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格列舰队(骸纲/家教架空)

整理旧稿的时候发现了这篇大纲,当时是因为没有时间而且剧情上有一些没想好的细节,就积灰了三四年……再放下去也不一定会写了,所以公开大纲。


注意事项:

1、CP为《家庭教师hitmanreborn》六道骸/泽田纲吉

2、科幻AU,主要角色死亡

3、人物传记视角


在M国所有的帝国舰队之中,彭格列舰队是最耀眼的明珠,也是导致帝国覆灭的推手之一。在整理彭格列那只能用“传奇”来形容的历史的过程中,笔者们都认为有必要对彭格列舰队的主要军官进行简单的记叙,否则不足以让后人理解彭格列的辉煌原因。所以,我们在此根据现有的资料为诸位呈现彭格列舰队的各位的一生。

彭格列舰队分为三支编队:第一舰队、第二舰队与瓦利安特别行动队。虽然没有具体的文字记录,但是根据历史战绩来看,彭格列舰队以第一舰队为战术核心,第二舰队进行最有力的辅助,瓦利安特别行动队负责搜集情报、押后、突袭甚至定点清除等特殊任务。

我们惊讶地发现,彭格列舰队是所有帝国舰队之中在编人数最少的,同时也是医疗人员最少的舰队。或许这就是彭格列这支奇兵屡创辉煌的原因所在。瓦利安的长官XANXUS在招募新兵的时候冷冷地说过“我们不需要不会战斗的垃圾”。在彭格列舰队第十任舰长泽田纲吉上任的第一次招新中,面对超过一万的新兵,彭格列舰队只招进了一个人。

而这个人正是后来彭格列覆灭的关键,第一舰队的副长六道骸。

毫无疑问,六道骸是一个充满矛盾与谜团的人物,让所有研究他的人都仿佛在走向厚重的谜雾。我们认为他是彭格列有史以来最神秘的人,没有之一,因为对于他的争论比对泽田纲吉的争论还多。

在整理他的生平时,我们七拼八凑出了拥有各种“官方来源”的真相,但让人惊讶的是,这些资料无一不是含糊而自我矛盾的。据民间传说,在彭格列叛变后,M帝国方面发现他们拥有的所有关于六道骸的资料都是自相矛盾的,而且充满了荒谬的涂鸦,诸如“Kufufufu我喜欢黑巧克力多一点”之类。但是没人说得清这些令人发笑的档案从何而来,那些被列为军事机密的记录仿佛一夜之间突然变成了一堆废纸。

相反,当我们迫于无奈,引入了所有的传闻和官方的禁书(彭格列幸存者们的回忆录)时,却发现那些事实都神奇地串联了起来。这让我们不禁动摇:或许这些传说与回忆中的六道骸才是真实的存在?

但是除了那个男人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真相了。

因此,为了同时保全民间的完整性和官方的权威性,我们在本书的附录中附上官方版六道骸资料,在正文中讲述他的民间传奇。

我们可以确认的是,根据在战场上目睹过他真容的幸存者口述,这位将领拥有一双与常人不同的红蓝异色眼睛,“透过那双眼睛能看见地狱的形状”(帝国历史记录官朝利雨月语)。第二舰队的副长狱寺隼人曾表示“他是魔鬼”——我们不知道他的说法是单纯因为那双妖异的眼睛,还是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六道骸即将给他们带来厄运——据说这位有着“狂岚”之誉的军官有着比野兽更敏锐的直觉。

民间传说六道骸的红色那只眼睛是能蛊惑人心的魔眼,那是他与魔鬼做的交易。但实际上这只魔眼必须追溯到六道骸加入彭格列以前参与的“彩虹计划”。根据彭格列舰队幸存者库洛姆回忆录,六道骸曾说过“这颗眼可是魔鬼的礼物哟。”骸的红眼是小时候作为基因素质异常者被抓去做“彩虹之子”试验的产物。在使用那颗眼时,六道骸能获得远胜常人的视野和观察敏锐度以及活跃的反射神经。这使得他的身体素质足以胜任顶尖战舰“三叉戟号”的单人驾驶要求。但这也会带来极其强烈的后遗症,包括间歇性头痛、幻觉、暂时失明等,严重时会陷入昏迷。

