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火犯(骸纲/家教)

注意事项:

1,CP骸纲,来自《家庭教师hitmanreborn》。

2,千字短文,暑期活动的蓝军阵营

 

主题:20 带着嘶哑着魔般的念着名字

 

“骸,我想毁灭彭格列。”泽田纲吉坐在沙发上磕磕绊绊地说着,酒精把他的舌头麻痹得咬字不清。

六道骸伸出手臂揽过他的肩,对方顺从地靠进他怀里。大概是家族晚宴上喝多了,六道骸下了判断。泽田纲吉的体温比平常高一些,西装衬衫的纽扣也开了两颗,呼吸里有酒气,但是闻上去没有那么讨厌。

但是在六道骸想索吻的时候,纲吉又喃喃道:“……我一个人就够了。”

六道骸收紧了抱着泽田纲吉的双臂。低下头,他慢慢地吻过对方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尖,在他的唇上辗转缠绵了片刻之后向下,亲他的下颌,用舌尖勾勒他的脸庞。最后细细地舔咬他的喉结,品味对方喉咙里发出的颤抖和呻吟。舌尖与牙齿都能感受到乖顺的猎物的脆弱和甜美。六道骸听见泽田纲吉茫然的语气,他在他的爱抚之下颤抖着说对不起,说大家,说骸,说抱歉。

“彭格列,这就是你想要的未来。”六道骸轻声说道。一个唯独没有你的世界。

愤怒、了然、迷茫,种种情绪如同水中漩涡温柔又残忍地缚住了六道骸,把他拖到深处的窒息。他柔声在对方耳畔说道:“彭格列,你真残忍。”语气微妙地介于温柔和残忍之间。

温热的吐息令人悸动,泽田纲吉耳后的皮肤开始泛红。泽田纲吉觉得自己脑子已经完全烧成了一锅稠得搅不动的热粥,沉得几乎要溺死在里面。六道骸的怀抱也好沉好烫。他听不清六道骸在说什么,也不太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但是好像是很重要的心里话,不然骸怎么会笑得那么难看呢。

“骸……”他念着,努力地伸出手去。在经过漫长得像一个世纪的努力之后,他终于艰难地够到了他的眉眼。泽田纲吉笨拙地想要展平对方皱紧的眉头,“骸……别笑了……”好难过的表情。他尽力地微笑想能让对方高兴,但是面部肌肉在酒精的压制之下实在难以控制。

六道骸捉住了纲吉抚摸他脸颊的右手,牵到自己的唇边亲吻。他安静地、缓缓地、细致地吻着每一根手指。他用薄唇摩挲着,从手背到指尖,细细描摹着那只承载着无数人命运的手。皮肤干燥而不皲裂,手指细长而不瘦弱,骨节分明而漂亮,指甲整齐而干净。六道骸像对待至宝一样小心翼翼又万分热切。他抬起头来,对上了泽田纲吉的眼神。

那双深蓝的眼睛让纲吉想起大海,幽远深邃,穷尽一生都无法读懂。但六道骸的眼睛同时有着岩浆般烫人视线,被他吻过的地方在这种温度的注视下一寸寸地烧了起来,像一场穷途末路的绝望之火,张牙舞爪,从指尖蔓延到心口,热烈地煎熬着他。

“骸……”他反复地念着那个名字,身上的火焰被注入了更强大的生命力,烧得愈发热烈、有始无终,煎得他灵魂发烫,熬得大脑混沌。他忍不住颤抖喘息着,错觉自己是一条滚烫温泉里挣扎的鱼。

他知道如果再不拒绝就来不及了,一定会被火焰焚化。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早就无可救药,早就沉湎在那双幽深的蓝眸里无法自拔了。前进会被火烧成灰,后退会比死更痛苦。那就都烧掉吧。他主动地吻上骸的唇。火焰吞没了他的灵魂,而他从未觉得有这么安心过。

泽田纲吉在堕进炼狱前一刻想,六道骸真是一个纵火犯。他蠕动着嘴角,想说却发不出声音,于是他把这个称呼藏回了心底,带着满足的笑意。

 

 

END

 

后记:

非常明显,这是炖肉失败的产物……捶桌。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