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of Flag(惊悚乐园/粮食向)

注意事项:

1,无CP,出场的角色为《惊悚乐园》的封不觉、鸿鹄、迹部少爷。

2,放松神经的产物,欢迎捉虫。

修改后版本,希望可以有时间续下去……

 

“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大麻烦。”封不觉悠悠地说道,他的语气一点也不像“面临着一个大麻烦”。

“确切地说,是一颗定时炸弹……”鸿鹄表示同意,并且追加了细节,“离倒计时结束还有十九分钟零三十秒。”额头上有一滴冷汗划过,但他还是竭力保持镇定。

迹部少爷快要被这两个智谋型玩家逼疯了。“喂你们怎么都这么淡定啊!这可是一颗炸弹好吗!”他非常激动地比划着,“还是随时要爆炸的好吗!”

“冰帝牛郎团团长,你就算现在围着这颗炸弹跳钢管舞企图色诱或和亲也是没有用的,”封不觉的眼神非常鄙视,“说不定它还会因为你的非礼愤而爆炸以保清白……”

“这是哪门子的比喻啊!死到临头还要扯淡是吧!”

鸿鹄不动声色地擦掉了鬓角的冷汗:“嗯……姑且不论那个比喻,我同意疯兄的看法,这个时候只能再想想副本里有没有什么提示……”手指轻点太阳穴,他皱紧了眉头。

“根据我的判断,这个副本到现在也就进行了不到五分钟。”封不觉一脸严肃地说道。

“但是我们的探索可以说是毫无进展,因为从一开始我们三个人就都被关在了这个屋子里,而团队里的另外两个人大概是被关在别的地方了。”鸿鹄补充道。

封不觉扭过头去教训迹部少爷:“所以叫你别手欠吧,碰什么书柜,那是你罪恶的右手能染指的吗?”

迹部少爷非常不爽:“说得好像你就不会碰一样,探索柜子是游戏常识吧!”

“好了好了,现在争这个毫无意义……确实,就算迹部少爷不去摸书柜,我们迟早也会碰到它的,”鸿鹄打圆场道,“但是这个副本从一开始就把玩家关在一间密室里,密室里只有一个书柜,而且一碰书柜它就会变成一颗定时炸弹……系统这是什么意思?”

“主线任务的话,从一开始就是‘破解定时炸弹’,没有变过。”封不觉强调。

“这是叫我们拆弹?”迹部少爷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是那种剪错线会爆的经典款吗?”

“你想死可别拉上我,不然我就先把你给弄死……”封不觉虚起眼。

“不太可能,”鸿鹄解释道,“如果是要我们拆弹的话,系统一定会给我们工具或者至少告诉我们拆弹的办法,可是这间屋子里什么也没有。”

封不觉接话道:“包裹里只有药品都可以使用,这说明玩家确实是可以暴力破解的,但是代价可能会很高,说不定会当场引爆炸弹团灭……”

迹部少爷听懂了:“所以你们的意思就是说,暴力破解不合适是吧?”他眼神变得非常恐惧:“先说明啊,虽然是游戏,我也不想体验被炸成碎片的滋味,到时候我就强退……”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不是不可以强行拆弹,但是不到最后一分钟,我绝对不会赞同使用武力。”鸿鹄表示同意。

“总之还是先想想别的办法……”封不觉支起了手肘,指尖轻点眉心。

“你们想快一点啊!倒计时还有十四分钟了!”迹部少爷明显已经放弃了思考。

 

封不觉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念道:“没有道具的话……那线索只可能在开场CG里了。那可不太好办啊……”

“这么说来……等等,我确认一下,”鸿鹄的神色一肃,“我们三个人都是一样的CG吗?我的开场除了那句惯例的‘欢迎来到惊悚乐园’之外,唯一值得注意的内容就是一个英文字母,‘O’。”

“我的也跟炸弹没有半点关系……”迹部少爷的思路已经被炸弹搅成一团浆糊了,“是字母‘G’。”

“玄机在这里是吗……我的是‘D’,”封不觉继续说道,“姑且先假定是英文字母,如果组成单词的话……”

“‘DOG’?”三个人面面相觑。

“呃……根据现有的情报,我看不出这跟炸弹有什么关系……”尽管槽多无口,但鸿鹄还是谨慎地推理了一下。

“系统是在提示我们下一关会遇到狗吗?可是先得过了这一关啊。”封不觉仔细观察了一遍炸弹表面:“上面也没有刻着Doge脸什么的……”

