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人生02(惊悚乐园/全员粮食向)

01

二、非典型性宿舍

 

对于大学生来说,三月是最轻松的月份之一,带着半睡半醒的灰绿色。没有九月开学时的手忙脚乱,老师的面部神经尚未绷紧,作业不多,期中考试远在一个月以后,社团活动除了招新也没到忙季……总之,在这个春眠未醒的时期,连学生们的表情都比平时懵懂一些。

王叹之就在这个月份里搬进了老校区的宿舍。

“各位,现在我宣布,我们宿舍坐拥两名高富帅,是本楼层最富有的宿舍。顺便一提,本数据经本人以非常规手段调查获得,不接受任何质疑和采访。”封不觉瞪着一双死鱼眼,把行李箱拖到最里面的空床铺前。

王叹之囧着一张脸,踏进宿舍:“觉哥,你这么说,我压力很大的啊……”

“放心吧,有迹部少爷在,你的财物被窃率还是在百分之二十以下的,”封不觉放下行李箱,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而我们其他人的财物被窃率成功降到了百分之二,真是可喜可贺呢。”

“哪里可喜可贺了啊!”王叹之习惯性地吐了个槽,才注意到宿舍里还有两个陌生人正盯着他看。他抱着水桶脸盆等杂物,尴尬地打招呼:“呃你们好,我叫王叹之,医学院的,跟你们一届。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你先放东西吧,不用紧张,封兄跟我们都提过了。我是鸿鹄,商学院的。”最靠门的青年戴着无边方框眼镜,发型梳得一丝不苟,对他斯文一笑。王叹之扫了一眼他的床位:进门第一个,下面的书桌收拾得井井有条,上面的床铺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床栏上挂着两个置物篮,衣柜门上挂着收纳袋,旁放着易拆卸的储物箱和一摞塑料鞋盒……王叹之忍不住在心里惊叹,不愧是连觉哥都认可的学霸,连内务也搞得如此学霸……

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我也是商学院的,我叫金……咳咳,你叫我迹部少爷就好……”王叹之看过去,是站在稍远处的青年。右边眼角处挂着一颗泪痣,难怪外号是迹部……会被觉哥他们叫“少爷”是因为家里很有钱吧……王叹之的大脑还在慢腾腾地转动,他的眼睛就已经被桌上那台华丽的笔记本电脑闪瞎了。

封不觉适时地插话:“小叹,你要向迹部少爷学习啊,那可是能为了赢我一局求生之路怒掷万金换电脑的男人。”

“这个有什么好学习的……”王叹之嘴角抽搐。

“虽然他水平烂得不行,但是态度还是很端正的。”

“这只是打游戏而已吧,而且你当着他的面这么说真的没问题吗……”

“小叹同学,做人也是一样的,即使先天有一些缺陷,但是只要态度认真——那样的话,哪怕无法用钞票把大脑缺的东西填上,也至少可以让大家对头上的纯金王冠充满敬畏之情呢。”

早就脸色铁青的迹部少爷一拍桌面:“你这扯的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哦?你是觉得这个比喻不够恰当是吗……”封不觉沉吟了一刻,随即说道,“那么看来,你认为在二十一世纪的大城市里顶着‘金富贵’这个名字顽强地生存二十年更加励志咯?”

“噗……原来……啊哈哈哈……”王叹之忍不住大笑,手抖得差点摔了脸盆。过了好一会,他才控制着自己擦掉笑出的眼泪,尽力做出同情的表情拍了拍迹部少爷的肩。

“我为什么要嘴贱搭话……”迹部少爷一巴掌盖在额头上。

“稍有不慎,黑历史就会被曝光得一干二净啊。”鸿鹄评价道。扶了一下眼镜,他勾起唇角:“唔,就算来了一个新人,食物链的底层格局还是保持不变呢。很好。”

迹部少爷冲着他怒吼:“好什么啊!不对,什么食物链底层啊!”