顺便一提,库洛姆小姐是“彩虹之子”的试验品之一。但正是因为眼球芯片在六道骸身上的成功,她的厄运得以免除。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六道骸是她的救命恩人也不为过。库洛姆本人亦从不避讳这点。我们可以从她的回忆录中看到,在她的生涯中,无论有多疯狂多叛逆,那个男人始终是她的“骸大人”。


我们难以定义六道骸的所作所为。或许他的确是魔鬼,但只要他愿意,他能送给你最好的笑容:

他能同时赢得下属的疯狂爱戴与极度畏惧,也能赢得敌人的刻骨仇恨与由衷赞誉;

他从一开始就能赢得当时彭格列总指挥官泽田纲吉非同寻常的信赖,但他的作战风格冒险激进、为了战场胜利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与泽田纲吉本人的作战风格天差地别;

他第一个提出让彭格列注意白兰家族的反叛苗头,但也在所有人劝说泽田纲吉不要去谈判时站出来支持泽田;

他被白兰家族的俘虏指认与泽田纲吉的死有关,并且亲口承认“他确实是死在我手里”,但又是他最后突袭了白兰家族,并且主动与里包恩达成交易,将自己送到帝国手里。


关于泽田纲吉的死,官方编纂的《彭格列史册》中简单地提到,是他的副官六道骸由于双方在作战方针长期出现的分歧而积怨,再加上彭格列高层的怀疑与排挤,最终导致了骸的嫉妒与忿恨。而面对满怀恶意的六道骸,泽田纲吉却对他抱有无条件的信赖,所以哪怕参谋长里包恩与忠心耿耿的下属一直劝阻,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前去谈判。

这也是后世称六道骸为“叛徒”的来源。

但是,在研究了彭格列幸存者的说法后,我们认为这种论调无疑是自我矛盾的。

首先,如果彭格列高层对有他怀疑与排挤——毫无疑问——六道骸早就在某次作战中被瓦利安“清理”了,正如第一任副长D·斯佩多的结局。但是六道骸不仅安然无恙,甚至还能临时调动第二舰队作战(尽管他们对于半夜三点起床作战表示了极大的不满),这都显示出了彭格列高层全体对他极大的信任。最神奇的是,在经历了弑主的怀疑后,六道骸仍保有对第一舰队的临时指挥权,甚至主导了对白兰家族的报复行动。这恐怕已经不是“信任”能解决的疑虑,简直就像是蛊惑人心的催眠术。

其次,作战方针上,六道骸与泽田纲吉的风格的确充满了不同:前者过于激进,为了胜利可以置伤亡于不顾;后者过于宽厚,为了保全人员可以放弃胜利。但是,在仔细研究彭格列留下的作战记录后,我们发现,并非如此。

正如历史学者风太所指出的那样,事实上,六道骸所做的战术布置无一不是在当时情况下能做出的、最少伤亡的又能换取最大胜利的选择。而且,他并不是“置伤亡于不顾”——严格说来,是“置自己伤亡于不顾”。最典型的案例是在黑曜伏击战里,他曾以“你们太弱了,留下来只会拖累我”为借口把部下赶离,然后亲自留下来应对超过十艘作战机的伏击者们。泽田纲吉似乎深知他这心口不一的脾气,总是关注着他的行动,以便及时把逞英雄的他救出来。不过,为此两人在几乎每一次作战后都会被督导里包恩批评,然后送到医疗队去。据队医夏马尔回忆,使用医疗资源次数最多的就是他们两个。

关于这两个人的分歧,有一个有趣的传闻:六道骸的单人座驾“三叉戟号”原本没有任何救生或安全保障设施,是顶尖的极端战斗机。但是在泽田纲吉的再三要求甚至威胁下,机械师们冒着另一个男人大发雷霆的风险,给三叉戟安了弹射救生舱。

两人之间唯一一次真正的争吵是在争论是否要偷袭白兰家族在G星的据点。泽田纲吉认为偷袭据点实在太容易暴露;六道骸则表示可以让有隐形功能的战舰去偷袭,并且非常不谦逊地指出只有他的座驾才能做到这一点。两人的争执非常激烈,最后六道骸不耐烦地问道:“彭格列,你什么时候才肯放弃那种天真的零伤亡战斗哲学?”泽田纲吉只是回答:“我不想看到重要的同伴在我面前死去。”后来六道骸难得地放弃了他的坚持。


