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三天两觉X鸿鹄/惊悚乐园)

注意事项:

1,这是三天两觉和自己书里人物鸿鹄的一段聊天记录

2,CP感若有若无可有可无

开始之前先吐个槽……这个世界基本就是这样的,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三天两觉码完了新的一章,瞟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钟:16:50。今天写这章用的时间比他预留的时间要早十分钟。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按摩一下后颈,他决定提前开伙,吃完饭再回来检查一遍。

就在他起身的时候,三天两觉发现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三天两觉家里的格局:不大不小,两房一厅一卫,厨房是半开放式,从厨房出去是小阳台。毫无疑问,是典型的单身宅男公寓(对,不是宅男单身公寓)。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客厅里除了摆必要的小沙发和茶几之外,连电视都没有。别人家里放电视的地方放了一台电脑,而且还是背对沙发……这种浪费的布置足以证明这沙发不是他自愿买的,是他至交好友实在忍受不了每次到他家都要坐地板或者坐床上,怒而逼他买的——三天两觉感觉好友总有一天会强迫症发作要他买电视。

当然最明显的证据就是那两间房间,一间是他的卧室兼书房,另一间本该是客房的房间已经是他的书房兼杂物房,放着一堆书以及各种……周边。至于为什么他的书房会肆无忌惮地侵占两间房间,各位可以随便感受一下他客厅里的半壁书柜。

 

手还保持着放在后颈上的动作,三天两觉刚把电脑椅转向沙发,脚正要抬,就发现了不对劲: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一个人。

三天不确定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因为他没有听到任何的响动。不到半秒,他决定先静观其变。“唉……这样下去迟早颈椎病……”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扶着后颈,仰头转了两圈脑袋,起身,一边慢吞吞地向厨房移动,一边用余光打量沙发上的人。别看他貌似毫无防备的样子,实际上他已经做好了多种准备方案,包括暴起伤人、夺门而出、说服自己那是幻觉等等……

他暗自思忖:个子跟我差不多高,体型偏瘦,戴一副无边方框眼镜,银白色的中发,长相斯斯文文,穿着一身白袍,手上缠了一枚十字架,看来是牧师,也有可能是灭却师……个头啊!

这不就是鸿鹄吗!分明就是初登场时候的服装啊!

还嚣张地翘着二郎腿,而且那小子一副老子欠他二八五万的表情……到底谁才是作者啊!谁才是打工仔啊!

 

“那个什么,雨龙啊,你帮我开个灯。”三天两觉强忍着吐槽的欲望,谨慎地试探道。他已经挪动到了门口,要是形势不对立马拔腿便跑。

“我初登场的服装好像跟雨龙差得还很远吧……”这么快就确定了我是谁吗……鸿鹄表面平静地吐着槽,内心暗暗惊讶了一下。他抬手开了客厅的灯,动作非常自然,好像这里是他的家一样。

橘黄的灯光洒在一点也不昏暗的客厅里。夏天天黑得晚,下午五点的天空仍旧亮如三四点。

“好吧看样子这还不能善了……我去煮咖啡,你关灯吧,别浪费电。”三天两觉有气无力地说道,头也不回地迈进了厨房。

于是三天两觉今天下午的行程就这样被迫从煮番茄鸡蛋泡面变成了煮咖啡聊一壶人生。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可能很惊世骇俗,你一时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鸿鹄抿了一口咖啡,顺口说道,“不过我觉得以你的下限大概也没什么是接受不了的。”

三天两觉无视了他那句吐槽,说道:“居然这么淡定地喝了下去,就不怕我在咖啡里下毒?”这么低的IQ和警惕性一点都不符合“智将”的设定啊。

不料鸿鹄用一种更淡定的语气答道:“错,做任何弱智的事都不会有事,因为我现在是主角。”

“你小子居然这么嚣张,信不信我马上叫觉哥出来教你怎么做人……”三天两觉虚起眼道。

“虽然这个主角光环是在别人文里的,但是由于你也在这篇文里,所以主角光环还是相对成立的。”

三天两觉瞪着一双死鱼眼,转移了话题:“好吧,你是主角你最大。说吧,想告诉我什么事,快说完我好去做饭。”

“只是番茄鸡蛋泡面而已,不必着急吧。”鸿鹄总能用最斯文的语气吐出最尖刻的槽。

“哼,瞧不起这道宅男料理界的顶级料理吗,怪不得你一直呆在右手俱乐部里啊雨龙。”

鸿鹄的嘴角一抽:“这根本就是你设定的问题吧,关我什么事……而且一点也不想被一个没有女友的宅男这么说啊!”

“好了,鸿鹄,不要吐槽了。我们来谈正事。”

“这个一秒变脸的功夫还真是犀利啊喂!”就跟遭遇封不觉一样,鸿鹄的吐槽魂被成功地引出来,而且强化了……

 

吐槽魂平静下来的鸿鹄问道:“你听说过‘公平形态思想平台’,Justice Form Forum机制吗?”

“没有。”

“就是说,一位作者创造出来的人物,是他内心中这个人物的形态(Form)。随着他的写作和别人的阅读,关于这个人物就会出现无数种形态,而这些许许多多的形态汇聚到一起就组成了一个思想平台(Forum)。公平(Justice)指的是,一位作者一旦创造出了一种形态,那个形态的人物就拥有了属于那个作者的设定的人格等一切;一位读者一旦阅读后,就会产生另一种属于该读者的‘形态’。”

“而两种形态之间,是不会相互干扰的?”

