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王叹之是一头龙01(封叹封/惊悚乐园)

假如王叹之是一头龙(封叹封)

BGM:Gone,Gone,Gone BY Phillip Phillips

 

注意事项:
1,CP为《惊悚乐园》的封不觉X王叹之X封不觉,可逆无差。
2,小叹龙的形象参考《驯龙高手》的夜煞。
3,时间线是在伍迪找封不觉提出交易后不久。

在无数个平行世界中的一个,发生了这个故事:从来没有过王叹之这个人,只有一头龙。

 


“要不要我提醒你一句,今天距离复活节还有两个月,离你们庆祝的耶稣受难日还有两个月差两天。所以你最好给我一个关于夜闯民宅的合理解释,不然我就把那玩意煮了加餐。”
说这话的是封不觉。他刚从游戏舱里爬出来,正想给自己下个挂面当宵夜,就看见自家沙发上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地狱来客。
他旁边是一颗巨大的(封不觉目测约有半米高)、卖相极佳的、坐姿端正的蛋,上面还用红丝带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又见面了,嘿嘿嘿……你的语气里满是‘不要解释了,快点带着那玩意滚出我家’。”
“哼……在你们魔鬼的词典里,‘解释’等于‘忽悠’,‘这只是一个交易’等于‘你是自愿作死’,‘我们需要谈谈’等于‘闭嘴不然打断你的腿’,‘我来说明一下情况’等于‘你认命吧凡人’。”封不觉语速非常快地说完这一大段,最后总结道:“每一次跟你们打交道就没有好事发生。”
“嘿嘿,真是毫不留情啊,”伍迪拍了拍身旁的巨蛋,而巨蛋纹丝不动,“不过我这次来可是为了帮你一把。”
“是呢,这颗蛋光用看的就觉得饱了,想必营养丰富得流油……”封不觉吐槽道。
“吃?哈哈哈哈哈……要是王诩那小子知道你敢这么做……”伍迪突然大笑了起来,越笑越夸张,最后甚至擦了一把眼角。
“王诩是谁?”
“不好意思,想起了老熟人……”伍迪的眼镜片永远是白茫茫的,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总之,这玩意暂时由你保管。嘿嘿,这里头是一个封印结界。”
“用膝盖想想都知道里头有阴谋啊,还是等会煮了吃吧……”封不觉虚起眼道。
“你要是真敢煮了一颗龙蛋,那我建议你吃完就赶紧找块蛋壳切腹算了,”伍迪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摆了摆手,“它可是你这次的‘助手’,直接点说就是保镖。”
“居然需要用一头龙来保护我——”封不觉的眼神陡然锐利了起来,“你们在策划什么危险的事情?”
“嘿嘿,只是一头龙而已,别大惊小怪的,”伍迪笑了起来,“你继续完成我们的交易内容去阻止‘她’;其余的,就当顺便养条狗好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你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嘿嘿……”笑声未尽,他就凭空消失了,沙发上甚至都没有留下他坐过的痕迹。
只剩下那枚系着红丝带的灰白色巨蛋端端正正地立在沙发上。


“只是一头龙而已……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和强买强卖的行为都让人无力吐槽啊。”封不觉有点头疼地看着那颗蛋。

别说是养龙,他连宠物都没养过,如果不算上小学为了自然课实验而培养出的副产品的话——顺便一提,他选的课题是“腐烂”。
从小到大这二十年来,封不觉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莫过于养活他自己。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从原料到上桌,如何做出口感最佳的清汤挂面”的问题,更是一个“如何坚持与众不同的生活习性和三观”的哲学问题,涉及到跟律师一起研究如何钻法律空子、巧舌如簧战编辑把死线一拖再拖、坚持推广冰内裤、三百六十五度全方位无死角的封式嘲讽、从愤怒的对象面前活下来的一百零八招等等。

 

封不觉走近沙发,观察起了这枚传说中的龙蛋。它在客厅暖黄色的灯光下显得异常无辜,而且圆溜溜得可爱。他伸手勾住那条被系成蝴蝶结的红丝带,翻转过来,发现它的内侧画满了陌生的黑色咒语。封不觉嘴角抽搐:“这种封印方法简直是让人怀疑施法者的审美观和性取向……”
再仔细一看,他发现丝带的最末端的外侧写着几个汉字。封不觉捉住丝带,举到眼前念了出来:“不要打开蝴蝶结。”
“哈、哈,”封不觉夸张地干笑了两声,“我还真不想知道是哪个腹黑阴险衣冠禽兽的四眼的杰作呢。”他非常不爽地说着,同时手臂一伸,轻松地拽开了蝴蝶结。
在解开蝴蝶结的瞬间,龙蛋的表面突然闪过一道白光,丝带瞬间变得极其烫手。封不觉一惊,红色丝带从他手心里滑落。等到丝带掉到地上,封印符咒也完全消失了。而龙蛋则仍安安静静地保持原状,除了破开封印最初时的白光便再无响动。

