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王叹之是一头龙02(封叹封/惊悚乐园)

上一章地址

 

“控制自己的生活”是人们保持安全感的本能需要。而对于封不觉这种极度自信的人来说,对自己生活的控制已经从最底线的本能,变成了习惯乃至爱好。很多人觉得他是怪咖,因为他居然会去观察、计算和预测自己步长、心跳和呼吸频率等变化,但很少人知道,这已经是封不觉无法戒除的生活习惯——为了那种每时每刻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安全感。当然,由于掌握了这些获得信息的工具和手段,他面对突发情况时会比常人更加“处变不惊”。

对于封不觉这种非常有控制欲的人来说,单身独居的好处之一在于开支的可控性。虽然他的收入并不是非常稳定(“别激动,把刀放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冷静一点,我们来谈谈交稿的事情……”),但是他靠着非人的观察力、计算力和忍耐力,总能精准地卡住商场打折、菜市场半价和面粉甩卖等重要时间点,做到量入为出、不差毫厘。

所以,一向把生活安排有条不紊的封不觉,万万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纠结这种小问题。

 

在不速之客到访的第二天下午,封不觉倒提着一把菜刀,站在厨房门口。

“吃素还是吃肉?”他板着脸问道。

正在看电视的王叹之用非常惊恐的眼神看他:“觉哥,你听说过吃素的龙?”

是的,自从被封不觉的脸皮厚度打败后,王叹之就非常主动自觉、发自内心地改了称呼……也不管他的爷爷知道后会怎么想。

封不觉十分霸气地用菜刀遥指对方的鼻子:“小叹同学,世界上除了霸王龙还有三角龙——说实话吧,你是不是在里界看八点档看多了,脑袋里都是肥皂泡?”

“现世的恐龙和里界的龙族不是一个概念吧!而且你似乎对真视之镜有着不小的误解,我们不会用它收看现世的电视节目……”王叹之扶额道。

“堂堂龙族,居然连天线宝宝能做到的事情都办不到吗?”封不觉非常不屑地啧了一声,转身把菜刀放好。

“什么啊,真视之镜又不是往龙肚皮上安个电视屏、把龙角拗个造型就能用的东西……它需要定期注入高强度的能量才能保持运转。谁会浪费宝贵的能量来偷窥人类的电视剧啊?”王叹之浑然不觉他的回答已经暴露了某些事实。

“是啊,要窥屏就窥维多利亚的秘密之类的嘛,电视剧有什么意思。”封不觉走到客厅,把电视机关掉,然后宣布道:“所以,现在让我们出去把生命消耗在更有意思的事情上吧。”语气非常没有说服力。

王叹之乖乖地站起来,走到门口才想起来问一句:“觉哥,我们去干嘛?”

封不觉皮笑肉不笑:“买菜。”

 

毫无疑问,封不觉不喜欢买菜。这倒不是因为他大男子主义心理作祟(说是宅男心理作祟会更准确),而是因为——

王叹之翻着白眼:“觉哥……我觉得我的肺……要被挤出来了……”

如果可以恢复龙形,超市里的人们大概会见到一头仓皇逃窜到半空的龙,前爪还抓着一袋番茄。

“忍忍吧,”同样在人海里奋力挣扎的封不觉回以死鱼眼,“你们那里一定没有超市特价甩卖这种人类底层的保留节目……”

——对,因为无法控制、难以揣测的情况实在太多。尤其是封不觉现在正处于青黄不接、逼不得已赶超市特价的时期,不可控的情况就更多了。

就像你永远无法预料房价何时会跌一样,你也无法预料身后什么时刻会杀出一位经验老道的大妈抢走最后半块豆腐,或者是前方突然挤出一位提着西瓜的大爷压碎你的鸡蛋。

“其实……一顿吃素也是可以的……”王叹之一边艰难地说着,一边努力地顺着人潮往封不觉那里挤过去。

封不觉死死护住最后一袋特价鸡蛋:“严格地说,鸡蛋其实不算素……”

 

其实抢购也没什么,毕竟封不觉非要赶超市特价的日子也没有几天——他会为了避免人潮而踩点观测人流量,也会为了避免沦落到这个地步而把预算多留一部分——问题在于要排队。

排队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是在人口大国出生,封不觉从小学排队打饭开始就有了这种觉悟,而且他也从来不缺耐心这种东西。顺便一提,凡是在他前面插队的人都会在几天后出现腹泻和呕吐的症状,原因不明。

 

