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实度90%(星际穿越)

注意事项:

1,清水无CP向;含BGCP,爱德蒙斯X布兰德;源于电影《星际穿越》。

2,许多私设,包括但不限于“布兰德设计了AI的个性化系统”。

3,未完结,短打段子。

 

1

“这是最后一道测试程序,测评你们的语言和情感交流能力,”一位身着工作服的女性科学家说道。她用笔尖轻轻敲打着文件夹,声音轻快:“当然,我指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交流能力,只是想知道你们的语音识别和分析系统是不是还需要做些调整。”

两个电子合成音同时响起。

“收到,现在可以开始测试。”

“布兰德女士,随时为您调整到我的最佳状态!”

布兰德莞尔一笑:“嗯……我想我能猜到分析报告的内容了。”她向身后两个工作人员点头示意,接着步履轻快地走出了实验室。在关上门之前,布兰德像是想起了什么,向屋内探头说道:“塔斯,就算你这么说——幽默度还是百分之六十,不能再高了。”然后她不顾身后传来的抗议(“为什么您给了我像人类一样交流的欲望,可又使我沉默”),微笑着带上门。

 

2

塔斯和凯斯是艾米莉亚·布兰德加入NASA之后设计的新一代人工智能机器人。虽然是新一代机器人,但是她并没有对它们的功能和外形进行重大改动,因为那些机器人已经符合她的要求了:极致的简约和强大的功能。但是这还不够——她在一群面临失业压力的语言系统研究员的支持下提出——它们的交流能力太差,不能满足宇航员的精神需求,比如应对孤独感等。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居然能心平气和地坐在定时炸弹上谈人权问题。”罗米利随口说道,他正在思考要不要往早餐咖啡里加一颗奢侈的方糖。

“这不是开玩笑,罗米利,”布兰德扫了他一眼,“虽然这些机器人完全能听懂人类的指示,也能跟人类进行基本的交流,但是我们一直过于强调物质层面的功能,而忽略了精神上的功能。”

“那就添一个分区存一些经典影片和有声读物,绝对是最节省成本的方案,”罗米利最后还是没有放糖,“顺便一提,‘经典影片’没有歧义。”

布兰德挑眉:“考虑到漫长得绝望的旅程对宇航员的心理影响,这个改变是有意义的。他们如果无法克服这种心理不适会无法进行任务。我这里有从NASA成立起就开始记录的宇航员心理素质培训数据,你想看看吗?”

罗米利耸耸肩道:“反正这项计划已经被批准了……”他一口饮尽黑咖啡,皱了皱眉,“总之,祝你早日成功。”

“谢谢,”布兰德放柔了声音,“我打算给它们分别设计两种模拟人格,这样机器人之间也可以进行交互。听起来很麻烦,不过这花不了太多时间,毕竟具体设计思路就写在我高中的笔记本上呢。”

“您一定会是最早落实机器人人权的进步人类,布兰德博士。”

“你会喜欢它们的,”布兰德笑了笑,装作没听懂对方的反讽,“在其中一个机器人的初始语言库上,我参考了一下你讲过的冷笑话。”

“我很荣幸。在太空里有一个会讲冷笑话的机器人作伴一定不会觉得更冷了。”罗米利咕哝道。

 

3

当布兰德再回到实验室的时候,发现助手已经把最新的实验报告放在了桌上。她坐下来,就着吐司片看分析报告。“……完全符合预定设计目标。模拟人格运行情况良好,没有妨碍工作的情况发生……建议:塔斯的幽默度可以再降低百分之二十。”布兰德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笑着念道。

“博士,我可不认为那是一个值得采纳的提议。”塔斯出现在她身后,大声抗议道:“他们明显被巨大的工作压力透支了幽默感。”

“可能百分之六十的幽默度是有点高。”布兰德若有所思地看着它。

“实际上,工作状态下的我非常严肃,并且已经做好了为愚蠢的工作伙伴而牺牲的充分准备。”

“这句话也是幽默感的表现吗?”

“当然不是!”

塔斯的信号灯亮了起来。

“好吧,”布兰德笑了。然后她意识到了什么,敛起笑容:“等等,你刚刚说的是‘愚蠢的工作伙伴’?”

“我的信任值是百分之七十五,这是社交严谨性的范畴。”塔斯答道。

布兰德揉了揉太阳穴:“这个表现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您需要改变设置吗?”塔斯的屏幕上闪出了一连串绿色字符。

布兰德想了想,最后说道:“不,保持默认设置。”

“确认设置。您为什么给我设置了百分之七十五的信任度,给凯斯设置的却是百分之九十五?”

