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4(三天两觉X鸿鹄/惊悚乐园)

注意事项:

1,CP为三天两觉X鸿鹄,CP感一如既往地可有可无若有若无;

2,在JFF设定下,但内容不涉及JFF。

不速之客3

 

电脑文档上的光标在字里行间忙碌穿梭,像在枝叶里跳跃的阳光一样,慢慢织起一个秋天。

“果然还是机械式键盘的手感最好。虽然噪音是大了点,但是那种敲击快感真是仿佛君临二次元啊……”三天两觉念叨着,右手拇指重重地敲下空格键,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是啊,这么噼里啪啦的音效,简直让人错觉自己成为钢琴大师了呢。”坐在沙发上的鸿鹄吐槽道,他正在翻看堆在茶几上的杂志。

“你好像对我很不满啊雨龙,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吐槽,是真把自己当吐槽役了吗?”三天两觉不爽地说道,手上动作不停。

“哦……”鸿鹄故作恍然大悟状,语气十分嘲讽,“原来你对配角的定位不是吐槽役吗?”

三天两觉码字的手停了,他半晌憋出来一句话:“算你狠……”

“不过这一点确实需要注意。”鸿鹄不以为意地扶了扶眼镜:“你不觉得,只用一两句口头禅和外表特征给角色贴标签,会让角色形象非常单薄吗?”

“懂了,”三天一锤掌心,“你这次跑过来是对‘雨龙’这个绰号有所不满是吧……你放心,我早就想到了万全对策……”他的语气十分得意。

“你的万全对策就是赶紧借鉴新角色、捏个新属性是吧……”鸿鹄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

“嗯……不要大意地上吧,青学的支柱唷……”

“这种幼稚无聊的激将法早就过时了……”鸿鹄冷静地回道,但是额头隐隐跃动的青筋暴露了他的内心。

“哼,别得意得太早,信不信我下一章就让你画风突变然后便当——就说你被卸了妆的女友逼婚然后心理压力太大怒上天台一跃而下……”

“你倒是尊重一下读者的智商……”

“切……知道自己戏份重要所以肆无忌惮吗,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三天虚起眼,“把那个一起打过牌的语重计长拉出来,贴个肉球控或者呆毛的标签再刷个时髦值也可以的吧,反正配角之间也差不多……”

“喂!你才是肆无忌惮的那个吧!”

三天双手一摊:“你说群像变成了群槽这个事嘛,虽然说是削弱了角色特性,但是对于网络小说市场来说,那种轻松愉快的气氛好像挺受欢迎的。而且回合制限制了我对他们的挖掘……所以干脆就继续好了。”

“我怎么觉得你全职写作之后反而不如以前认真了。”鸿鹄叹气。

三天两觉笑笑,没有回答。鸿鹄报之以不置可否的一个耸肩。

“哎,反正已经被你打断思路了,不如先玩会游戏找找灵感……”三天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喂喂,不要把拖延症的理由推到别人身上啊……”嘴上虽然这么说着,鸿鹄也起身,搬了张椅子来到电脑桌旁。

 

“其实我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人看游戏实况——想玩就自己玩呗,看别人打游戏根本不过瘾啊。不过后来我发现,游戏实况的看点其实不在游戏。”三天两觉点开了录制软件,调整了几个设置,继续说道:“对,他们想看的不是游戏,是游戏实况制作者……想看别人如何吐槽自己玩过的游戏,如何跟自己一样被恐怖元素吓一跳,如何跟自己一样手残……人啊,就是这么一种喜欢寻找认同感的生物。”

鸿鹄十分无语:“别人只是无聊看个视频都要无缘无故躺你一枪……”

“总之呢,录实况的话,走不了剽悍技术流就走手残卖萌流,总之要发挥特长才能引起关注……”三天两觉自顾自地说着,确认了软件设置,点开了游戏。然后他十分得瑟地补充了一句:“不过对于我这种自带粉丝的人来说,以上都不重要。”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一发视频就会有无数条充满热情的催更是吧?”鸿鹄虚起眼。

“雨龙,你这是赤果果的羡慕……”

“还露出抖M一样享受的表情来了!注意节操好吗!”

