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人生01(惊悚乐园/全员粮食向)

注意事项:

1,无CP,主要出场人物包括封不觉、王叹之、鸿鹄等,配角若干。很遗憾笔力有限无法让所有人都出场;

2,现代架空。

状态不佳,欢迎批评建议,感激不尽:)

 

 

这是在一所不存在的大学里发生的故事。

……如果真有这样一所大学存在,那么我简直不忍心想象它的未来。

 

一、《求生之路》与马哲作业

 

月光黯淡,树林中黑影幢幢,弥漫着危险的气息。一个人慌不择路地冲进了废弃仓库,不远处有一群丧尸正拖着躯体追赶。

“觉哥!我的枪用不了了!”王叹之慌乱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

负责开路的封不觉冷静地答道:“按R键填充弹药。你没改默认设置吧?”

“没改没改……行,reloading,我换好了。你们在哪?”

“你从梯子上跳下来,后门外面有个屋子。快点过来,鸿鹄要扫尾了。”

“什么房间?哦,我看见你们了……哎怎么突然起火了?我还卡在滑梯上!”

正砍杀的鸿鹄一愣,一把推开丧尸,调转视角,对身处火海的队友表示歉意:“那是我的燃烧弹,不好意思,我以为你已经过来了……”

“这个游戏能对队友造成伤害,小叹快点进屋,你身后那波丧尸要过来了。鸿鹄,这位小叹同学刚开始玩《求生之路》,麻烦你看一下他的血量。”封不觉淡定地指挥着,同时砍倒了客厅里最后一只丧尸。

“明白,下次我会注意他的位置。”鸿鹄走到屋外,端起冲锋枪:“等等,小叹你靠右一点跑,我正在扫射左边,会误伤……我去,居然这样直接冲出来都没掉血,这是神操作还是神人品啊……”

“鸿鹄你刚刚叫我干什么?射击声音太响我没听见……”王叹之带着仅剩一小半的血条冲进屋内,“对了,抱歉啊,我才下好游戏就被觉哥拖过来了,不太会操作……”

干掉了最后一只丧尸,鸿鹄松了一口气,解释道:“我刚刚说的是……等等,”他皱起眉,“封不觉,王叹之第一次玩——你就选了最高级的专家难度,而且还是玩家对抗模式?”

封不觉在屏幕的另一头虚起眼:“别用那种大惊小怪的语气。年轻人嘛,就是需要提前了解这个世界最险恶的一面。正所谓‘人间哪有真情在,坑你一块是一块’……”他一边说着,对着卧室的门就是一阵扫射,透过门上的筛子孔确认是否有丧尸。

“你这是在扯哪门子淡啊!”鸿鹄吼道,赶紧给残血的王叹之包扎伤口。

被发小坑了的王叹之完全在状况外:“呃,我先调一下音量……枪击的声音太响了,完全听不清你们在说什么。”

“小叹别动音效。你这次跟着我们把丧尸的声音都听一遍,以后就靠你自己判断丧尸方位和种类了,比如光听声音就能脑补十万字家庭伦理剧的长发美女寡妇——顺便一提,她只穿了内衣哦……不过这种怪物刷新的概率比较低,我们之前也遇到过一只了,所以应该不会马上再碰到。”清完怪的封不觉语气十分轻快。

鸿鹄扶额:“拜托你不要用奇怪的脑洞误导新人,那是女巫Witch,被触发之后攻击力相当凶残的特殊感染者……”

王叹之弱弱地举手提问:“觉哥,其实我想说很久了,从在仓库外面开始,我就一直听到一个女人在哭,啊不,是两个哭声……你们确定这里能呆吗?”

语音频道里的沉默长达三秒。

然后封不觉开口,僵硬地笑道:“呵呵,我可没说过进屋就安全了……”

“不得不说你收Flag的速度真是让人望尘莫及,顶着这种幸运值还能活到二十岁真是第八大奇迹……”鸿鹄吐槽道。

封不觉突然爆发出一阵意义不明的笑声:“嘿嘿嘿……小叹你还不知道怎么杀Witch吧,没关系,本大爷这就亲自示范,嘿嘿嘿……”他一边笑,一边拿起柜子上的燃烧弹。

“喂喂你这是要自暴自弃的节奏啊!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付Witch的办法就是卖队友……”鸿鹄警惕地用枪对准封不觉。

“为了团队的胜利,你就连这点牺牲也做不到吗,鸿鹄?你还记得小马哥临终前说过的话吗?”封不觉换上一副严肃的语气。

新手王叹之被唬得一愣一愣的:“要不我去引那个什么Witch吧?反正我也不会打,要是当诱饵死掉也无所谓……”

鸿鹄则完全不吃封不觉这套忽悠:“我可不会像天马行空那样毫无防备地走在你前面……要不是你招惹Witch,他根本不会死在距离出发点只有一百米的地方吧……”

“切……”封不觉转过身去,“我只是想给玩游戏的大家带来快乐而已……果然无人理解的感觉真是寂寞呢。”

“这么寂寞要不要我现在开枪送你去跟小马哥玩猜拳啊!”

