住了。正巧他在河边遇到一个在写生的人类。那个年轻人很喜欢他,就把他带走了。就这样,他离开了森林,跟人类到了城市里。

 

“你喜欢那个人类吗?”兔子纲吉本来已经困到眼皮打架,但是听到这里还是忍不住要问。

“不喜欢,”六道骸回答得很干脆,“我只是想去见识一下人类的‘喜欢’。”

纲吉有点困糊涂了:“可是你都不喜欢他,他怎么会喜欢你?”

六道骸笑了,亲昵地蹭了蹭纲吉的耳朵,说道:“所以说啊,人类其实很差劲啊。根本不知道对方是否喜欢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对方,就要先用‘喜欢’的名义去占有。”

“但是那个人不是喜欢你吗?”

六道骸顿了顿:“他的喜欢,和你想的那种是不同的。他是当一个新奇的宠物那样,宠爱、关心、炫耀和独占。”

“跟书里的小王子不一样……”

“所以我就走了。我像那只狐狸一样到处流浪,但是始终没找到能驯服我的人类。他们看我的眼神没有那种纯净的感情,真是差劲。”

 

纲吉心里好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那样轻松了起来,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他已经困得不行了,但还是迷迷糊糊地安慰六道骸:“可能不是人类差劲,只是没碰到对的……”

然后他就睡着了。

 

14

他看着兔子先生安详的睡颜,非常轻地亲了亲他阖上的眼睛。

晚安,他在心底说道。声音压得低低的,生怕吵醒兔子先生的梦。

 

END

 

后记

第一次写童话风,也就这样了……得深入研究才能补完。

文里埋的很多细节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见。我就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彩蛋说了吧,当自我犒劳XDD

最后结局里骸在心底道晚安,然后同时强调“他压低了声音”,不是因为手脑双残忘记了心里说话不会发出声音,只是因为我很喜欢这种温柔,那种小心翼翼到连心底的声音都屏住怕惊扰了对方的温柔,有点傲娇别扭。一想到那场面心就萌化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