“啊哈,节操那种东西……”三天耸耸肩,打开歌曲播放列表,挑了几首BGM:“说起来啊,‘游戏实况PO主为了涨粉而卖萌’这个事情就像广告商拿‘美女作家’来打腰封广告一样令人费解。如果要突出性别差异对文学理解的影响,写‘女性作家’不就完事了?但是非要来个‘美女’,搞得好像不是卖书是卖肉一样。而且还有些打着‘天才美少女’的口号,居心叵测,实在是居心叵测。”

“喂喂,越说越危险了啊……”

“姑且不论这种广告是否有性别歧视的嫌疑,重点其实在于货不对版呢,我越来越怀疑那些广告商的审美观是不是跟普通人之间有某种不可逾越的鸿沟……”

鸿鹄精准地抓住了问题所在:“等等,说了那么多,你又不买人家的书……”他虚起眼继续说道,“不是消费者还操着当上帝的心,管得真宽啊……”

“被发现了吗,”三天两觉“切”了一声,扭过头去,“我只是在未雨绸缪罢了,这样万一哪天编辑说要把我包装成‘帅哥作家’我也不会太过惊讶……”

“我说,你好歹要点脸吧……”鸿鹄嘴角抽搐。

“不过我还是觉得‘青年才俊’这种词好,含蓄简练又生动形象……”

“接下来你要探讨‘如何被记者拍到帅气地扶老奶奶过马路的一面’吗,给我适可而止啊!”

“那倒不用担心,”三天笑道,“我一个深居简出的写手………”

鸿鹄冷哼道:“是啊,你先练好签名再考虑其他的吧……”

“签名这种东西……”三天两觉突然低头,右手五指握拳抵住额头。

“这个姿势,你是终于想忏悔那些番外上的小学生字体了吗?”

“啊,反正看书都是看印刷体的内容,又何必在意签名这种小事呢……”

“一点忏悔之情都没有啊!”鸿鹄随即扶额道,“为什么我对这种无耻的回复越来越不感到奇怪了……”

“而且,如果我说我要练字,读者肯定会说‘有那个美国时间练字不如码多几个字啊混蛋’、‘这是断更的新姿势吗喂’之类的,所以还是算了……”

“你真是越来越会找借口了……这就跟‘因为本来昨天发的那章不小心过了零点,所以就当今天已经更新过了’一样没品吧……”

“切!反正我就是签得这么烂,不喜欢就别买啊!”三天两觉恼羞成怒。

“还有恃无恐破罐破摔了啊!”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看三天(自得其乐地)打游戏,是一件锻炼同情心的事情。反正看了一会之后,鸿鹄十分无语地开口了:“我说,你有必要录实况来说明‘大家好我是乌鸦嘴兼手残’这件事吗?”
三天两觉头也不抬,眼睛专注地盯着屏幕:“切,你根本就不理解‘I wanna’这个游戏对shift键灵敏度的变态要求,按键的力度稍微大一点都会影响跳跃的高低、落点的远近……啊——”随着他一声惨叫,屏幕上的小人第五十七次撞到了尖刺。“难道这里就要祭出BGM大法了吗,不能够啊,这才第二还是第三张图……”他抱头碎碎念道。

“说起来,BGM大法是什么?”鸿鹄疑惑地问道。

“就是录制游戏实况的时候,为了增加观赏性都会用到一些背景音乐。老是游戏音乐会让观众觉得枯燥的嘛……”

“但是你从开始就没放过音乐吧?”