关于泽田纲吉的死, 彭格列舰队的文书记录官库洛姆在回忆录中给出了一个与官方版本截然相反的解释。她回忆道:“里包恩长官又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骸大人终于不笑了,他说‘我等于是杀了他,但是如果他把我当成一条忠心耿耿的走狗,他就错了。’”

泽田纲吉被他部下们敬称为“胸怀比天空更广阔的人”。然而他的批评者表示这只是对他懦弱的行事风格的美化。我们注意到,泽田将军在作战场合相当杀伐果断,但同时在非正式场合则相当软弱废柴。有些学者将他的表现戏称为“人格分裂”。根据自由阵线组织的解密,我们有理由相信,泽田纲吉的判若两人表现也是由于帝国的“彩虹之子”试验。

每一任“彭格列”都不曾活到三十五岁。有人称之为诅咒,有人认为是帝国的控制。但无论如何,他们的共同点在于都参加过“彩虹之子”的改造人计划。“彩虹之子”的原理据说是对应人的“原罪”中的欲望,来开发人的潜能。但是叛逃的御医夏马尔坚定地否认了这种说法:“……都是胡扯,只是把芯片安装到脑子里,暂时激发人体潜能……”

每一任被选中的彭格列在接任之前,都必须进行传承仪式。军方高层在一次私人谈话中含糊地暗示过“那些彭格列都明白他们的任务……代代传承的使命已经烙在他们脑子里。”我们认为,这种传承很可能是记忆植入。

我们难以得知具体泽田纲吉的改造项目是什么,但是从六道骸使用改造眼球的严重后遗症来看,泽田纲吉需要付出的代价只多不少。但即便如此,迟暮的帝国仍担心无法掌控彭格列这把尖刀,满怀猜忌地使用它,甚至不惜让它在镇压叛军的战争中磨损。

根据彭格列方面出版的传记小说,我们有理由认为泽田纲吉本人也对帝国这种安排十分不满,并且抱有担忧。在那本无法证明真伪的小说中,泽田纲吉在决定冒生命危险参与和谈之前,曾经跟六道骸发生过这样一段对话:

“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再这样下去身体应该撑不过一年了吧。我知道频繁使用X-Burner的后遗症很严重,但是没办法啊。帝国也很清楚,他们不好控制我,所以特意派彭格列执行一些高难任务,加速对我的消耗。但是,我得结束这样的历史。只要彭格列就会继续存在,这种悲惨命运会继续。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可笑的努力,我也会尽力。”

“骸,帮我吧。帮我毁灭彭格列,帮我保护大家。”

无论这段对话是否属实,我们从后面的历史走向都可以看出,六道骸只完成了泽田纲吉的半个愿望“毁灭彭格列”,另外半个“保护大家”的愿望则是里包恩完成的。这种不屑为之的态度也印证了这本传记体小说对六道骸的描述:“彭格列哟,如果你把我想象成一条会乖乖叼盘子回来的忠犬,那就大错特错了。”


在第一次和谈以泽田纲吉的死破裂以后,到了帝国历1644年,这场战争已经进行了15年,双方都到了精疲力竭的地步。白兰家族的革命军宣传愿意进行和谈。帝国正在为巨额军费、巨大的伤亡与民众的怨言焦头烂额,再加上情报部门的汇报和议会的催促,首相同意了第二次停战谈判。

和谈最终决定在白兰家族与帝国势力的中间地带P星球进行。那里也曾是泽田纲吉被谋害的地方。而双方外交人员表示,选择这里是为了纪念过去,让历史不再重演。

但是或许P星本身不适合和平谈判,正如“光天化日之下,历史每一天都在重演”,血腥的历史再次上演。

彭格列第一舰队临时指挥官六道骸带领下属犬、千本在帝国与白兰家族和谈的时候,蓄意偷袭,导致双方谈判人员死亡,涉及白兰家族首领、帝国内阁外交大臣等重要成员。这完全是因为双方有意制造和平谈判氛围,特意令武装部队后方待命,给了偷袭者机会。

