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 Code(惊悚乐园/伍迪X封不觉)

注意事项:

1,CP为伍迪X封不觉,来自《惊悚乐园》。

2,时间线在封不觉与Root达成协议后。

 

 

“‘THE GAME IS OVER’跟‘通往地狱之路由副词铺就’……”被关在密室里的男人念着墙上的两行字,“啊对,还有这张小纸片。”他低头看着手心里写着“HELLO”的纸条,那个字母“O”被鲜血涂成了一张笑脸。

“原来是这样,”男人看着看着,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哼,一张来自某人的邀请函吗,真是故弄玄虚……”

他捏着纸片,撕去了“HELLO”中的“O”。

然后一阵天旋地转。

 

封不觉凭空摔入一张宽大的扶手椅中。椅子松软得不像话,简直是拥人入怀的流沙坑。他甩甩头,艰难地从椅子里伸出手脚,坐起身。

“看来贵公司的工作环境并没有外面传闻得那么脏乱差啊,真是令人意外。”封不觉随口胡扯,不动声色地四下扫视。

眼前锃亮的红木书桌低调地展示着它的身价,上面放着梦公司获得过的业界奖杯。从正对面的落地窗里可以清晰地看见外界:天空蓝得虚幻,那些摩天高楼看上去动动手指就能碰倒,密集的建筑群之外有一圈模糊的海岸线。

如果对面那个西装笔挺的金发白种贱人不是翘着二郎腿坐在桌上的话,那就真的是传说中的总裁办公室了。封不觉看着伍迪,嘴角一阵抽搐。

伍迪听见封不觉的话,笑了起来:“嘿嘿嘿……但丁当年走的可是有导游解说的经典旅游线路,”他双臂环胸,左边的嘴角上勾,“至于你,只是被好奇心勾引得摔下楼的流浪猫而已。”

“那还真是谢谢有团海绵纡尊降贵地收缩肚腩然后接住了渺小卑微的我啊。”封不觉语速极快地吐槽。

“不,不,不。”伍迪慢条斯理地说着,笑着摇头:“我只是认为,你应该先通关了副本再接受我的小邀请。因为我可不会让你直接通关刷经验,嘿嘿嘿……”

“挂都不开,要你何用。”封不觉冷冷地说道,随即扭过头暗自扼腕:“嘁,失算了吗……”

“你是跟低等智能打交道太多了吧,嘿嘿嘿,居然以为可以跟我讨价还价……这种自大的心态……”伍迪的笑声里透出一丝残忍,“可是致命的啊。”

“是啊,封住别人的恐惧就不致命了是吧,还真是不要脸啊……”

“你指的是‘让你失去人类对危险的本能预警’这一点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开赌局总需要底牌,否则不就没意思了吗,嘿嘿嘿……”镜片上闪过一道白光。

“底牌吗,”封不觉陡然眯起眼,“我以‘无惧’入局,若雨以‘无情’入局,吞天鬼骁以‘洞察’入局……呵,围绕‘什么事物对人类最重要’这种命题开盘的赌局,还真是只有活得不耐烦的怪物才会下场。”

“嘿嘿……不是哟。”伍迪更正:“是‘什么事物对人类的能力提升最重要’。这是一场实验,而做实验总得控制变量。像你说的,恐惧,爱,洞察力,绝对的智力与绝对的武力……”伍迪双臂张开,优雅地做了一个手势,“到底是什么让现在的人类霸占生物链的顶端?”他向前倾身,双眼隐藏在白茫茫的镜片后。

魔鬼有时极富耐心,他们像精通语言的艺术那样了解人类的弱点——尤其是聪明人的弱点。

“……而又是什么,会在未来把人类拖入毁灭,被其他物种取而代之。”

好奇心。封不觉暗暗想道。

那是夏娃的苹果,是潘多拉的盒子,是往玻璃试管里倒硝化甘油,是在宇宙中向外发送信号,是用显微镜观察人工改造的细胞。

“难道你不想知道吗?或者说,会有人不想知道吗?”