封不觉摸了摸蛋壳,再用力敲了敲,但是龙蛋都毫无反应,更没有蛋壳龟裂的迹象。“解开封印却没见到召唤兽,这是要闹哪样啊,总不能是学着爱迪生用体温孵小鸡吧。不过以地狱那帮家伙的恶趣味,倒也不是不可能……”他迅速在心底盘算着各种可能性,同时在脑海里回顾有关卵生动物的百科书籍。
思维发散了不到三分钟,封不觉一拍脑门:“不对,这可是龙蛋,让我想想……史矛革?挪威脊背龙?无牙?龙王爷?”
就在他的思维疯狂运转之际,龙蛋像是要抗议他的选项一样,“喀嚓”一声从中间裂了一道缝,炙热的气息从缝隙中溢了出来。蛋壳承受不住内部的压力,马上出现了第二道裂缝、第三道、第四道……很快,龙蛋的表面都覆上了裂纹,而那些裂纹还在不断地扩大、延伸、变细变多。
封不觉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后退了几步。
终于,随着裂纹爬满最后一部分蛋壳,整个龙蛋猛地碎开!就在龙即将破壳而出的一刹那,一个乳白色的球状结界突然闪现!一阵清凉的风涌至,顺着结界温柔地裹住了龙和蛋壳碎片,也变相保护了封不觉和他的屋子。
“居然是自行孵化而不是滴血认主,起点小说还真是不可信啊……”封不觉盯着那堆蛋壳说道,目光警惕,语气轻松。

 

白光结界消失了,封不觉走上前,想看清楚自己未来的助手。就在他的指尖碰上蛋壳的前一刻,蛋壳堆耸动了几下,从底下钻出来了一只小龙。
它头顶上生着两只细长而挺直的角,角身呈晶莹的白色,这是风系龙族的标志。这头龙通体镶嵌着米白色的细小鳞片,看上去很柔软,再加上它只比加菲猫高一点,这就甚至有点软弱可欺的感觉了。但是它背上一道粗壮的暗红色魔纹打破了这种懦弱的印象。这道红色从前额开始,顺着脊骨生长,像凌厉的闪电那样直贯尾巴——这种红与白的组合让它显得硬气了不少。它友好地张了张背部的双翼,封不觉发现它的翅翼也是双色——外侧是米白色,内侧则是暗红色。
像猫一样地端坐着,小龙正用湿漉漉的黑眼睛仰视他。它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不放过每一个动作和表情。尾巴不安地在沙发上扫过,挡在身前,像一道警戒线。
封不觉想了想,收回手,侧过身坐到了沙发上。它因为这个突然的动作而低了低头,警惕地往后缩了一点。他认真地回应着龙沉默的眼神,再度伸出右手。龙周身的热气没有刚开始那么灼烫了,变得温暖而湿润。
指尖的皮肤已经感受到了龙的体温,他的手指就要碰到龙的额头。但封不觉没有继续动作,就这么注视着它那双乌亮的大眼睛。
它也凝视着、打量着他,衡量着眼前这个人类的分量。
他的手停在半空,距离对方不到五厘米。
客厅的灯光照在他的手背上,手影落到龙的眼睛里。
他只等了不到两秒。
龙主动地用鼻尖碰了碰他的手,鼻尖上那颗钝钝的小圆角蹭得他手心痒痒的。温热的气息一点点地沾上了他的掌心。
“那么,合作愉快。”封不觉笑道。
龙拍了拍翅膀,长尾巴甩到了身后,眼睛闪闪发亮。
“嗯……现在最迫切的事情是……”他用双手举起了小龙,有点吃力,“养龙的费用能不能找地狱报销?”

 


对于封不觉这个习惯了昼夜颠倒的职业写手来说,这个充满了意外的夜晚很漫长,漫长到他在先后招待了两位不速之客之后,还有时间经历一次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