“诶诶你们两个都冷静点,到底要怎么办啊……”王叹之完全懵了。

封不觉突然正色道:“Plan B吧。”

鸿鹄表示同意:“Plan B,”他紧接着补充了一句,“是我们Plan B你。”

“好吧,你早就这么打算了对不对?”封不觉在网络的那头耸了耸肩。

“要不是你上回把迹部少爷他们阴得那么惨,他们也不至于刷口号啊,”鸿鹄巡视屋内,“小叹,你可以用这把武器试试,我觉得M16比较适合新手。”

“什么口号?我怎么不知道。”封不觉笑着问道。

“你没听见很正常,他们今天单独开了一个语音频道,就是怕再被你分析出战略。我也是之前听说的,反正就是‘团战可以输,疯子必须死’之类的呗。”

“呵呵,想不到我都这么出名了。”封不觉摸了摸下巴。

鸿鹄扶额:“我不想发表任何评价。”

换完武器的王叹之嘴角抽搐:“这好像不是在夸吧,觉哥……”

“也只有到了我这个境界才能体会到他们那些写作‘厌恶’读作‘崇拜’的话语的真意……”封不觉感慨道,“一边被我屠掉,一边说着‘下一次一定干掉你’,还真是口嫌体正直呢……”他露出一个别人看不见的微笑。

“喂喂,光听这语气我都觉得毛骨悚然啊,你的外号还真是相当贴切。”鸿鹄吐槽着,一边告诫王叹之:“你等会跑的时候注意两边,千万别回头打怪,就往前冲。”

“觉哥不跟我们一起?”王叹之奇道。

“Plan B就是放弃队友,只要我们这边有人活着冲到终点就行了。”鸿鹄解释道。

王叹之的反应很快:“那Plan A就是争取全员跑到终点咯。”

“所以说,对抗模式其实就是一个‘如何以最高性价比卖队友’的模式……”封不觉接过话头正说着,小屋猛地震了一下。他朝门板开了几枪,语气十分淡定:“他们来了。”

“走。”鸿鹄径直开枪打碎窗户,领着王叹之跳了出去。

封不觉又冲门板上映出的阴影开了两枪:“唔,看影子是Tank在砸屋子,还真是身强力壮、虎背熊腰啊……对面应该还有一个远程吐痰的Spitter,这么大的阵仗……”他笑了笑,燃烧弹乖乖地躺在他手心里,“Ohhhh, Why so serious?”

……

 

“所以,你们宿舍是战败队伍里谁个人得分垫底,谁就帮全宿舍写马哲课的作业?”王叹之有点无语。他的笔记本电脑还没从激烈的游戏中缓过气来,风扇正发出嗡嗡的声响。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手机那头的封不觉理所当然地答道。

“这个……哪里都不对吧……”

“男人嘛,拳头才是硬道理啊。”

“打个游戏哪里体现出什么武力值了啊!”

封不觉像是想起了什么:“顺便一提,我们这个规则绝对没有针对某个武术特长生哦。”

“这绝对就是针对了吧!”

“总之,等你下周搬到我们宿舍就明白了。”

“明白什么啊,你们宿舍的食物链吗?”

封不觉哼了一声,问道:“你知道刚刚我们打的那局对抗赛是怎么回事吗?”

“知道啊,就是我们输了,其中鸿鹄跑得最远,得分最高;我跟着他跑到了第二名;然后是你,最后是天马行空。”

“我仿佛听见你的智商在哭泣啊小叹同学……”封不觉叹了口气,解释道,“你也知道,我们宿舍目前有鸿鹄、天马行空、迹部少爷和我,刚刚那盘对抗游戏是迹部少爷和他自带的三个基友一队,我们四个一队。”

“是啊,怎么了?你想说迹部少爷带其他宿舍的人玩是作弊?”

封不觉低声念叨:“我为什么会突发奇想要跟你解释这个……反正你只要明白一点就够了:除你之外天马行空得分最低,这不是偶然的,而是鸿鹄和我合作的结果。”

“什么?!”王叹之大惊。

“坑小马哥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最近在迹部少爷那儿的仇恨值拉得太高了,得让怒气槽跌下来。所以就先坑坑别人,这样以后才能继续顺利地坑他……”

“这个杀人动机还真是合情合理啊!”王叹之吐槽道,紧接着他突然明白了什么,“所以你之前惊动Witch是故意的,就是为了尽早干掉天马行空?但是也可以不用这样做啊……”

“没办法,只讲战斗方面的话,就连我正面对上天马行空都只有五成的胜率。如果把他留给迹部少爷他们,不但可能拿不下他,甚至可能会被他反过来刷走击杀分数。这样一来,鸿鹄和我就得被迫公开翻脸,不然就得写作业了……所以还是让怪物背黑锅吧。”

“觉哥,你们这算盘……”王叹之长叹一口气,“说实话,你也就算了,我真没想到鸿鹄居然是这种人……”

“鸿鹄只是觉得不值得在这种作业上浪费时间,而我一向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嘛,何必跟马哲多费口舌……”封不觉笑了笑,“那家伙是经济类专业出身,成本与收益分析那一套当然是信手拈来,不过比不上我就是了。”

王叹之选择性地忽略了最后一句话,问道:“呃,什么意思?”