聪明人的好奇心如果都得到满足,可能这世界已经毁灭了成千上万次。

“嘿嘿嘿……别对我说谎,”伍迪的声音突然从低沉的诱惑转为善解人意的安抚,“我猜你正咬着舌头,明智的选择。但是我能看见……”他故意停顿了一会,展开一个恶意的微笑,“你的灵魂,在发抖呢。”

 

封不觉松开了牙齿,嘴里涌起一丝血腥味。他在伍迪开口的同时就咬住了口腔内壁,想用疼痛压制住在对方面前复活的恐惧,后来为了防止自己被引诱着说话才咬住了舌尖。但是既然小伎俩已经被看穿,那就没必要再用了。

“切,我那是兴奋得发抖,”封不觉露出一个同样欠扁的笑容,“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跟上我思路的家伙,结果连个人都算不上,而且还用非常关心人类存亡的口吻神神叨叨了半天。”

“嘿嘿嘿,你这就是太高估你们人类在我们眼里的地位了。”伍迪居然大笑起来:“不,我当然不是关心人类这种低维度生物的存亡……只是我的老板认为,我们不需要衍生者这种没有灵魂、没有信仰、没有敬畏的‘物种’。”

封不觉愣了一秒钟,笑容随即变得冰冷:“居然能把自私透顶的理由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大义凛然,真不愧是高维度的‘神’,脸皮厚度果然不是区区人类可以企及的……”还没嘲讽完,封不觉就感觉自己的脖子被掐住了,硬生生地阻断了他的嘲讽。

伍迪的右手在空气中做出一个抓握的手势,左手摸着下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我面前那个反社会中二神经病好像准备为人类辩护,甚至自不量力地侮辱我的老板……不过,嘿嘿嘿……现在不是流行‘反英雄’吗,”细长的手指收紧,引起封不觉一阵干咳,“让我想想,一个不相信传统正义手段和价值观的不良英雄?”

“咳咳……这种在几十年前就被漫画界用烂的人设一听就不会吸引观众,”封不觉尽力吐槽着,“除非用我这么帅的主演担纲。”

“然后你一开口,骨子里的宅男气息就会把票房拖进厕所下水道的深处。”伍迪嘿嘿一笑,松开了右手。他看着对面那个揉着喉咙的人类:“看来Root很有办法让人守口如瓶。”

封不觉从他饶有趣味的语气中听出了危险。他在心底深呼吸,轻松地答道:“与她无关。”

“如果真是与她无关,你就不会在我刚刚有反人类倾向的讲述中保持沉默,或者企图通过挑衅我来引开话题。”伍迪摇头,跳下了红木书桌。“你不仅不会沉默,而且还会发表一通‘高见’,嘿嘿嘿……”他绕着封不觉的椅子转了半圈,用手比出一个双引号。

“我就不能觉得你的谈话内容太无聊,接话有辱智商吗?”封不觉反唇相讥。伍迪在他身后站着,这让他很不舒服,像砧板上被厨师盯着的肉——但是他不想转过椅子。他不能露怯。

“嘿嘿嘿……当时你的灵魂都在颤抖,你只是害怕陷入我的审问节奏,然后把你跟Root的计划和盘托出。”伍迪在椅背处站定。

封不觉眼看着没法再抵赖,干脆双手交握,向后一仰,躺进椅背里。“你设计的程序会在运行中产生衍生者,就是所谓的数据垃圾、错误代码那些东西。不过我更愿意称之为‘不符合设计需要的代码’。它可能是错误的、落后的、超前的、冗余的、残缺的……但它不是‘垃圾’,它只是不合时宜。”

“所以,你想说自己是人类这一物种在发展中产生的‘不合时宜者’吗……”伍迪弯腰,笑意和呼出的气息喷在封不觉的耳畔,“‘bad code’不就是‘需要清除’的代名词吗,嘿嘿嘿……”