一旁的封不觉语重心长地对发小解释道:“你看,我们宿舍已经率先进入了知识经济时代,所以只有金钱资本会被鄙视的,你眼前这就是一个明证。”

而王叹之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他:“什么明证啊,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桌上这台电脑是迹部少爷的旧电脑啊,外壳的玫瑰印花都是一样的。”他突然意识到什么,放低了音量:“觉哥,你没坑迹部少爷大概也有这层原因吧?”

“切,居然被一台二手笔电暴露了……”封不觉非常痛苦地缓缓扭头,“我对这所学校地下世界的掌控,难道就到此为止了吗……”

“喂喂,你这是走错片场了吧!”

 

王叹之收拾内务的速度早就被两年的大学生涯锻炼出来了,经过半小时的一阵忙碌就已经完全安顿下来。这时王叹之才发现宿舍里少了一个人,他放下整理好的被褥,挠了挠后脑勺:“觉哥,我对面床的人是天马行空?”

隔壁床铺的封不觉窝在椅子上看书,答道:“是啊。他最近周末的白天基本不在宿舍,校网球队和武术社每个周末都在训练。”

封不觉对面的迹部少爷正好摘下耳机,接过话题:“等他回来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他一边说着一边点开下一部电影。

“好啊,正好快到六点了。”王叹之从床上爬下来。

一直安静工作的鸿鹄犹豫了一下:“吃到几点?我晚上有事。”

“你能留到几点?”封不觉问,顺便向发小介绍道,“鸿鹄是商学院学生会的副会长。”

“好厉害!”无归属地的王叹之有点吃惊,“商学院的学生会是所有学院里面规模最大的吧。”

“还好吧。”鸿鹄谦虚地说着,得意地笑了笑。

“嗯,确实混得不错呢,毕竟商学院学生会副会长的‘智将’之名……也在我们地下世界享有一定的威望。”封不觉神色肃穆地接道。

鸿鹄眉毛一抖:“你那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设定,扯淡也要有个限度啊!”

“果然你们这些混白道的消息就是不灵通,从小说到电影都是一个德性。”封不觉一本正经地解释道:“看在都是室友的份上,我就免费透露这个情报吧。”

“若无其事扯出了更多的设定,然后说出了类似江湖百晓生的台词啊!还有,想收费的话你倒是试试看啊,我保证不揍死你……”

封不觉无视了鸿鹄的不爽,兀自说道:“咳,先普及一下常识吧。你们知道的吧,这所大学黑白两道的高层。”

“诶诶,觉哥,老校区这里居然这么酷?”王叹之一脸好奇。

“什么,老爸赞助的学校还有这些东西……”迹部少爷陷入沉思。

“你们俩怎么还来劲了啊,还搬了椅子凑过来!正常人一看就知道那货是在胡扯吧!”鸿鹄只有扶额。

封不觉摸着下巴,完全无视了吐槽:“看来就是不知道了……那么,说起白道的领袖,你们能想到谁?”

“呃,校级学生会的会长?”王叹之弱弱地举手。

“是校学生会的主席团吧。我听说他们做出的决策,就连校学生会会长也不能改变。”迹部少爷很有把握地说道。

“迹部少爷说的那事我也略有耳闻,好像是校主席团的一名女性成员暴走,把学生会会长揍了一顿?”鸿鹄问道。

“严格来说,是她用武力强行改变了校主席团内部投票的结果,最后影响了会长的决定。”封不觉换成了评书语气:“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之时,只见阎摩柳眉一竖,玉臂如蛇,忽地扼住毗湿奴的咽喉要处。毗湿奴难以自救,又见湿婆与大梵天皆无相助之意,只有连连求饶,忍气吞声地放弃了……唔,把校拉拉队服装改成水手服的提议。”

“……”

“……”

“……”

一时间,三人都是一张囧脸。

封不觉淡定地评价道:“不得不说,象征白道最高层的校学生会主席团居然出了这种怂人,还真是我校之耻啊……”

“我觉得他的提议已经是我校之耻了吧……”

“不过还真的有点想看啊……”

“你们注意节操……”

“总之,这就是白道上的‘诸神’四天王了。”封不觉卷起手里的书一拍桌面:“接下来是黑道的情况,也就是我提到过的‘地下世界’。”

“呃,黑道的高层是你吗,觉哥?”

