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厨师考核攻略(上)(封不觉X鸿鹄/惊悚乐园)

注意事项:

1,CP为《惊悚乐园》的封不觉X鸿鹄;

2,剧本原梗来自《中华小当家/中华一番》的第四卷特级厨师考核。

 

 

圆月当空,照亮了斗味场内人们神色各异的脸庞。

高大的黑色城墙沉默地包围着他们,正对面的城楼上垂下了两幅长长的横幅。微凉的夜风吹皱了白色绢面和黑色隶书:一幅写着“面”,一幅写着“非面”。

 

【主线任务已触发】

 

【通过特级厨师考核。】

 

“好吧,别再吐槽歪楼了。你也看过《中华小当家》这部漫画的吧,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封不觉的语气突然变得很严肃。

“哼……同意,”鸿鹄扶了扶眼镜,镜片上闪过一道白光,“真是熟悉的场景啊,用‘非面’的材料做‘面’的料理……”

 

他们面前是一个造型古朴的灶台(下面生着柴火),砧板和青石案台上布满了累累斩痕。像这样古旧的台子还有四座,呈圆形摆开,而在这个小圆外面还有一个大圆——他们身后是像古罗马斗兽场的看台那样的巨大食材库,每一格“座位”都码放着如小山堆一般的新鲜食材,从带着露水的蔬菜到刚刚宰杀的牛羊。

封不觉绕着灶台转了两圈,突然说道:“你看地板。”

鸿鹄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自己脚下的青石地板已经被磨出了深深的凹痕,在月光的照耀下像是盈了一汪水。他沉吟道:“这莫非就是历代厨师磨出来的……”

“可是这里四年才开一回,”封不觉说着,蹲下身,用手指按了按凹陷的地方,“不到一分米,不过也快了。”

话音未落,一个轻蔑的声音响起了:“特级厨师的门槛真是越来越低了,连这种一无所知的人也能混进来。”

他们一起转过头去——说话的人是他们右边台子的厨师,头上扎一条深绿色头带。

只听对方的语气转而沉重:“没错,这就是过去参加过特级厨师考试的历代前辈们战斗的场所。不知有多少个人称‘天才’的厨师曾经在这里挑战特级考试,然而能获得殊荣的人却极少。更多的人,十倍、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人都终生止步于此。”说着,那个NPC感慨地把手搭在砧板上。

特级厨师考试的淘汰率原来这么高……这是系统的某种暗示吗,告诉我们不要硬拼这个“通过特级厨师考核”的任务?鸿鹄在心里盘算了起来。

“也就是说,”封不觉接话道,他的语气也跟那个NPC一样感伤而沉重,“这些刻痕、斩痕、磨痕都是追求极致料理的人们铭刻的光荣与挫折。啊……哪怕只是站在这里,都能体会到萦绕在这里的执着气场……”他装模作样地大声叹了口气。

“你也感觉到了吗?”对面的NPC有点惊讶。

鸿鹄忍不住吐槽道:“你还真是入戏快啊疯兄,对着NPC演习还真是大材小用,怎么不去勇夺个十座八座小金人啊,也算是为国争光……”

封不觉没有理会队友的吐槽,凝重地点了点头,说道:“那些不甘失败的灵魂,正在这座宏伟的‘斗味场’里游荡,低声絮语,渴望再次摸到心爱的菜刀……他们窥伺着、嫉妒着、羡慕着、祝福着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活着的厨师……”

对方的斗志被这几句不知所云的话挑了起来:“好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纯正的厨师魂!”话锋一转,他大笑道:“不过,很可惜,这次的霸主——非我小单莫属!哈哈哈哈哈!你们就收拾行李,准备后四年再见吧!”

“这画风突然就中二了啊,果然不论是正常人还是正常NPC,只要跟疯不觉对过话之后都会画风突变……”鸿鹄扶额。

 

名为小单的厨师见封不觉久久不回应,于是转身回到自己的灶台前,准备专心烹制菜肴。

然而就在此时——

“咚——!”