随后,彭格列第二舰队及瓦利安小组赶到,逮捕六道骸,犬、千本趁乱叛逃。里包恩即刻向帝国派发紧急通讯信号,帝国随后宣布对犬和千本的一级通缉令。

在白兰家族还在的时候,帝国默许了彭格列舰队对于叛军的疯狂报复,而在白兰家族覆灭后,彭格列与帝国的矛盾终于全盘爆发。帝国方面一直对于独立又格外团结的精锐舰队心怀猜疑,再加上是他们要求的谈判直接促使彭格列指挥官死亡,帝国不得不对这支立下过汗马功劳的舰队保持高度的戒心。但由于临时接管舰队的参谋长里包恩积极表忠,帝国并没有立即对彭格列舰队发作,只是处决了六道骸。

据说六道骸在临刑前拒绝了所有人的探视,只留了一纸遗言。但这张纸条没有得到重视,而是被当成某个无名士兵的遗言夹在了档案中。万幸的是,我们得到了这张无价的废纸。

这里不得不提及帝国当年统一时的文明大灾难“毁灭行动”。帝国创始人西德烈一世为确保帝国的大一统,在征服地球的时候,对其它文明进行了根源性的灭绝。虽然其他文明的人们进行了长年累月的反抗,但最终世界上只剩下一种文字、一种语言:通用英语。

就库洛姆的回忆看来,在西西里出生的六道骸极有可能使用的是早已失落的文字之一,意大利文。这些曾经在我们的地球兴盛过的文明早就随着被焚毁的书籍和被杀害的学者一同逝去了,现在只有极少人小心翼翼地将它们作为密码使用。

所以遗憾的是,虽然我们得到了这份珍贵的、世上唯一的六道骸的手书。但是我们无法得知它的含义。哪怕我们邀请了帝国最著名的语言学家、考古学家甚至密码学家一同研究,却始终毫无头绪。我们现将六道骸的这份遗书公布如下,万望有读者能揭秘这个迷雾一般的男人的最后一道谜题。

那张对折后放在夹克内袋的纸上写着:Ti amo


帝国开始清算彭格列的导火索是一次酒后失言。据称,第二舰队的检查官了平在一次醉后说出“要是没有帝国那些懦夫,纲吉怎么会死”等言论。首相签署了对彭格列的检查令,表面宣称彭格列中混入了叛徒,需要提审高层;实际就是在着手控制住关键军官,给彭格列“换血”。

这次行动中,首相在各大媒体中宣布了“彭格列高层涉嫌谋反”的消息。根据了平的口述,他们在检查令刚发出不到半小时,就接到了里包恩传来的消息。不幸中的万幸是,在与自己曾经的同袍对峙一小时之后,他们成功地逃出了帝都。

十天后,帝国的军方发言人宣布彭格列正式解散。同时,在P星的飞船废墟上,里包恩率领的自由阵线组织宣告成立。

此后,自由阵线组织继续发挥着它追求真相、戳政府痛脚的宗旨。十年后,它演变为“自由军”革命组织。二十七年后,它成功推翻了彻底腐朽的帝国政府,建立了新的共和国。

他们如尘埃一般渺小,银河却因他们而闪耀。


END


剧情时间线:

1、泽田纲吉、六道骸、库洛姆等人被分批选中接受“彩虹之子”人体试验。泽田纲吉顺利融合,接任彭格列舰队第十代队长;六道骸成功,库洛姆由于与六道骸的试验项目相同,因此免于试验。

2、彭格列舰队招募六道骸等人;六道骸成为第一舰队副队长,是泽田纲吉的副队长。

3、帝国派彭格列舰队剿灭叛军的领军白兰家族;泽田纲吉带队艰难地取得优势,泽田纲吉等参与人体试炼的人明显恶化。

4、白兰家族假意求和,帝国要求彭格列舰队答应对方严苛的条件,进行和平谈判。不料白兰家族谋杀了前来和谈的彭格列舰队队长泽田纲吉。此事不仅导致帝国和叛军和谈破裂,并且帝国与彭格列舰队关系也日趋紧张。

5、彭格列舰队不顾帝国命令,疯狂报复白兰家族,迫使白兰家族再度求和。帝国由于彭格列舰队不听指令,心生猜忌,派出外交大臣亲自参与。

6、彭格列舰队第一舰队副队长六道骸带人偷袭和谈。六道骸在杀掉白兰后,被彭格列舰队的参谋长里包恩擒获,移交帝国处理,争取时间。

7、帝国在处理完白兰家族后,清算彭格列舰队,包括斩首六道骸示众。里包恩早有预备,带彭格列全员逃离帝国,成立自由阵线,向帝国宣战。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