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2(三天两觉X鸿鹄/惊悚乐园)

注意事项:

1,CP感可有可无若有若无。

2,延续上一篇胡扯的JFF机制。

3,时间差请无视,只是随便谈谈人生……

 

 

三天两觉正在思考下注哥斯达黎加还是意大利。他在客厅里像没头苍蝇那样转了两圈,翻了翻《易经》之类,最后非常豪气地一拍电脑桌,押了意大利。

然后他看着网络电视的直播,用一种非常诡异的表情打开了林海听涛的微博。

“自己的RP差还怪到别人身上,有意思吗?”鸿鹄站在他背后淡定地看着他发微博。

“少罗嗦,我押意大利可是经过了严密的推理、历年战绩总结、八卦推演和画圈圈诅咒对家,雨龙你一个手工男不懂也罢。”三天两觉头也不回地说道。

“这话里的违和感简直就像在冰箱里看见喷火龙在卖萌一样突破天际啊……”

“居然随便占用口袋妖怪的梗,就不怕秋皮卡分分钟从书里冲出来揍你吗。”

“你这句话好像才是在黑秋风吧!”

 

咖啡壶响了一声。三天两觉仍旧盯着屏幕,对哥斯达黎加领先一个球颇为不满。鸿鹄自觉地走进厨房,随手洗了两个杯子,倒上咖啡。

“多少糖?”

三天两觉转过头,隔着小半个客厅遥遥地鄙视对方:“纯爷们从不回头看爆炸,同理,纯爷们从不加糖和奶。”

“这同的哪门子理,真是莫名其妙。”鸿鹄十分不爽地低声吐槽,放下了准备加到自己杯里的糖包。

三天接过热咖啡,道了声谢,随即解释道:“糖包那些是给客人准备的,万一有客人的话。”然后他像想起了什么,虚起眼道:“你这么晚出现在我家,莫非是想潜规则……我跟你说啊,死神最新话里,一护君准备去救雨龙了哦,这可是女一和女二的待遇。”言语之间充满了奇怪的联想和暗示。

鸿鹄面无表情,抬起手中的杯子:“信不信我这就帮你洗头。”

 

“干杯。”

“干杯。”

两个同样孤独的大男人就这样凑在一起,两把椅子一台电脑就着咖啡看世界杯。没有倒在男友肩头睡着的女孩,也没有冲出来关音效的家人,只有爆冷的吐槽和时不时的捶桌。这画面蛋疼又凄凉,道尽所有独居单身宅男(对,是独居单身)的隐隐心酸,但居然还挺和谐。

 

看着看着,三天两觉突然发言:“真的不试一试吗?”

“什么试一试……你怎么不直接说‘来一发’,”鸿鹄一愣,继而斩钉截铁,“滚。”

“切,果然是口嫌体正直吗雨龙。三番两次夜袭我,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三天两觉虚起眼。

“姑且不论你心里夜袭的概念,算上这次也就一次吧!敢不敢少开点脑洞啊喂!”

 

比赛就这么在两人的互相吐槽之中结束了。

“靠……居然没有逆转……”三天两觉两眼无神地趴在桌上,像是被一百头草泥马从背上踩过。

“所以你以后打算,”鸿鹄看着三天两觉趴在桌上刷微博,念道,“‘川贝开示,林海明灯’吗,这是完全放弃挣扎了啊。”

三天用死鱼眼瞪他:“我有预感这届世界杯的画风会远远超出天台党们的承受能力……谁说中国在世界杯中没有一席之地,天朝只是喜欢低调幕后罢了……”

 

鸿鹄倚着厨房的门框,看着三天两觉洗杯子。

三天突然开口:“这次你来是为了什么?实践JFF理论?谈人生?”然后他用一种回味无穷的口吻补充道:“潜一潜加个戏什么的我已经说到做到了,我可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鸿鹄扶额:“为什么你能把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讲得跟发生过了一样,还自带亲身体验感想……”

“因为我是大文豪。”三天两觉恬不知耻道。

“果然封不觉是你内心无耻面的具现化吧。”鸿鹄扶了扶眼镜,用“你自重”的语气说道。

“哼,有诗为证。有道是——”

“你给我适可而止啊!”