一声巨响从他们的砧板上传来!全场皆惊,连站在城墙上的监考官都惊讶地望了过来。

封不觉狠狠地抄起一把菜刀,深深地剁进了砧板里,用力之大险些把砧板一劈两半。所有人都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只有鸿鹄不以为意。毕竟都是四十多级的玩家,只要愿意损失一点生存值,别说拿刀劈砧板了,玩胸口碎大石都不成问题。

但毕竟那些NPC是不明真相的,包括小单在内的所有人都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看着封不觉,满场鸦雀无声,谁也不知道这个砍烂了自己厨具的家伙想干什么。

离他最近的鸿鹄也不知道他在盘算些什么,但他尽可能地挪得离封不觉远了一点……

“嘿嘿嘿嘿……”封不觉突然笑了起来。

“我说你这是要疯啊……”鸿鹄惊道,然后他马上就改了口,“不,你这是终于发病了吧……”

封不觉不仅没有理他,而且越笑越大声、越瘆人、越不怀好意,到最后甚至有一种抽风的感觉:“哈哈哈哈哈哈……”

瞥见监考官似乎要过来检查选手精神状况,封不觉赶紧停止了这种即兴表演兼拖延战术:“你错了!冠军,当然属于我们——的人!”他把后两个字咬得很重很意味深长,再加上他那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癫狂笑容,在旁人眼中非常像是居心叵测的大反派。

鸿鹄用极其蛋疼的语气吐槽道:“喂喂,这么浮夸的演技,你这是要参演《小时代》第13季(从2020年起该片改编成了电视连续剧)的节奏啊……”

“什么!莫非你们,莫非我们这些人里……”小单大惊,像是想起了什么,“考官!厨师疯不觉竟敢在考试中拉帮结派,公然影响考试公平!请取消他们的资格!”

随着小单提出控告,其他三组厨师的神情也变化了:最左边的“魔女”芝琳嗅着手中调制的香料,诡秘一笑;她旁边的棕色长发青年冷冷地看了这边一眼,默不作声地转身上去挑选食材;最右边的光头汉子同样面无表情,但是看向他们和小单的眼神里却有着掩饰不住的鄙夷。

小单见没有人支持他的提议,更加焦急了,大声说道:“各位,千万别忘记一个月之前黑暗料理界那个宣言——”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

一把小小的飞刀正钉在他的砧板上,末梢还在微微颤动。

 

封不觉和鸿鹄顺着小单的目光向上看去。高高的城墙上,一身黑衣的女考官居高临下,用一种能把空气冻住的语气问道:“判林酒家的厨师小单,你是在怀疑我——监考官雷花——的水平吗?”

雷花的芊芊玉指就像带露的花枝那样柔嫩——谁都没料到那把飞刀会是她的手笔,如果不是她指间还夹着一把飞刀的话。

“草民……草民不敢……”小单双膝发软,差点要跪下了。

“很好,考试继续。”女考官斩钉截铁地说道。她的声音不大,但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再有这样胡闹、扰乱考场秩序的,永久取消考试资格。”

所有人都心头一凛,安静地各行其是。

鸿鹄的额头划过一滴冷汗:“这个女人,不可小觑啊……”

“是啊,这种软硬不吃又深藏不露、以调戏与调教他人为乐的御姐类型可是galgame最难攻略类型之一啊,但是有多少宅男心甘情愿地拜倒在那38D之下……”封不觉小声地赞同道。

“你丫又要开始躁动地联想了是吧。”鸿鹄斜睨他。

封不觉正色道:“我是说,这个考官一看就是BOSS级别,而且她身边还跟着一队卫兵,那些NPC的实力也不会太弱。在我们行囊都被封印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鸿鹄已经懒得吐槽封不觉了,他的眼神里写满了“精神病人变脸快,中二宅男费纸多”……

 

费了不少体力值,鸿鹄好不容易把菜刀从砧板里拔出来。他正要问封不觉准备做什么菜应付特级厨师考试,就看见对方施施然地从食材区的石阶上走了下来,手里还玩着杂耍:几个番茄在双手之间抛成了一条连贯又好看的弧线。

“‘面非面’,这个题目你打算怎么办?”鸿鹄问道。他们一进副本就被丢到这个“斗味场”里,任务只有一条“通过特级厨师考核”,所以鸿鹄自然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了解题上。

就在他正要建议他们剽窃小当家的灵感做一个鱼肉面的时候,封不觉不假思索地回道:“番茄牛腩荷包蛋,嗯,挂面。”

“挂面的原材料是面粉,不符合‘非面’的材料要求。”鸿鹄也不假思索地指出。

封不觉用一种“你才是入戏太深吧”的眼神望着鸿鹄。

鸿鹄愣了几秒后迅速反应过来:“不一定要通过考核,也能完成任务……”他马上又否定了自己:“不不不,是普通玩家根本不可能用常规手段通过考核。”