“如果是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奇怪啊。”迹部少爷虚起眼。

“但是像封兄这样喜欢暗地里下黑手的人不太可能会去追求‘高层’这样有一定曝光率的位置啊……”鸿鹄皱起眉。

“Bingo!”封不觉打了个响指,“而且黑道要面对的压力和危险比白道的多得多。所以我只是暗中为他们建言献策,享受不负责任地思考的乐趣。”

“觉哥,你接下来该不会是要说‘在我的大力帮助下,我校地下王国扩张得无比迅速’这种话吧……”王叹之翻了个白眼。

“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可以这么无耻……”迹部少爷低头,企图在地上寻找一些不可能存在的东西,比如某人的下限。

“没有人在夸你,别露出那种笑容啊喂!”鸿鹄蛋疼地吐槽。

“呵呵,这种显而易见的事实我就不赘述了。”封不觉表情十分享受地迎接了一波鄙视眼神的洗礼,接着说道:“目前地下世界的最大势力,非‘秩序’莫属。而我……只是一个神秘的‘顾问’而已。”

“我居然以为我们上的是同一所大学,果然还是太自不量力了……”王叹之扯了扯嘴角。

“白道的是狂拽酷炫的‘诸神’,黑道的是正气凛然的‘秩序’,这种反差还真是微妙呢。”迹部少爷感慨道。

“‘目前’?是指地下世界经常洗牌?”鸿鹄迅速地抓住了重点。

“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能猜到去年的‘秩序’会招一个武力值爆表的一年级新生,把原来的老大‘尸刀’的招牌都给拆了……”封不觉喝了口水,叹道,“还真是天道轮回啊。不过,要不是‘尸刀’对功臣赶尽杀绝,内部四分五裂,大概也不会这么快就失势吧。”

“这是一个人单挑一群人的故事吗,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李小龙……”王叹之完全无力吐槽。

“但是‘秩序’现在也没有完全掌权吧,不然你也不会说‘最大势力’了。”迹部少爷的反应难得地迅速了一回。

“是啊,不过除了隐忍着等待时机的‘尸刀’,剩下的只有武术社‘江湖’、天文社‘天地’和围棋社‘山河’之类的小势力,一盘散沙而已,不足为惧。”封不觉耸耸肩。

终于反应过来的鸿鹄一拍椅背,暴喝道:“你丫就是把几个社团争‘年度最佳社团’的事情改编了一遍吧!‘尸刀’就是电子竞技社吧,别人的名字是‘Blade of Death’死亡之刃好吗!‘秩序’其实是纪检部吧,你把别人划成黑道的用意还真是不要太明显啊!”

“诶,这么一说还真的对得上号……”王叹之率先提出疑问:“可是为什么是纪检部会跟‘最佳社团’评选扯上关系?学生会部门不可以参加评选的吧。”

迹部少爷回忆道:“纪检部当然不可以参加社团评选,不过我记得去年评选的时候现场挺乱的。难道是纪检部跟电竞社打起来了?”

“你的语气能不能不要这么兴奋和期待……”鸿鹄扶额,“是电竞社得到的票数有水分,很多社团不服。有一会还闹得挺乱的,纪检部的人就过来维持现场秩序了——然后电竞社今年就特别低调了。”他面无表情地比划了一个劈砍的手势。

王叹之和迹部少爷齐齐咽了口唾沫:“为什么好像很血腥的样子……”

“这样看来,把‘秩序’划进黑道其实相当合适啊……”

食指轻点桌面,封不觉轻笑一声:“情报工作做得还不错嘛,不愧是在白道新星榜名列前茅的‘智将’。”

“你还抓着这个设定不放了是吧!”鸿鹄脑门上青筋暴起。

“太天真了,鸿鹄,你不会到现在还以为不存在‘地下世界’吧……”封不觉冷笑道,他抬起手打断了鸿鹄的争辩,“从已有的知识和逻辑去推断未知的事物是正常的,我尊重你头脑里的知识体系。但是,拒绝接受新事物存在的可能性,对于你这种级别的谋士来说可是致命的错误。”

鸿鹄的眼镜上闪过一道白光:“哼,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我相信这种荒谬的设定有可能成真,所以我才需要更多、更客观和更权威的情报,而不是草率和轻信。”他忽然露出一个玩味的微笑:“毕竟……如果你的情报属实,那么我们岂不正是对手?”