三天两觉还真停止了扯淡。他一边抖着杯子里的水,一边问道:“这次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大概是想了解你吧。”

三天两觉罕见地没有吐槽,一脸严肃:“哦,想了解自己的造物主啊。”

“是啊。有时候真想知道一个分分钟刷爆自己下限的男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这还用说吗,”放好了杯子,三天两觉冲他摆摆手,“无非就是打倒怪兽,救出美女,再顺便拯救一下世界嘛。不用谢,应该的。”

“你自重……”鸿鹄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

“就跟公平思想形态平台机制(Justice Form Forum)一样,你认为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就是什么样的人。这种小问题又何必在意呢。”三天两觉耸耸肩。

鸿鹄摊手:“在我眼里你是一个节操已下线、智力值惊人、爱情观幼稚的单身宅男愤青。”

三天虚起眼:“我说,你才是适可而止吧……”

“难道不是吗,用心目中的女神形象去创造双女主,一个腹黑傲娇,一个冰山女王,欢喜冤家向宅男,双双倒贴把家还。然后被别人说书里的感情戏停留在初中二年级的幼稚小男生和小女生水平。”

“你信不信我立马让一块陨石撞地球把书里的鸿鹄砸死……”三天见吐槽不成,转为十分低级的恐吓。

鸿鹄淡定地扶眼镜:“而且一边强调书中各个都不是哥大毕业的直男,一边BG戏烂到没边催人折腰捡肥皂,总而言之,有人已经从怀疑你是基佬升级到了怀疑你在卖腐。”

“喂你说的升级过程好像说反了吧!而且卖腐这种见仁见智的事情……”三天两觉顿了一下,“不是我卖腐,是那人眼睛基。”

鸿鹄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收回前面说的话,封不觉大概不足以体现你人品恶劣程度的十分之一。”

 

“对了,顺便问一句。”

鸿鹄的身体开始透明化。

时间要到了。

 “什么?”

鸿鹄一副非常随意的模样:“有人说你江郎才尽了,只会用化用各种影视动漫书籍的梗。”

“起码哥还有才可尽。”三天两觉很隐晦地表达了“他们那是嫉妒”的潜台词。

鸿鹄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三天两觉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只好说实话:“好吧,第一本专职的书,是有点不习惯。总不能玩脱了像上一本那样扑街吧,但是不按自己的心思走那还有什么意思。”

鸿鹄全身已经接近全透明,很难分辨出他的动作。

三天两觉隐约看见他抬起一只拳头,于是三天也伸直了手臂,抬起,握拳。

“我会找到一个平衡点的,市场和自我。”

双拳相抵。

屋内灯光暖融。

 

透明的拳头彻底消失,两只盛过咖啡的杯子还在往下滴水。

三天两觉一个人站在厨房里,自言自语道:“说什么想了解我……还真是喜欢操心的男人啊,鸿鹄。”

 

END

 

 

后记:

JFF,Just For Fun。这个胡扯的机制在上一篇里有详述。

文中的时间线有误:死神第586话出在三天那条关于林海明灯的微博之后。

灵感来源于半天前跟友人讨论三天是否卖腐这个话题,然后友人对我的神吐槽。真是跪到膝盖碎啊……_(:з」∠)_

最后解释一下人物性格。因为没有接触过三天两觉本人,所以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全凭对三本书的男一号的印象进行脑补。有与现实不符的地方欢迎指正。

这篇里的鸿鹄性格依据是《咀魔岛》中废柴叔被灭后他的愧疚,感觉他的内心意外地柔软有担当(那也离爱操心太远了点吧?!)

 

TO拖到这里的看客:我真的很好奇,你们到底是怀着什么心情来看三天X鸿鹄这种奇葩的脑洞……

不速之客1

 不速之客3

评论(3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