封不觉打了个响指:“完全正确,惊悚乐园里没有烹饪专精!就算玩家在现实里是个大厨——这种几率未免也太小了点,系统不可能产生一个大部分人不能通关的副本。而且,”他的眼神突然变得非常不爽,“就算我们知道小当家的鲶鱼面是正确答案,在没有外挂的情况下,我们也做不出来那种‘传说中的料理’。可恶,这种自家床上躺着一位暴露美女却是个魅魔的情况……”

“喂喂,你这个比喻哪里都不对吧……”

“好吧,总之,漫画主角的绝技不可能被轻易复制……不然猥琐大叔早就集体修炼色诱术突破女澡堂了,当然也说不定镜子会脱销……”封不觉虚起眼说道。

鸿鹄用强大的意志力克制了吐槽魂:“所以,常规的通关方式是一个骗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快速地说道:“如果看破了这一层骗局,接着还有第二层——既然不能正常通关,玩家自然会产生直接干掉BOSS的想法,反正只是一个普通副本而已。如果不注意刚刚那场互动的话,大概有不少人会自鸣得意地、冲动地硬闯……”

“而且,系统封锁了玩家的行囊。这应该不仅是一个限制,也是一个暗示——跟BOSS拼血瓶没戏。所以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顺着剧情的发展一定有别的突破口。”封不觉耸耸肩。他又挑了几个鸡蛋回来。

鸿鹄皱起眉:“不过技能没有被封印。看来系统还是留了一条硬拼的后路。”

“你看,这个游戏还是很体谅玩家智商的。”封不觉轻松地笑道。

“你这还真是心直口快啊,一点都没有当着不在场的所有第三人炫耀的意思啊。”鸿鹄翻了个白眼,顺手接过对方的番茄和鸡蛋。

封不觉去最底层的食材区挑面粉,声音远远地传过来:“跟聪明人交流又何必拐弯抹角呢,‘智将’?”

鸿鹄也耸耸肩,去水井边上洗番茄。

 

月近中宵。

斗味场内散发出的热腾腾香气驱散了寒意。监考官雷花站在城墙上,满意地看着场内的厨师各自在案台上忙碌。

除了一组厨师之外,他们正忙着吃。

酸酸甜甜的番茄浓汤在入口的一瞬间就让人身上寒气顿消;熬煮了许久的牛腩几乎是在舌尖上融化的;在牙齿咬下的一刹那,鲜美浓厚的肉汁充盈了口腔,让每个味蕾都明白了何谓幸福……

“咔——”封不觉吸溜了一口面条之后大吼了一声,就是那种在大暑天灌冰啤的爽快吼声。

鸿鹄则一边吸吮着溏心蛋黄,一边在心里暗想: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呢,跟一个最好老死不相往来的疯子凑到一起吃夜宵,还是那个家伙下的挂面……算了,大家都是一起吃过烤精灵肉的人,现在只是吃挂面而已,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鸿鹄摇摇头,决定把那些多余的念头都甩掉,先享用这顿免费的晚餐。毕竟,如果在游戏商城里想要购买到类似的美食虽然不难,但费用可不低。

嚼着面条,他非常不情愿地承认了“那个家伙做饭还有点水平”这个事实,虽然从一开始那个徒手拉面的技能就让他惊艳了一把……

然后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倒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碗摔破了,面条和汤汁洒了一地。

封不觉的反应很快,啪地放下碗筷,蹲下身问道:“你中毒了?还是感觉缺失?按理说,剧情也该进展到这里了……”他一边确认情况,一边把对方拉起来。

鸿鹄借力站了起来,确认了一下状态栏:“是中毒状态。生存值掉了5%,但没有继续下降的趋势。”

“中毒却不掉血……”封不觉沉吟道,“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个毒是延时发作的剧毒……”

“也有可能是这个中毒状态只会降低某种属性或者能力,但不掉生存值。”鸿鹄打断了他:“我得确认一下剧情。”

封不觉随手抓了一块岩盐给他。

鸿鹄毫不犹豫地把整块盐丢进嘴里,含了一会之后吐了出来,表情淡定如常:“果然是这样,我失去味觉了。”

“按剧情来走的话,我记得小当家中了针之后是阿飞来破的……”封不觉向他们左手边的案台望去,棕发青年正专注地摆弄着制面器,“应该这次的关键也是找他,可是这已经不是肆无忌惮闯入NPC家里问话外加搜刮宝箱的时代了……”

鸿鹄也陷入了沉思:“这取决于对方是不是普通的NPC。如果是普通型的直接走上去要解药就是了;如果不是的话,说不定会被对方认为是干扰他考试,拿到毒药也说不定……”他不动声色地擦掉了一滴冷汗。

“嗯……”封不觉沉吟了一会,像下定了决心一样开口:“雨龙,你赶紧拿把刀随便捅两下肾,然后我帮你制造音效,就可以把他吸引过来了……”

“捅你个头啊!你这是有独特的搭讪技巧是吧!”