“也对,”封不觉竟然点了点头,“确实没有理由去相信一个对手的善意。小叹和迹部少爷那种单蠢好骗的类型就不说了。”

“喂!我们这是躺着也中枪啊!”

 

还没等王叹之和迹部少爷手动表示愤慨,宿舍门就被“砰”地撞开了。一个浓眉大眼的男生闯了进来,顺手把门甩上,再把背上的网球拍往壁钩上一挂,然后大步越过安静的人群,径直跨到最里面床铺的衣柜前,翻出一件背心就开始脱衣服……他脱完才发现宿舍里弥漫着诡异的沉默,于是边套背心边招呼道:“嗨,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啊?”

封不觉咳嗽了一声:“咳,王叹之同学,这位就是住你对面的天马行空。小马哥,这就是王叹之。”

天马行空把汗湿的衣服随手往桶里一丢,一听见这话顿时双眼直冒爱心:“哦哦!新人!”他跨出一个大大的箭步,以几乎单膝跪地的姿势拉住王叹之的双手,十分激动地问道:“你要加入网球队吗?”

“你好,我是医学院的王叹之……呃?”正接过话头自我介绍的王叹之愣了。

“王叹之是吧,我明天见到经理的时候会跟她打招呼的,新人你就放心好了!我会罩着你的!”

“什么?可是我不会打网球啊?!不对,我根本没说想打网球啊!”大惊之下,王叹之甚至没空吐槽天马行空那热情的动作。

天马行空不愧是武术特长生出身,一双大手死死钳住王叹之的肩膀:“哦,没事!我们队伍是去年刚建的,大家都不会打,所以不用担心被前辈们歧视哦,再说了,出了什么事情有我罩着!让我们一起向着全国高校大赛冠军努力吧!”

“我说,你们球队的目标和实力之间差距太大了吧!简直像新东方和新东方的差别啊!”

“放心,有我在,我会罩着你的嘛!”用力摇晃握着的肩膀。

“看你这样我怎么可能放心啊!快放手,肩膀要碎了碎了——真的要碎了!大哥,我对网球队真的了解不深,虽然在怀念童年的时候会看两集杀人网球什么的,但是——”

“没关系,”天马行空大力拍王叹之的肩膀,“网球自己打更有意思,我明天带你打场比赛感受一下!就算是双打我也可以跑全场的哦!”

“这是选择性失聪吗,完全听不见别人说话是吧!”

“王叹之同学。”天马行空突然凑近,端正神色,声音变得十分低沉,把吐槽中的王叹之吓得不轻。接着他一握拳,慷慨激昂地说道:“把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大声地喊出来吧,不要压抑自己!把多年前被迫放弃网球、专心学习的遗憾吼出来吧,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梦想什么的,在最后的夏天结束之前,千万不要放弃啊!”

“别随便脑补奇怪的东西啊!”王叹之对吼道,伸手狂擦脸上的唾沫星子。

 

天马行空带来的闹剧最终以其他三人强行介入而告结,确切地说,是以王叹之经过其他三人劝说后加入网球队为结尾。其劝说过程如下:

封不觉率先出击,语气十分肯定:“小叹,加入网球队吧。”

“呃,觉哥,为什么啊?”

“别问那么多,叫你加你就加。”

“可是我已经不缺体育活动学分了啊……”

“啧,只考虑学分就太功利了。网球首先是一项能活跃身心的运动,不仅可以提高身体素质,还可以使心态变得更加积极,学习效率也随之提高,产生‘一个王叹之能当六个王叹之使’的效果。其次,在对抗竞赛的时候,网球能让人充分体会到‘与人斗其乐无穷’的真谛。正所谓……”

“打住,打住。觉哥,”王叹之无力吐槽,“你高中的时候劝我加入乒乓球队也是这么说的……”

“可恶,居然还记得吗……果然是当时的洗脑工作没做到位……”

“被胡扯了三个小时这玩意,任谁都会记得吧!”