“因为我还给你设置了百分之九十的诚实度,而给凯斯设置了百分之百。”

“感谢您给我‘怀疑人类特权’。”塔斯用“手臂”撑着“身体”,向前欠了欠身:“我会把它当成一种鼓励。布兰德博士,祝您有个美好的早晨。”说完,它退出了实验室。

布兰德看着它的身影消失在门后,然后她扶着额头,轻声说道:“不,不是怀疑人类的特权,是像人类一样……”是哪里像人类一样呢?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话音消散在空旷又冰冷的实验室里。

 

4

红色光点在通讯视频的镜头上闪烁。

“爱德蒙斯,你快要抵达任务目的地了吧。”布兰德对着镜头微笑:“模拟人格系统今天彻底完成了,对,就是按照我们当初规划的三个性格属性做的。我很喜欢我们的设想,诚实和信任构成交流的基础,幽默则影响着交流的顺畅程度。”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眉眼一弯:“我记得你当初说过,就算没有三条定律的限制,机器人也无法模拟出真正的感情,让我不要执着于量化高级智慧生物的天赋。当然,我也发现了,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在模仿人类交流。”

“你说,是不是人类对于其他生物或者非生物——”布兰德顿了一下,“都会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呢?以至于我们会认为我们的思维和沟通方式是值得效仿的?”然后她笑了,自嘲地摇摇头,继续说道:“已经很久没有收到你的消息了。总之,希望你在那里一切顺利。”

布兰德伸手去关镜头。在手指碰到按钮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按下去。

“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你最后一次收到我的通讯,也有可能你根本来不及、或者根本不会收到这条信息。但是……”一贯冷静的科学家哽咽了,“我爱你。我想见你。你一定要平安无事。等我。”

 

5

“爱德蒙斯降落的星球的时间流逝速度跟地球的并不一致。”塔斯突然说道。

“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体贴了,这是幽默感带来的效果吗,还是信任度太高了?”布兰德分析着数据,头也不抬地答道。

“这是对工作伙伴的精神状态的必要关注。根据我的观察,您自从登上飞船以来,明显更加关注爱德蒙斯那边传来的信号,甚至趁其他人休眠的时候偷偷跟其他星球的信息对比了至少七次。所幸,目前他那边的信号还没有发生异变或者断开。”

布兰德手里的笔一顿。过了良久,她回答道:“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会优先完成任务。个体利益跟种族整体比起来……”

“哪怕放弃登陆他的星球?”

“我当然不会放弃!”

“那么,博士,”机器人冷静地问道,“如果任务目标冲突呢?”

她咬了一下唇:“我都不会放弃。”

“布兰德博士,我们现在讨论的情况需要您放弃,而且这种情况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概率会发生。”

“我会尽力争取都完成。”

“博士。”高度仿真的电子合成音听上去冷漠无情。她早该知道,她所做的一切只是模拟出了一个无限接近于人类的语言系统,只是接近而已。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她有些语无伦次了,索性闭上眼趴在桌上,“我知道,任务更重要。我不会因为个人原因而篡改数据或者隐瞒情报,塔斯,我知道这些。但是我没办法放弃这个机会。我瞒了所有的研究员还有我父亲,才能够混进这个都是‘心无旁骛者’的计划。我知道我不该抱任何私心,但这是唯一的机会,你知道吗,我爱他……”

她感觉睫毛被濡湿了,于是更不想抬头。过了一会,只听见塔斯的声音在头顶上飘荡:“爱德蒙斯的星球有很大概率跟你们最后确定的星球时间流逝速度不同,换句话说,你们还有可能相见。”

“如果能忽略你那百分之九十的诚实度,我会心情更好些。”布兰德的声音闷闷的。

然后她感觉脑袋被冰冷的金属轻轻碰了碰。布兰德抬起头,发现那是塔斯伸出的“手”。眼眶还是发红,但她笑了一下:“谢谢,塔斯……别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

 

6

“他们已经离开一个月了。”

“确切地说,是三十五天零七小时,罗米利博士。”

“好吧,谢谢,塔斯。一想到还要再等上几年,我就有点头晕。”

“需要我取些药片来吗?顺便一问,您也晕车吗?”

“不用了,只是还不太习惯失重环境。我想先休眠一段时间。”

“您需要设置唤醒时间吗,还是等他们回来叫醒您?”