“不然你想怎么样,夸张地尖叫一声然后晕倒在地,睁开一丝眼睛偷瞄对方会不会过来给你做人工呼吸吗?”封不觉语速很快地提出了另一个方案。

鸿鹄嘴角抽搐:“姑且不论你这种办法能不能奏效,首先你的性取向就很值得怀疑……”

封不觉冷哼道:“雨龙,你一个跟男主角从两看相厌到相识相知好基友最后千里追夫的人根本没有资格怀疑别人……”

鸿鹄虚起眼:“呵呵,小丑兄和蝙蝠侠之间的命中宿敌相爱相杀的传闻也是广为流传呢,我看恐怕不是空穴来风吧……”

 

就在两人自相残杀、同室操戈之时,一个身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们:“你,张开嘴巴。”

鸿鹄一愣,转过头去。

兰飞鸿正站在两人身后,蹙着眉,眼神冷冰冰的。他见鸿鹄没有动作,更不耐烦地重申了一遍:“张嘴。”

鸿鹄自然不敢违抗这个剧情NPC,乖乖张嘴。

就在此时,封不觉若无其事地接话道:“吃药。”眼神里满是“呵呵”二字。

鸿鹄碍于张着嘴不能吐槽,对他比了个中指。系统居然让他对同队玩家做出了这样的侮辱性手势,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明人心向背了……

兰飞鸿没有理会这两个时刻都要针锋相对的人。他先是往鸿鹄嘴里塞了一颗药丸,然后掏出一块磁石在鸿鹄耳后绕了两圈,吸出了一根针。

“现在感觉怎么样?”兰飞鸿拈着针淡淡道。

“呃,很好,多谢了。”鸿鹄看了一眼状态栏,发现中毒状态解除,丢失的生存值也恢复了。

兰飞鸿点点头,把针收到自己怀里,转身就走。走了几步,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你们两个注意点,这场考试……早已不是一场单纯的考试了。”

“是黑暗料理界的缘故吗?”封不觉问道。

兰飞鸿冷哼了一声:“黑暗料理界的人上个月发出挑战书,说要让特级厨师灭绝之类的……恐怕就是要从这次特级厨师考核开始下手了。”

“你是说,这场考试里混进了黑暗料理界的厨师?”鸿鹄试探道。

“我不知道!”兰飞鸿看了他一眼,“但是以他们不择手段的作风来看,就是杀光所有参加特考的人也不奇怪。”说完,他再也不理会两人,径直回到自己的料理台。

 

“看来这段剧情是自动触发、自动完成的,玩家除了中个毒之外,就跟看过场动画差不多。”鸿鹄评价道。

“不,如果我们没有用上那个叫小单的NPC给的关键词,恐怕这段剧情会在玩家解毒后就结束了,阿飞不会提示最后那句话。”封不觉接道。

“最后那句‘杀光所有人’可能代表着后面有即死情节。最坏的情况就是跟这群NPC一起去抵抗突然杀进来的BOSS,也有可能是逃出封闭的斗味场。”鸿鹄顺着他的思路分析道。

封不觉盯着打翻的面条,慢慢说道:“还有一种可能,”他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如果系统提示的情况不是针对玩家呢?这里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四位参加考试的选手,而且这还不算参加监考的考官和卫兵。”

鸿鹄思路转得也不比他慢:“你的意思是说,接下来有可能出现密室杀人那种发展?”他用食指扶了扶眼镜,“哼,这个特级厨师考试越来越有意思了啊。”语气颇为自信。

封不觉伸出食指和中指轻叩自己额头,念道:“本来只是想睡前随便打个普通副本放松神经,没想到又是吃夜宵又是杀人案的,真是让人不得安生啊,这个麻烦游戏……”

“我看你倒是很乐在其中嘛,疯兄。”鸿鹄的眼镜片闪过一道白光。

“彼此彼此啊,鸿鹄。”封不觉不着痕迹地舔了舔嘴唇。

 

 

TBC

本来想一发完结的,但是自从番外到货之后就卡文卡得厉害……大概是被鸿鹄帅到了的缘故吧,沉思。

总之先发上来了,目测完结大概会是猴年马月的事吧(……)

还是那句话,请各位不吝赐教! :)

评论(1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