鸿鹄的开场白非常微妙:“看来食物链产生了非常有趣的变动呢……虽然是底层,却能牵制顶层……”

“在你心里这个宿舍到底是什么啊!”

“一点小习惯,不要在意。言归正传,王叹之同学,我强烈推荐你加入网球队。”鸿鹄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上飞速掠过:“根据现有情报,我校网球队今年五月会参加市内练习赛,九月会报名全国高校网球比赛。按你们医学院的奖学金规定,你只要参与一次市级或以上的比赛就能得到零点八分的课外活动分,这个奖励机制比起商学院要宽松很多呢……”

“诶,等、等等,我对奖学金其实没有什么想法啦……”

“呃……那就换个话题。咳咳,我们网球队有擅长后防的龙傲旻大哥、喜欢网前进攻的七杀老兄等等。虽然只有男队,但是我们有两位校花级美女当经理,从腹黑可爱型到冰山傲娇型。无论男女目前都是单身,外貌均属我们校内中上水平,性格种类应有尽有……”

“你这皮条拉得倒是很熟练……”

“多谢夸奖,其实这些都是封兄分析得出的招人必备金句。”

“你们赢了……”王叹之完全不想说话。

迹部少爷的目光焦点有些游移不定:“这个,我觉得要交朋友就要有一个共同话题嘛,虽然小马哥有时候太热情了点,不过我们三个人都觉得呆在网球队里的这一年过得还不错。而且网球队训练也很轻松,虽然比赛集训的时候要早起,但是五点钟也不算太早嘛……”

“你这是抖M成性了吧……”

迹部少爷沉下脸,眼神锐利:“我这里还有一支新拍子,网球运动服和球鞋也有一套多的,你要用就拿去,反正也不贵。以后大家都是队友的话,时不时泡几天温泉放松一下,出去聚餐的时候随便尝几个私家菜馆……”

同是富二代的王叹之当机立断:“好,我这就进队,等会我们去哪吃饭?”

 

在迹部少爷带队下,这群人的晚饭是在一个隐秘得甚至没挂招牌的酒店里解决的。当众人吃到八点整的时候,鸿鹄声称有事退出,天马行空和封不觉瓜分了他那份花雕酒,迹部少爷和王叹之则交流起了关于本市私家菜馆的心得。最后一干人肚里装满暖酒和美食,微醺着回到了宿舍。王叹之趴到被窝里的时候还在晕乎乎地想,这次的甲鱼汤不错,没有土腥味。

五分钟后,鸿鹄回来了。寝室里灯光仍旧大亮,但天马行空已经打起了呼噜;王叹之的手机屏幕还在枕边亮着,而正主头一歪睡得正熟;封不觉把书盖在脸上,睡姿神似法老王;迹部少爷则在梦里一掀被子,露出白花花的肚皮,估计明早会被肚子疼闹醒。

一群不让人省心的傻逼。鸿鹄叹了口气,把灯关了。

 

TBC

我的愿望是让全员至少出一次场。可惜笔力有限,很难让宿舍这伙人以外的角色有更多的活跃机会,就更别提在原作中都路人的角色了。我会尽力让主要配角至少露一次脸,配角程度和出场幅度参见诸神四人组的一晃而过(……)如有遗漏欢迎提醒!

欢迎各种批评和建议!

PS:本文已经在前言说明是无CP,大家都是好朋友,请不要纠结归属问题:)读者觉得看见了什么CP我都无所谓,因为脑洞喜欢的CP是很快乐的事情,出现这种反应很正常——但是这篇文没有推CP的意思,文里也不会出现明确的告白等盖章情节。总之,请别抱着对CP的期待,我也不好意思让你失望的呀。

评论(4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