“要是刻着的话,这就是个搞笑游戏了吧,系统应该不会那么恶趣味的。”鸿鹄随口接道。

“这倒未必,”封不觉显然想起了他认识的非人类中的某一位,“嗯……还是先解决这个问题吧。”

迹部少爷的表情跟恐怖片里那些被逼到穷途末路的炮灰们如出一辙:“还有七分钟……”

鸿鹄也开始紧张起来:“这个思路说不通啊,但是只有这个线索……”他扶了扶眼镜,企图镇定下来但是显然失败了:“可恶……我也不想体验被炸飞的感受……”

“这种时候要冷静,要冷静,一定会有办法的……”封不觉自顾自地念叨着,“等等,这个单词倒过来的话,就是‘GOD’了……难道是要我们现在立刻跪下喊上帝吗?”不不不,按某人的身份要喊也是喊撒旦才对……封不觉马上在心底否决了这个想法。

“虽然说精神病人思路广,但是你的思维未免也太跳跃了……”鸿鹄忍不住吐槽道。

迹部少爷完全不抱希望地吐槽道:“这是系统想告诉我们,不要担心,到最后一刻会有上帝来救我们?”

“你这更不靠谱啊!”鸿鹄马上反驳了他,“而且如果真是这种上帝外挂路线的话,为什么不是在玩家破解谜题之后就马上显灵呢?”

“所以这个应该不是外力……而且是马上就要用到的,能阻止爆炸发生的东西……”封不觉苦苦思索着,“玩家可以独立使用的,跟‘GOD’有关的……”

 

定时炸弹上的计时数字跳得让人心慌意乱。迹部少爷突然开口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数字越走越快了……”他话音刚落,电子钟上的“04:00”瞬间变成了“03:45”,然后继续“03:30”、“03:15”……

鸿鹄惊道:“这也走得太快了点吧!”

迹部少爷也对这个变化始料未及,完全慌了手脚:“喂,我说,这该怎么办啊!”

封不觉冷冷地吐了个槽:“这就是传说中飞一般的感觉吗……”突然他眼神一凛:“等等,这会不会也是规则的一部分?”

鸿鹄尽力冷静地推理着:“你指的是乌鸦嘴?这种人品问题好像跟谜题没有关系吧……不过这种时候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也这么觉得,反正左右都是个死,大不了强退……”封不觉扭头对迹部少爷说道,“你再对它随便说一句暂停什么的看看。”

迹部少爷闻言,大惊失色:“两位大哥,我刚刚真的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我不能保证任何不好的后果啊!”

“也没啥好保证的,大不了大家一起死呗。”封不觉淡定地说道。

“可我不想死啊!”

鸿鹄打断了他们的推诿:“时间不多,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快点试试吧。”一滴汗水已经顺着他的鬓角流了下来。他快速补充道:“如果此路不通,我们也有时间强退……”

迹部一听,再一看时间只剩下一分钟,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嗯……呃,你们看,这个时间怎么停了啊……”他的声音有点颤抖。

“这语气也太没把握了啊……”封不觉的批评刚出口,定时炸弹上的数字就猛地定格在了“00:30”。

鸿鹄的眼镜都快掉下来了:“这也行?”

“这种谜题……大概是给那种出门就会踩到狗屎的家伙设置的吧……”封不觉的嘴巴也张大了。

“你们这是赤果果的嫉妒!”迹部少爷得意洋洋,完全看不出之前那副人生灰暗无光的绝望模样。

“唔,我想这个跟‘GOD’的谜题之间,可能是‘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那种关系吧……”鸿鹄推测道。

“很有可能,而且看起来这个规则不会因为玩家的语气和信心强弱而失效。但是不知道下一关会不会改变规则就是了。”封不觉同意道。

迹部少爷也反应过来了:“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接下来……”封不觉看了一眼任务列表,“‘破解炸弹’任务还没有完成,大概是要真的破解吧。”

鸿鹄耸耸肩道:“现在知道规则就好办了。”然后他用语言拆了炸弹:“任务刷新了,‘跟其余的同伴会合……’”他突然顿住了声音,伸手从炸弹零件里拿出了什么东西。

鸿鹄对着同伴们摊手,一面纸制的小红旗静静躺在他的掌心里。

“物品描述?”封不觉问道。

“剧情物品,‘一面做工粗糙的小红旗,但有着不容忽视的力量’,没了。”鸿鹄念道。

两个心思缜密的智谋型玩家又是对着光照,又是翻来覆去地看(封不觉还拿起来挥了两下),折腾了半天,最终只能承认这确实是一面普通的小旗。迹部少爷则不想掺和进两个高人的对话里去,主动开始探索房间的其他地方。

“可能得遇到什么剧情才能明白它的作用。”鸿鹄说道。

迹部少爷的声音适时地响起了:“之前被反锁的门已经解锁了,我们先出去再研究?”