“……对,就是像你想的那样,我们龙族——好吧,主要是我爷爷——参与了伍迪他们策划的事情,所以我就被派过来保护你了。别再问了,我也不清楚他们在谋划什么,只知道在某个时候你可能会有危险……总之,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所以说,其实你能化成人形,也能说人类的语言,王叹之先生。”封不觉面无表情地看着突然在餐桌旁现身的家伙——那把椅子上坐着的本该是头幼龙。
“呃,这是成年龙族的天赋之一。我只是暂时被封印成了幼年形态,解除封印后三小时内会自动恢复所有能力。”穿着米白色卫衣的“人”说道。他有点抱歉地看了一眼堆在客厅角落的箱子。
“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严重的打击,希望你已经做好了赔偿的觉悟。”封不觉继续严肃地说道。不过,鉴于他正在蹲着摆弄客厅那堆龙猫专用主粮,话语中的严肃成分大打折扣,但是这不影响他继续表演。“你刻意卖萌,残忍地欺骗了一位独居多年的寂寞艺术家,”封不觉声情并茂地模仿着歌剧里的法官,“所以,龙族的先生,你有罪。在判决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可是,我不觉得正常人会在准备养龙之后,会半夜火速翻出前任房客留下的养龙猫用的东西……”
封不觉面不改色:“那是因为你的体型和外表太有欺骗性。而且那是特制的大型笼子,你有哪里不满吗?”
“龙跟龙猫差得很远吧!就算是特制的……别以为我认不出那是仓鼠用的笼子啊!”
“切,被发现了。”封不觉扭过头去,换了一种深沉的语气:“才不过几小时就学会了吐槽,龙族的智商果然不可小觑,大概有初中二年级水平了吧。”
“虽然不知道吐槽是什么东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把内心涌动的每一句话都拍在你脸上。”王叹之虚起眼回应。
“而且居然知道龙猫和仓鼠。我还以为龙族会觉得那种体型的动物不值一提……看来你们跟人类世界保持着很密切的联系嘛。”封不觉状似随意地说道。
“我们从未远离人类生存的‘现世’,”如封不觉所愿,王叹之毫无防备之心地介绍了起来,“按照公约,我们龙族、精灵族、矮人族和巨人族等上古种族都生活在‘里界’。虽然两个世界之间不得互相干涉,但是为了保持整个混沌界的和平,两个世界一直保持着密切的交流。”
“密切的交流啊……所以你们那里的电视能接收到《舌尖2》咯?还是你们喜欢看新闻多一点?难道说你们也看春晚?”
“呃……”对方抛出的问题太多,王叹之的大脑一时没有转过弯来,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逐条回答,“我们一般用真视之镜观察‘现世’,但是你说的那些节目……通常我们只看看国际热点新闻,这主要是方便定点监视一些战乱重灾区……”
“也就是说,只要觉得‘跟战争与和平无关’的东西,你们就不会在意。”
“是的。”王叹之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封不觉假笑了一下:“真是务实的旁观者啊——但你还知道龙猫。”
王叹之更窘迫了:“呃……我关注这些是因为我是——呃,用这边的概念来说就是,嗯——医生,或者兽医,”他注意到对方不信任的眼神,慌忙辩解道,“虽然还在实习中,但是通过治疗能力考核很容易的!而且我是学风系魔法的龙族,风系魔法本身就有不少辅助的法术……”

 

封不觉摇摇头,走到桌前,双手搭在对方的肩头,语重心长地说道:“你爸爸没教过你吗,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你这种越描越黑的行为,就好像雨季的青少年拼命想掩饰房间里出现的纸巾团一样徒劳。”
“这是扯到哪里去了啊,不要把你的情况随便套到我身上啊!”
放在他肩膀的双手加大了力道,甚至摇晃了起来:“推己及人可是种美德。今天就由我,驯龙大师封不觉,来给你上这一课……”
“警告你啊,千万不要在龙族面前提什么驯龙大师——再不松手我就咬了哦!”
“哼,咬人什么的,如果你是龙形我还有点顾忌,人形谁怕谁啊——你居然敢咬老子右手!你知道右手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多宝贵吗!”
“如果不知道我还会咬吗,别小瞧龙族的知识量了!”
“我看你小子是刚穿越过来不知天高地厚——看本大爷的降龙十八掌!”
“那是什么玩意……啊哈哈别挠,别挠了……吼——都叫你别挠了!”
“以为变成龙形裹着一身坚硬的鳞片,哥就拿你没办法了吗,你还是太天真了,嘿嘿……”
王叹之的面部表情被对方拉扯得非常狰狞:“再过两小时我就能恢复成巨龙形态了,如果我不用缩小术的话——你的房屋保险里肯定没写过这种意外事故的条款吧……”
封不觉很是淡定地回道:“切,你要是真拆了我房子……我就戴个假发粘点假毛,然后把你染个颜色再挂上牌子,大家一起搞个珍稀史前动物展览赚门票钱,主题就叫‘人类如何驯化变异恐龙’。”
深深的无力感压在王叹之头顶,沉重得他差点就交出前肢匍匐在地:“那个,问个问题……人类都像你这样的吗……”
“当然不是,不然天下哪有现在这么太平。”
“……”


“能决定胜负的,不止是武力值和智力值,还有节操值。”
By王叹之,龙族第二百五十二代族长(风系)

 

 

TBC

是的,笔者就是《驯龙高手》刷多了,心痒难耐,结果折腾出了这种诡异的设定……OTL

希望各位看官不吝赐教、随意留评……

下一章地址

PS:时隔半个月才发现OTL

重大BUG,封不觉养过宠物,原文如下:

“封不觉小时候就养过猫。那时邻居的老太太养着一只母猫,一胎生了四只小的,送给封不觉一只,他一养就是十三年,小猫成了老猫,最后寿终正寝,小孩也成了大人,亲手把那老猫给埋了。”

就、就当作者私设吧,就当这个平行世界里的觉哥没养过宠物吧……OTL笔者忘记查阿萨斯来历了……

评论(3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