两人好不容易从抢东西的狂潮中冲杀出来,开始慎重地选择站队:右起第一队有十个人,不算上孕妇肚子里那位;第二队有七人,但是每一个人的手推车的高度都像成功人士的肚腩;第三队九人,其中一对夫妻正在为该不该多拿一罐口香糖吵架……

“觉哥,去排第五队吧,人好像少一点。”王叹之拔腿就要走,却被封不觉皱着眉拦下,拖到了第四队。

“可是这一队有八个人啊,第五队才七个……”王叹之疑惑地提问。

封不觉虚起眼看地面,开始了碎碎念,这表示他很烦躁:“第五队那个熊孩子在吵着要买薯片,哭闹的声音很烦。啊,看到熊孩子就忍不住想过去踩他两脚呢。就不能给他买个口罩吗,口塞也行啊……”

“喂那还只是个孩子啊!什么口塞啊别这样!”

“你居然知道口塞,”封不觉眼睛一亮,“果真不能小瞧你们的知识量,与时俱进啊,这也是那个镜子的效果吗?”他的语气突然转而低沉了下来,显得非常严肃,像是抓住学生作弊的老师:“还是说,你自己偷偷……”

王叹之辩解道:“只是在研究人类医学的时候,呃,研究到生理构造和发情期的时候……”如果脸上没有可疑的红晕,他的话大概会更有说服力一点。

“这种事情只是成长经历中不可避免的一种体验,又何必害羞呢?”封不觉语气更加严肃地指责着,“而且你还是一个要当医生的家伙,面对这种涉及种族繁衍的学术话题居然态度如此保守,遮遮掩掩,如此畏首畏尾,不顾大业……”

王叹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一个番茄堵住了他的嘴,在塞之前还不忘在自己衣服上蹭两下。

 

——这里需要更正一下。

排队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如果封不觉的运气好一点的话。

 

一小时后,封不觉看着只挪动了三个身位的队伍,很没形象地蹲在了地上。

王叹之捶捶后背,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身体:“觉哥,第五队那个跟我们同时排队的人都已经走了……”

封不觉有气无力地说道:“这一定是墨菲定律的诅咒。”

王叹之用疑惑不解的眼神俯视封不觉,而封不觉则用无聊得要杀人的眼神仰视王叹之。

被那种好奇又隐隐带着一丝崇拜的眼神一盯,封不觉有点飘飘然。他咳嗽了一声,凝神想了想,说道:“好吧,那我就给你简单地解释一下墨菲定律。墨菲定律,也就是‘Murphy's theorem’,指的是一种心理效应。但是,我认为,与其说它是严格意义上的‘定律’,倒不如说它是玩笑一般的警句,不过,由它延伸出的各种运用确实非常有趣而且实用。这也可以说是人文社会科学的妙处,虽然无法深究其机理,但仅从表面去归纳,会得到许多看似肤浅实则深刻的道理……”

 

又过了三个小时,他们已经结完帐了并且回到家了。王叹之看封不觉的眼神也已经从“觉哥”晋级为“觉哥(星星眼)”——虽然他还是没明白墨菲定律是什么,但是这不妨碍他觉得封不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当他看见封不觉下厨的时候,这种不明觉厉程度进一步加强了。

许多年后,王叹之回忆道:“唔,第一次看见觉哥做饭的时候,感觉像看到了我爷爷在现世的时候泡方便面……不不,不是说年龄和外貌,也不是说饭菜内容……是那种中二值飙升的气场……”

 

封不觉一跨进厨房就完全变了一个人。

只见他身着素色长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明察秋毫,知己知彼;气沉丹田,下盘稳如泰山;出手如电,大刀虎虎生风,一时间武场内刀光与剑影齐飞,番茄共肉丸一锅……

好吧,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封不觉围上围裙,撩起袖子洗过手,把番茄挑几个洗了切了,再从冰箱最底层翻出了一袋牛肉丸,泡进水解冻。至于上面那段不伦不类的武侠风格文字,不是王叹之的手笔,而是封不觉自己嘴里念叨的产物……

“呔——看招!”封不觉捋了捋不存在的长须,眼神一肃,盯着灶上的平底锅,目光如炬。看着锅底的水泡一个个被高温蒸发掉,他勾起唇角,左手迅速地拿起色拉油,手腕一沉一绕再一翻,然后沉稳地把油瓶轻轻放回原处;右手则稍稍提起平底锅,让油在锅底溜过一圈,最后在油冒烟后丢入一小块姜,哗啦一声炸起一片油光。他顺势啪地一声开了抽油烟机,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那个,觉哥,做个菜而已……”有没有搞口述实况转播的必要啊。王叹之在一旁扶额,虽然他见过的人类不多,但也隐约知道没有人做饭会声情并茂犹如黄健翔附体。