“没错。”

“那你能悄无声息地坐在我家的沙发上就不奇怪了。因为那是你口中的‘别人’的‘形态’,这个‘形态’的你就是坐在我家里的。”

“你接受得比我想象得快很多。”鸿鹄点头。

三天两觉自顾自地说道:“行动和状态就算了,连‘能开我家的灯’这种技能也是‘形态’设定中的一部分吗……”

“这就是‘公平’的另一层涵义了。第一个意思是不同人眼中的‘形态’互不干涉;第二层是角色拥有所有的‘形态’,虽然一时间只能表现出一种。”

“相当于在舞台上要么跳芭蕾要么跳钢管,不能同时……”

鸿鹄想象了一下钢管舞版天鹅湖,面部抽搐了一下,喝了口咖啡压惊。

没想到三天两觉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喷了出来。

“所以,是有人希望看到你被我潜规则咯?”三天补上一句,“还是沙发PLAY,现在的人啊……”

“这种耸人听闻的结论你是怎么得出的啊我说!”

“过程不重要,你告诉我结论就好了,那个人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体位……”三天虚起眼道,“潜规则这种东西,原来我也有幸能体验了吗,那我下一章就……”

“我警告你下一章不要给我加戏!”鸿鹄已经彻底凌乱了。

 

经过一番(鸿鹄单方面认为)理智的解说,三天两觉端起了咖啡杯,淡定地喝了一口,说道:“哦,原来是我的粉丝安排的啊……”

“是啊,所以你不要误解成什么奇怪的设定……”鸿鹄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种表达真爱的方式吗,”三天的眼神突然变得很犀利,“看自己喜欢的作家把自己喜欢的角色爆菊?”

鸿鹄扶额。“姑且不论是谁压谁这个问题,你平时也是这种脑回路吗……感觉被这样的家伙创造出来好丢脸,绝望了,对这样的出厂设定绝望了……”

“切,既然大家都知根知底,又何必装得像个正常人一样交流呢。”

“居然坦然地承认了啊!”

 

三天两觉话锋一转,语气严肃:“如果没猜错,你在这里的时间应该马上就要结束了吧,鸿鹄。”

“又被你发现了啊。”

“这有什么难的,因为你的身体起了变化。”

鸿鹄低头看了一眼,身体已经开始虚化。外面的西斜的阳光可以轻易地穿透自己的身体。

“你到这里来,不会就是为了告诉我一个什么JFF理论吧,那个人想你来做什么?”

鸿鹄摇头,“那个人让我按照自己的心意跟你随便聊聊。”

“还真是随便啊。那你还想聊什么?”

“你的设定。你打算让我有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原来想知道这个吗……”三天两觉凝神,喝了一口咖啡。

 

三天有脑补的癖好,出场稍微多一点的配角,他都会忍不住将他们的剩余情节补完,哪怕这些设定永远不会出现在书里。

比如鸿鹄,在他的原本计划里,就是一个童年不幸的家伙。从小家庭条件差,母亲常年患病在床,父亲是一位酗酒的下岗工人,一家三口就靠着那点微薄的退休金过活。但是他的成绩一直很好,一直当班长。在帮老师从网吧抓差生的时候,他接触到了网络游戏,从此一道新的大门在他眼前打开了。在功课之余,他用他独到的智谋在网游世界里杀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就像那些比他大许多岁的成年人一样。十八岁时,他就靠着打游戏赚的钱改善了家庭环境,供自己上了一所重点大学。从成年以后,他用起了自己的身份证,坚定地成为了一名独立的职业玩家。

他之所以一直用“鸿鹄”这个ID,不仅仅是为了积累名气和树立形象,也是为了践行自己暗自发下的承诺——鸿鹄之志。

 

热咖啡的香气逐渐冷却下来。

咽下咖啡,三天两觉淡淡道:“还能有什么结局,让你玩游戏玩下去,塞一个好女孩给你,扯个证结个婚生个娃,再时不时吐槽一下主角就齐活儿了。”

“果然是这样的结局。”鸿鹄冷哼。

“不然呢,配角要有自知之明啊。”

“啊,知道了,”鸿鹄随意地挥了挥手,身体已经接近全透明了,“可是在别的‘形态’里,我也是主角啊。”

“是吗……”三天两觉嘴角浮现出笑意,“那就,好好当你自己吧。”

余晖洒在了沙发上,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又过了十几天,三天两觉从电脑椅上站起身,嘴里嘟囔道:“终于开始这一章了啊……”

新一回合的咀魔岛章节中,出场人类角色有:封不觉、迹部少爷、废柴叔、天马行空,以及……鸿鹄。

 

END

 

 

后记:

写完之后,在三天尖刻的吐槽下,笔者觉得自己的确很奇葩……只是想表达一下对鸿鹄的喜爱,但是好像形式哪里不对……

至于“公平形态思想平台”Justice Form Forum机制,不要深究,因为那是胡诌的,缩写是JFF,其实就是Just For Fun……

PS:那些看完之后还能点“喜欢”的人……我真的很好奇你们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点进了这篇奇怪的文,而且还居然看完了,而且看完之后居然没有人出来揍我……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真的很好奇啊!=口=!

不速之客2

评论(1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