“其实从你加入战局开始,鸿鹄和我就达成了协议。”

“啊?有吗?你们的协议跟我有什么关系?”王叹之更加困惑了。

封不觉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我到底是为什么要跟你解释……首先,我带了一个新手过来,这为团队获胜来制造了障碍。其次,我明确地告诉他,这个人不是我带来凑开局人数的,是我要保的朋友,要是他愿意带你,那我们就合作。”

“听起来还有点小感动呢……”王叹之回忆着,慢慢回味过来,“原来你在介绍我的时候其实是在暗示这个事情啊!”

“对啊,很明显,而且后面鸿鹄也用行动证明了他的交易诚意。”

“这完全看不出来啊,难道你指的是他帮我包扎伤口……”王叹之额角流过一滴冷汗,“可是鸿鹄为什么会跟你做交易?只求不垫底的话,他完全可以联合天马行空,或者对面的迹部少爷,甚至只顾刷分牺牲全队……”

封不觉打断了他:“因为他觉得跟我合作的成本比较低,至少不用费脑。而且他也知道我是……嗯,记忆力特别好的人,正所谓‘以牙还牙,吃干抹净’嘛……”

王叹之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说得如此有理,我竟无法反驳……”

“至于我们在语音频道里说的那些话呢,其实是为了照顾小马哥的情绪。与其让他知道是被队友设计陷害了,还不如演一场戏,让他觉得我是心血来潮或者恶趣味发作……反正他也习惯了。”

“你们的卖队友售后服务还真是体贴喂……等等,最后那句话是怎么回事啊!”

“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了,反正等你适应了我们宿舍的生态环境之后……”封不觉沉吟道,“你也会觉得让小马哥写马哲作业绝对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哈?”

“他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唯一一个能把中二之气和马哲之力结合得毫无违和感的男人……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中式马哲二货’吧……”封不觉用一种沧桑的口吻回忆道,“年轻人,你听说过‘马哲王’吗?”

“你这又是什么玩意啊……”

“那个教马哲教到走火入魔的王老头,你还记得吧。在这学期的导论课上,他一上来就用幻灯片映出一面五星红旗,然后就瞪着眼睛问全班这是什么意思。”

王叹之也瞪大了双眼:“什么?什么意思?”

“咳咳,”封不觉在电话那头捻了捻不存在的长须,“那时,只见王老爷子眉毛倒竖,目光炯炯,周身气势如排山倒海般压向两百余名懵懂学子。众人或睡眼惺忪,或惴惴不安,或焦急翻书,霎时间全场鸦雀无声,人人自危。就在此时,天马行空被那股威压自睡梦中惊醒。他睁眼瞧见那面鲜艳的旗帜,心中似有所悟,便高声喝道‘一片红心闪闪发光,五颗明星熠熠生辉!’老爷子听闻此言,无限欢喜,连连点头;诸位学子虽不明,但觉厉,纷纷鼓掌叫好。天马行空从此一战成名,成为‘马哲王’座下首席弟子,掌管全年级花名册与作业功德表……”

听完这阵不伦不类的评书,王叹之顿感一阵无力:“这真是槽点太多……这是真的?”

封不觉一阵鄙视:“你以为鸿鹄为什么会同意坑天马行空?要知道,那种GPA能刷出3.95的优等生对待作业分数的态度就是处女座中的处女座。”

沉默了两秒钟,王叹之发自内心地感慨道:“觉哥,你们宿舍里到底都住着些什么人啊……”

电话那头传来沉吟:“嗯……大概就是分布在‘放弃治疗’和‘从不吃药’之间吧,”封不觉的语速突然加快,“总之等你下周过来就知道了我有事先挂了再见。”

王叹之捏着被对方秒挂的电话,心情很复杂:“这宿舍还有正常人……吗……” 

 

 02

TBC

游戏的灵感源于游戏实况UP主神奇陆夫人的《求生之路》相关娱乐向视频。我没玩过这个游戏,各位读者可以不用纠结游戏细节,直接指出BUG即可,我会尽快修缮:)
“人间哪有真情在,坑你一块是一块”一语出自游戏实况UP主小左。
“马哲”全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通常来特指国内大学的某几门思想政治必修课。中式马哲是我胡扯的,指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成果。

状态较差,非常欢迎各种批评和建议:)

PS:隔了两天才反应过来评论区是怎么回事_(:з」∠)_事情是这样的,我是因为觉得状态差,所以更希望得到批评之类的打醒,而不是鼓励顺毛(虽然也很需要啦><)所以请各位温柔的读者不要误解了,有什么意见建议尽管提:)我都会好好考虑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评论(29)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