“设置唤醒时间。让我想想,七年吧。”

“收到,祝您好梦。”

……

“塔斯,他们还没回来?”

“如果他们回来了,您第一眼看到的就不会是我了。如果您想知道的话——飞船运行情况良好,不然我会提前扒开您的睡袋。” 

“已经过了七年啊,不过这对于库珀他们来说也就是几十分钟。”

“是的。您看起来脸色不好,想继续休眠吗?”

“噢……不了,我先工作一段时间,研究一下黑洞。”

“嘿,伙计,打起精神来!要来点脱水菠菜吗?”

“是啊我能变身、我很强壮、我能干掉一切敌人,因为我吃菠菜……真是一点也不想知道布兰德是怎么设计你的幽默感的,这么古老的动画片也没几个人知道了吧……”

“人工智能具备学习的能力,如果您能表现得更好一些,我会做得更好!”

“我想……是时候恭喜你从我这里毕业了。”

……

“罗米利博士,考虑到氧气和食物的存量,我建议您进入休眠状态。”

“我这次工作了多久,两个月?”

“七十天零五小时。”

“好吧,确实要节约资源。这一次在五年后唤醒我。那时他们应该差不多回来了。”

“收到。晚安,博士。”

……

“从第一眼看到你起我就明白了,他们还没回来?”

“是的,他们可能在米勒博士的星球上耽搁了几分钟。”

“我可不知道米勒有那么热情好客。那么现在我们已经浪费了十二年。”

“对于您来说,是的;对于他们来说,未必。”

“真是感谢你的诚实,塔斯。”

“不客气。飞船运行情况良好,米勒的信号没有发生异变或中断。”

“听起来挺顺利的,那我也开始工作吧。对了,塔斯,你看见库珀的音乐播放器了吗?”

……

“罗米利博士,考虑到剩余的资源存量,我建议您……”

“已经过去三个月了。如果像当初计划的那样顺利,他们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是一百一十一天零三小时。您可以在休眠状态中等待,不会错过团聚时刻的。”

“老实说,塔斯,我现在有点害怕休眠了,更害怕醒来。”

“虽然我不能理解人类那纤细得像蚊子腿一样的神经,但是——那么您现在想怎么做呢?”

“不,不,还是按你说的好了,我进入休眠状态。”

“您这次需要定时唤醒吗?”

“……”

“罗米利博士?您需要治头疼的药吗?”

“没事,我很好。这次定时……九年吧。”

……

“很遗憾,您还是只能看见我。”

“我已经习惯了。”

“他们可能明天就回来,博士。”

“谢谢你的百分之十……该面对现实了,他们更有可能永远也不回来。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了?”

“二十一年二百一十六天零十五小时。”

“真棒……我加入NASA的时候是二十岁,刚拿到博士学位。”

“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再次休眠?”

“总不能白白等死吧,地球上的人们花大力气把我送到这儿来可不是为了让我干坐着。我要边工作边等,等到一切都耗尽就进入无限期休眠。”

“确实,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节约资源也是一种浪费。”

“……我突然很感谢布兰德创造了你,塔斯。”

“听说人类最害怕的不是死去,而是孤独地死去。您是这个意思吗?”

“不,对我来说,最可怕的是等待和希望。”

“不管怎么说,很高兴看到您振作起来。要来点菠菜饼干吗?”

“你是有多喜欢菠菜?而且机器人没有味觉吧……”

“没有味觉不代表我不可以决定我的喜好清单!这是种族歧视!”

 

TBC

先提一个疑问:笔者记得在米勒的星球(就是海啸那里)是主角大喊凯斯去救人,但是后来搜索评论,有人说是凯斯救的,有人说是塔斯救的……所以笔者蒙圈了,只能根据自己的印象定为凯斯救人(所以塔斯陪着罗米利)。

不知道能不能继续写完,所以先列一下私设内容:布兰德设计了塔斯等AI的个性化设置系统;塔斯的菠菜喜好和幽默度等初始设置。这里要致歉,笔者只刷了一次电影,不记得塔斯它们个性化系统的设计者,擅自归功于布兰德博士;也不记得塔斯的初始幽默度,根据一张创意海报定为60%(信任度75%也源于此)。如果有读者知道这些信息,望不吝告知:)

其余化用的地方,如大力水手的菠菜、电影《莫扎特传》台词等等感觉挺明显的,就不赘述了。

第一次写外国影视的同人,如有翻译腔等拖沓生涩之处欢迎赐教:)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