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结局强迫症

纯脑洞,跟而今烟草凄迷姑娘聊天时想到的。

表面心宽内心腹黑作者攻X结局强迫症倒贴上门糊涂读者受


有结局强迫症的读者鬼魂因为执念一篇侦探悬疑文的结局而迟迟不能投胎,生性又善良羞涩,不好意思去打扰自己心尖儿上的作者大大,所以一直默默地STK着作者。作者则因为三次元太忙就撂下了坑,过了个四五年自己也忘了当初的大纲细节,再加上生活压力大,也就放下了当时精心设计的大长篇,转而写起了轻松自娱的小短篇。

读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是他实在太善良了,心疼刚参加工作老被欺负的作者大大,所以催更这事也一拖再拖,结果拖到自己都能化出实体了(短时间)都还没装神弄鬼催过更,反而稀里糊涂地开始了更高境界的STK:在不被作者发现的情况下替作者收拾房间做家务,以求他能闲下来填坑。可作者不是灵异体质,心也特宽(不然也不会老帮同事干活忙得四脚朝天),发现有异样也只当自己压力太大会梦游了……
于是作者就去找了当医生的老同学。老同学懂点灵异风水神神叨叨的事儿,自告奋勇去作者家里蹲点,正好逮住了帮作者叠被子的读者鬼魂,汤煲里还煲着玉米萝卜猪骨汤。老同学唏嘘地喝着汤,对着心惊胆战的读者表示你这也不容易,一天就能化形一小时,啊这汤挺好喝的,要不跟我回去当使令算了。

读者自然是敬谢不敏,说我还得等人填坑呢,等到填完了我自然规规矩矩去投胎。老同学觉得这鬼实在是糊涂得可笑,反正也没有恶意就没收拾他,回去跟作者旁敲侧击地说了一番这是他以前的造的孽。作者回家翻箱倒柜找了一番,连小学四年级写的情书(要送班花的时候跟隔壁班同学打起来了,没给出去)都找出来了,愣是没动过电脑……反正老同学说过善鬼不妨事(鬼差表示现代人的猝死率和自杀率太高,日理万机哪有空管一只安分的执念鬼),于是心宽的作者就继续写文去了,留下怨念的读者鬼魂咬手帕蹲在坑底里,每天用脑电波含蓄地催更。

这么一人一鬼相处倒也相安无事。作者知道了家里有只会做家务的善鬼,晚饭的时候也多摆一双碗筷在旁边,一个人说说话倒也不那么寂寞了。读者鬼也会回应他,回应的方式就是每天早上一阵冷嗖嗖的枕边风(鬼魂闹钟自动叫醒AI智能服务,用了都说好)、叠被子晒衣服、如果化身时间够就煲个汤啥的……但是每天这么忙碌下来,一个小时的化身时间哪够用——每当他想去打开电脑,把那篇执念的大坑打开的时候,形体就会消失。
有时候作者也会问读者,你到底在执念什么呀,我帮你做完了你就可以去投胎了。读者苦于有口不能言,因为他每次都傻傻地把幻身时间全浪费在做家务上了(至今作者都没能见到他真身)。作者没见回复,心特别宽地安慰读者别伤心,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在那之前就一人一鬼做个伴呗。读者气结,心想要不是担心你没空照顾自己,我每天那宝贵的一小时哪需要浪费在家务上呢!(幻身技能是开了就不能停止的)
就这么过了一两年,作者习惯了这种家里有鬼胜个宝的生活,有啥开心事跟读者分享一下(放两瓶啤酒,他会顺手帮读者喝掉),有啥糟心事也会找读者树洞,写了啥文也会给读者说。读者也开始习惯了照顾自己以前心尖儿上的大神的日子,从以前羞涩得不敢现身,到开始大胆地出现在作者眼前(第一次的时候作者特别淡定地说哦原来是个男鬼,然后翻身下床洗漱上班去也)。但是幻身时间还是每日苦逼一小时,所以读者还是没机会说出他的执念。不过这日子也挺好,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过呗,读者有时候会这么想。


最后还是老同学看不下去了,觉得虽然这鬼安分守己,但是终究人鬼殊途,还是早点处理了省得夜长梦多。于是老同学就给了作者一个幻身符,说这个符咒可以让鬼魂多现身一个小时,你再好好问问那个鬼吧。

作者连连称是地拿了回去,但是当晚出去应酬了,喝得烂醉爬回家里。读者看着瘫在门口的作者不知如何是好,正苦于没有形体的时候,灵符感应到鬼气就发挥了作用。于是读者顺利地又扛又抱把人拖去浴室又洗漱换衣服啥的,就这么照顾醉鬼耽误了一小时。等把人拖到床上安置好,形体也消失了。
当老同学得知这对日子过得稀里糊涂的狗男男这么糟蹋他的灵符时,差点气吐血,因为这符可是他特地跑回师父那里求来的。但是心宽的作者安慰他,表示已经搞清楚鬼的执念了,你就放心吧。老同学将信将疑,作者打包票说你放心,三个月后你再来我家看看好了。
出乎读者的意料,作者开始了速度神勇的填坑之旅,而且填的正是那篇已经弃了总共加起来有七八年的大坑。一开始读者心里那个乐开花啊就不提了,但是越到后面,越到快要结局的时候,读者越不舍得离开。但是作者还是心特别宽地跟对他说,哎呀还有大概几章就完事了,马上你就能从我这毕业啦。读者心情复杂,每天就在想看文与不想离开中挣扎,连猪骨汤都没以前做得好喝了。但作者还是笑嘻嘻的,啥也没察觉,自顾自地飞速码字填坑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读者看着心宽的作者,心里那个纠结啊,但最后还是啥也没说。

等到三个月过去,该写大结局的那一天,作者带了两瓶啤酒回家,想拉着读者喝一瓶。读者不想现身,干脆装作幻身时间用完了。作者就像以前那样自顾自地把两瓶啤酒都开了盖儿,然后叫读者的网名,说今天就要告别了,不喝一杯吗?
读者很惊讶,现了身。作者说,其实我早就知道是你,所以故意一直不填那个坑(他顺便吐槽了一下老同学故弄玄虚的孽缘那一套)。读者开口就问你怎么知道是我。作者说,七八年前我才是个透明,那个坑都没人看,只有一个傻瓜每章都留评打分,为了不让我发现还换了马甲留评刷分,只是每个ID的语气都太像了,一眼就能看出是马甲——当然知道那个因为没看结局不肯投胎的傻瓜是谁了。
读者语塞,STK被当事人抓包都是这么语塞。作者倒是笑了,说那篇文一直没什么人看,只有你在追,所以慢慢地我就只为你写了,你没发现只要你一回复就立马会有更新吗。
作者说,我再等你一次回复,要是想跟我在一起,我就不更新了;要是你想投胎,我跟你喝完这杯就更结局。
读者心中那种本想表白却被人抢先一步的惊喜感和郁闷感交加,最后还是爱情战胜了结局强迫症,HE

 

如果你坚持着拖到了这里,那么我想告诉你……这个故事其实是想说:爱一个作者,就要爱他/她的坑。

是的,战胜结局强迫症的只能是真爱呀亲。(严肃脸)

——谁信啊!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这个受是经济类专业出身,做了一下成本收益分析,然后发现投胎=只能看一个结局,不投胎=能看很多很多结局。所以他毅然放弃“一生一世一个坑”的原则,过上了圈养大神、每日(重读)一小时的小康生活。

——谁特么信啊!

Whatever, just for fun...

评论(4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