“切,区区一头龙怎么会懂得炒鸡蛋的奥义……”封不觉伸出右手,在油锅正上方做了一个类似摩顶受戒的动作,觉得油温还没到火候。然后他转过头来,恰好正看见王叹之想踏进厨房帮忙的一幕。

“出去!别碍事!”他怒不可遏地大吼道,手里挥舞着锅铲。

王叹之一瞬间错觉自己不小心踏入了另一头巨龙的领地并且目睹了对方正在跟母龙交配,于是他连滚带爬地回到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人类这种哺乳动物有着不亚于龙族的领地意识……王叹之看着科教频道里的动物纪录片,又抬头远望了一下厨房里那个入戏的忙碌身影,陷入了沉思。

 

比起睡过去的早餐和随便糊弄的午餐,这顿六菜一汤的晚饭显得极为正式与豪华。

维持了一天人形幻化术的王叹之早就饿坏了,他拿起勺子直奔肉丸而去。

对于这种缺乏餐桌礼仪的行为,封不觉表示非常满意:“汝等狼吞虎咽之辈,定为吾之技所服!”

塞了满嘴食物的王叹之险些喷出来。他咳嗽着说道:“觉哥,咳咳……觉哥你平常也是这样的吗?咳咳……”

左手持勺、右手拿筷,正要开动的封不觉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阴晴不定,好像在拿捏着什么。

王叹之被这种古怪的眼神吓了一跳,赶紧摆摆手表示自己只是纯粹的好奇:“那个,我只是问问,没别的意思,你不想说就算了。”

封不觉敛起了目光,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只是在思考应该怎么向你解释这个涉及到表现派和体验派之间理念差别的问题。”

“啥?”王叹之以为他听错了,“不就是在……”发神经吗?

封不觉好像洞悉了他咽下去的后半句话,语气十分地不屑:“算了,这个解释起来太复杂了。简单地说吧,将艺术创作融于日常生活之中,才能获得更加深刻的内心体验,这也就是所谓的‘艺术源于生活’。而且,各种动作、神态、情感的细微变化都会存档在这里,”他放下筷子,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这样,写作的时候当然能信手拈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是大文豪的原因。”

半真半假地胡扯了一通,封不觉发现王叹之看他的眼神已经是在看上帝了,如果龙族有上帝的话。他毫无愧疚感地享受着对方的崇拜:理智粉虽好,但是偶尔感受一下脑残粉那仓鼠般圆溜溜亮晶晶的眼神——也是不错的。

如果封不觉知道王叹之对他的无条件崇拜和信任在日后造成了什么后果,他大概……也不会改变今天的行为。

 

毕竟,任何一个叛逆不羁的家伙,只要寂寞得久了,哪怕清楚自己才华卓绝、鹤立鸡群,还是会渴望外界对他的肯定;哪怕是只言片语的赞扬,都能让他继续坚定地特立独行下去。

可是封不觉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只是觉得,自恋得久了,总需要一点他恋来换换口味。

他没有意识到他的自言自语、夸张表演、卖弄才学只是因为寂寞得太久。而且,就算他意识到了,他也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至少不会当着别人的面承认。

他只会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新奇的实验,标题名为“龙族的认知、理解与表达能力的观察实验——以风系巨龙王叹之为例”;他只会声明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出于谋士的好奇、控制的本能、日常的习惯,以及一点点恶趣味;他只会双手一摊,理所当然地说“我必须在那群魔鬼玩死我之前熟悉一下我的助手”。

然后,他会在某一个月色沉静的夜晚,亲手把庞杂的实验结果一一封存在思维殿堂中最精致的匣里。

这就是封不觉,一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一个左右半脑同样发达的怪人。

 

 

哼,不要小瞧宅向雄性料理界,要知道,无数颗芳心就是先从胃开始沦陷的……

By王诩,龙族第二百五十代族长(暗系),里界宅向雄性之王

 

 

TBC

下一章地址 

 

觉哥的画风突然就变了,囧,欢迎批评和讨论!

结尾那句解释一下,觉哥左右半脑同样发达,笔者觉得大概可以说他是理性和感性对半开吧……但是没办法写出来,总觉得太直白有点奇怪。

笔者不太会写同居日常,尤其是一怪咖一巨龙的日常。还是那句话,请各位不吝赐教。

最后,少年君生贺。先用这章赶一下时间……

评论(1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