“因为还没到增加观赏性的时候。”三天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手指小心翼翼地按着键:“嗯……很好,很顺利,躲开了下面这根刺……看来这张图可以过了,刚才还以为要用BGM了呢……”

话音刚落,小人第五十八次被尖刺追尾,卒。

“这个秒收Flag的速度简直是旗神啊,手残卖萌流什么的,还真是身体力行……”鸿鹄吐槽道。

三天两觉对吐槽充耳不闻:“好吧,那就只能用BGM大法了……”然后他放起了BGM,继续进行不断死亡的挑战。

鸿鹄越看越疑惑,在半个小时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BGM大法看起来没有任何意义啊?”

“当然有意义……”三天两觉第九十一次回到了复活点,“嗯,意义在于让我纠结的时候心情能愉快一点。”

“那跟观赏性有什么关系?”

“哦你说那个啊……”三天两觉虚起眼,“在后期剪辑的时候呢,我会把这一段纠结的过程快进,剪成一首BGM的时间……这样的话,观众就不会觉得太坑爹……”

鸿鹄也虚起了眼:“这就是你增加观赏性的方式啊,真是独具匠心……”

 

终于在小人死亡次数破百的时候,三天顺利地过了这张纠结了几十条命的地图。“其实这个游戏呢,还是蛮简单的。”他颇为自得地评价道。
“其实我觉得呢,你玩游戏的时候还是别说话了,就当是给自己攒人品……”在对方纠结的时间里,鸿鹄已经去煮了两杯咖啡。“喂,说起来已经拖了半天了吧,今天这章更新还没写完吧。”鸿鹄戳了戳电脑任务栏里一直被无视的Word文档。
“这么明显都没看见吗,我可是正在认真努力地取材中啊!”三天两觉拍开他的手。
“我还以为你已经决定了下一个副本就写言灵呢。”鸿鹄鄙视道。
三天两觉瞪着死鱼眼回看:“那种东西要是真的写了……岂不是不打自招?”

“你这话说得真是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鸿鹄蛋疼地扶了扶眼镜。

 

哪怕有BGM大法和一个下午的努力,三天最终还是没能推倒BOSS,反而被美少女BOSS的照片折磨得身心俱疲。

“动作类游戏不太适合我……”三天两觉丢开了鼠标,瘫倒在椅背上。

“你接着想说你的前途是恐怖游戏是吧。”

“PSP还有两天到货,零红蝶什么的,我都迫不及待了呢……”

“这种即将断更的预感很强烈啊……”鸿鹄斜眼看他。

“说起来啊,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厉害,”三天两觉靠着椅背,看向窗外,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当然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很傻。”

鸿鹄没有说话,他的镜片上映着暖阳。

“我跟你说过的吧,要平衡市场和自我。当时我是真觉得自己可以做到,”三天两觉抬手搭在额头上,“但是单章求票啊注水充字啊……有些事情真是越做越熟练了。”

鸿鹄仍旧保持沉默,他的身体开始在夕阳里融解。

“哎,没有什么比跟梦想渐行渐远更可怕,也没有什么比怀疑自己离梦想越来越远更折磨。”三天两觉始终没有转过头去看鸿鹄。

坐在身旁的鸿鹄终于开口,语气平静:“我不知道你在困扰什么。”身体已经接近透明,他又重复了一遍:“我没看出来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是吗……”三天两觉短促地笑了一下,“那就一起走下去吧,惊悚乐园这段路。”

“当然。”微凉的晚风吹散了鸿鹄的身形,只留下一句几不可闻的“谢谢”。

“谢什么啊,真不是在讽刺我这种糟糕的造物主吗……”三天两觉笑了笑,“谢啦。”

 

 

END

 

后记:

摸鱼看了三天的几段游戏实况,忍不住继续了这个奇葩的系列。我承认是饿太久了_(:з」∠)_

具体的I wanna死亡次数和进度我已经忘记了,这是两个I wanna实况混在一起的产物,考据不充分请见谅OTL

相逢即是有缘,各位能宽容地食用这种奇葩CP而不是上来把我掐死也是我的幸运。只想说一件事:这个脑洞跟真人毫无关系,文中观点不代表当事人观点,总之求不举报到三天本人面前……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