“这个门倒是没有变化成别的东西。说起来,这么轻易就能出去的话,会不会有开门杀之类的……”封不觉走过去,谨慎地拧动了门把手。

鸿鹄接道:“应该不会吧,不然这个剧本还没开始就要结束这是闹哪样——”他突然伸手拽住封不觉,神情变得很紧张:“等等!你别动!”

 

“啊?”刚要推门的封不觉摸不着头脑,回头看他。

在他身后的迹部少爷目瞪口呆:“呃……旗子竖起来了……”

“什么……”封不觉的目光落到了鸿鹄手里的那面小纸旗上,“我只是随便说一句就立Flag了啊!”

鸿鹄沉思道:“嗯……这就是所谓的立竿见影吗……”

迹部少爷附和道:“还真是效果拔群啊……”

“你们两个这会倒是很淡定嘛……有没有考虑过死亡边缘的同伴的心情啊喂!”

“与其叫我们考虑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鸿鹄虚起了眼,“你不如先在收Flag领便当之前反思一下你平时的言行举止……”

迹部少爷也跟着虚起眼来:“之前是谁吐槽我来着……对了,说不定绕着旗子跳一圈钢管舞可破呢……”

“通过把旗子掰弯的方法吗,真不愧是来自牛郎团老大的专业意见呢……”封不觉犀利地反吐槽了一句。

“那个梗你要玩到什么时候啊!明明知道冰帝和牛郎没有关系的吧!”

“少罗嗦,本大爷现在可没时间跟你计较这种一点也不华丽的事情……”

“还若无其事地把别人的人设拿来用了啊!”

鸿鹄无奈地制止了他们的吐槽:“好了好了,先解决疯兄的问题吧,按照一般剧情的发展,疯兄这个Flag如果不解决的话很可能真会有开门杀……”他扶了扶眼镜,继续说道:“为了应对接下来的关卡,我建议先拔了疯兄的死亡Flag,不然这个团队副本的难度大概会高于迹部少爷和我的水平。”

“若无其事地说出了‘这个人要是死了就没利用价值了’这种话啊,‘智将’……”封不觉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毕竟副本的难度肯定是按我们三个人的综合实力生成的,如果在剧情才开始的时候就减员,肯定会大大不利于通关,”鸿鹄冷哼了一声,“没有夸奖你实力的意思,请不要误会。”

“切,居然被抢先了……”封不觉一脸扫兴。

迹部少爷不是很能跟上那种“我的脑子一秒钟能转十个弯”的聊天思路,只能不明觉厉地把话题给扯回来:“那现在怎么办?再用语言试试?”

闻言,封不觉非常淡定地说道:“你们看,旗子倒了。”尽管他的语气淡定到仿佛在陈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但是那面小红旗还是坚强地屹立着,不为言语所动。

“这是突然换规则了吗?”鸿鹄皱起了眉。

封不觉沉吟道:“任务已经变更了,所以我们可以把这个谜题视为第二关,那么线索就在这个旗子里了。”

迹部少爷回去搜索了一下炸弹的零件,宣布道:“没有物品了,只有那面旗子。”

“那面旗子代表着立Flag……”封不觉的大脑快速地运转着,“立了Flag就得收是吧,不能收就得拔了……”

“你再说点什么试试看?”鸿鹄提议,“关于安全之类的。”

“那就……这个剧本很安全?我感觉很安全?一定没有开门杀?不要想太多了?有你们在我就放心了?”封不觉的语速很快。

“我感觉你越抹越黑了……”迹部少爷评价道。

“是啊,好像玩俄罗斯转盘的时候一口气往自己脑门儿上连开五枪……”鸿鹄随口吐槽,然后惊讶道,“你们看,旗子。”

封不觉一脸看到丧钟的表情:小红旗的旗面正在欢快地摆动。

 

“果然是越抹越黑了啊哈哈哈你也有今天!”迹部少爷第一个大笑出声。

“闭嘴!没听说过失败是成功之母吗!”

“噗哈哈哈……咳咳,”鸿鹄用咳嗽掩饰了一下,“咳,我们得想想办法,不然这样下去恐怕疯兄是必死无疑了……”

“那种幸灾乐祸的语气暴露了你啊雨龙,是想借机上位当男一吗?”

“我可没有兴趣抢一个乌鸦嘴脸T的位置。”鸿鹄斜睨他。

“切,区区一个吐槽役角色居然这么嚣张……”封不觉不爽道。

“总之还是先想办法解决现在的难题吧,身上插满了Flag还要吐槽也真是称得上身残志坚了呢……”

迹部少爷突发奇想,打断了两人的内讧:“能不能让别人开门出去?说不定门外有什么提示可以拔了Flag……”

封不觉沉吟道:“恐怕不行,我刚刚说的话语里没有特指对象,所以不能确定这个Flag是针对我的,还是针对全队的。”

“还真是害人不浅啊……”迹部少爷虚起眼。

“也就是说,哪怕现在逼你去触发开门杀,也不一定能拔了这个Flag,”鸿鹄蹙着眉道,“有可能你没死,但是开门杀应验在我们其他人身上。”

“居然还真的在盘算队友的死亡价值啊,你这种思路太危险了吧!”

“比起身残志坚地吐槽,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对付死亡Flag吧,你这句开门杀在任何游戏里都是大忌呢。”鸿鹄扶了扶眼镜。

身为一个ACG文化中毒患者,迹部少爷非常有经验地说道:“要逆死亡Flag的话,其实可以另插别的Flag,比如在‘等战争结束了我就回老家结婚’后面接一句‘不过那时候都找不到妹子了吧’,往往就能破前一句的Flag。”

“立爱情Flag吗,果然是牛郎团的老大出身……”封不觉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低头看地板,“不过比起跟你们搅基,我宁可去迎接悲惨的命运……”

“你理解到哪里去了啊!谁要跟你搅基啊!”

“啊啊,我懂的我懂的,你就不必解释和掩饰了……”

“别浪费时间吐槽了,”鸿鹄正色道,“我刚刚想到,Flag这种东西,或许并不是决定命运的必然事件,而是暗示命运的标志事件……”

封不觉点头道:“Flag其实就是作者在给人气角色发便当之前,为了防止被愤怒的读者寄刀片送快递套麻袋而打的预防针嘛。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问题就很好解决了。”

“你们在说什么?”迹部少爷听得有点蒙。

“其实疯兄跟你说的是一个意思,”鸿鹄跟迹部少爷解释道,“你说的‘另立Flag’就是作者给角色埋下的其他支线标志。这种手法在连载作品中很常见,因为角色的命运往往是不到大结局不能确定的……”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作者笔下的角色人生不属于作者,而属于消费的读者呢……”封不觉感同身受般地唏嘘道。

“就是说,除非已经确定非死不可的角色,作者通常会为了给自己留后路而留下一个其他标志是吧……”迹部少爷算是明白过来了,“那这样的话,应对开门杀的死亡Flag,只要再立一个生存Flag就行了。”

“存活Flag嘛……”封不觉用食指点着太阳穴,笑道,“台词太多了,不知道挑哪个好啊。”

鸿鹄虚起眼道:“我看你就不必挑了,随便来一句‘与其思考如何猥琐地死去,不如猥琐地活到最后’就齐活儿了。”

“喂!无论死去还是活着都是猥琐的啊!”

“哦?我还以为是‘在达成男人的梦想之前,我绝不能死’之类的。”迹部少爷说道。

“听起来倒是不错嘛……不过你那颗宅男之心的男人梦想是指什么啊,3P吗?那还真是可以达成永生了啊!”

“吐槽什么的适可而止啊,别再浪费时间了。”鸿鹄眼看着话题要往下限的深渊滑去,及时出声阻止。

“哼……”封不觉闭上眼想了想,最终一敲掌心,“那就这句话吧。”只见他再次走上前,握着门把手,慷慨激昂地说道:“我可是要肩负起完本的黎明的男人,怎么能在这里就倒下!”

“这话还真是嘲讽啊,主角了不起是吧……”迹部少爷不爽道。

“连拔个Flag都不肯安生。”鸿鹄啧了一声。

伴随着“啪”的一声轻响,旗子倒了。

“走吧。”也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口,三个人一起走向了门外未知的世界。

 

 

END

后记:

谨以此向手残志坚的、录制“I wanna”游戏实况系列的、秒立秒收Flag的旗神三天两觉致敬。

灵感源于看见一句话“我们现在有一个炸弹”,被莫名其妙地戳中了笑点。

欢迎捉虫和讨论:)

评论(2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