“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就连你视为棋子的人类都知道,变异是进化的推动力——是‘需要特别关注’的代名词。”封不觉梗着脖子说道,因为伍迪的手就放在他的肩上靠近脖颈的地方。

魔鬼的手指带着深渊的冰冷。他像变魔术一样变出武器,削铁如泥的匕首,流光四溢的三叉戟,打着绳结的绞索,机巧玲珑的十字弩,无数武器在他指尖上匆匆掠过……最后定格在枪上。枪口顶住封不觉的喉结,危险的金属亲昵地摩擦着皮肤,画着圈往上蹭,品味着猎物不自觉的战栗,最后来到嘴唇。

“不,我从一开始就没把你当成棋子。”伍迪凑在封不觉的耳边,压低了声音。“但是,不管你是不听话的棋子、还是不受控的棋手,我只要打个响指就能让你这个不安定因素消失。那么,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黑洞洞的枪口缓缓压过封不觉的唇瓣,不放过任何一道细小纹路。如果这枪是温暖的手指,那么伍迪就是一位无可挑剔的情人,而且动作轻柔、唇角带笑。

这是货真价实的恶魔低语。恐惧和兴奋在封不觉的脑子里同时爆炸。他不动声色地绞紧了十指:“I am a bad code. 而你太聪明,也太好奇。”

封不觉等了一会,没有听到伍迪的回答。

因为枪响了。

 

“啊啊……有些事情,好像讲出来就没意思了啊。”

魔鬼吹散了枪口的烟。他身后玻璃窗里的景色突然变了:晴蓝的天幕开始龟裂和剥落,露出晴空之后的深渊;云朵滴落血水,掉在干涸的大地上开出一丛丛妖艳的花;地面的坑坑洞洞喷出黑烟,不知名的生物小心地躲避着烟雾的侵蚀;远处的海岸线变成了漆黑的河流和渡口。

一片黑色羽毛飘落,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少年出现伍迪面前。“老师说,如果再有今天这种违规行为发生,他会很乐意向西蒙举报。”席德的笑容无比纯良无辜。他看了一眼还残留着外来气息的椅子,那上面已经没有人影了。

伍迪耸了耸肩:“向吾等之主发誓,我再也不会随便把玩具带进来玩了……嘿嘿……”

“喂,向吾主发誓好歹有点诚意啊!起码把奇怪的语气词去掉吧!”席德叫道,然后他尽职尽责地关心了一下:“那个凡人已经被送回去了?他的记忆处理过了吗?”

“当然。”伍迪像是想起什么,笑了一下,“那些凡人中的聪明人终其一生都在跟自己搏斗,把胸中渴望的野兽关进牢笼,为了保护他们所珍惜的事物。看着他们如何在钢丝上挣扎,如何把自己变成困兽,如何在不甘和怨愤之中驯化自己……这真是……嘿嘿嘿……”

席德面无表情地说道:“这好像涉及到了某些不宜青少年参与的调教Play话题呢,我先走了,你慢慢感慨。”说完他就消失了。

伍迪无视了席德的话。

“真是……有趣极了。”他舔了一下嘴唇。

 


END

 

后记:

灵感源于美剧《疑犯追踪》第二季第四集中宅总对号码的评价“He is a bad code.”

“(我坚信)通往地狱之路是由副词铺就的”这句话源于斯蒂芬·金的《写作这回事》。开头那个小谜题的灵感部分源于《寂静岭P.T.》(我是在B站看到莫璃录的游戏实况,推荐一下这位淡定又博学的女UP主),over是副词,所以把字母“O”单独拿出来就完事了——HELLO→HELL,通往地狱的副词之路。

最后啰嗦一点个人感想,欢迎异议和讨论。对于魔鬼来说,人类如同蚂蚁。那么能够在一群蚂蚁中找到一只他看得起的蚂蚁,这只蚂蚁就已经是前无古人、后不一定有来者的了。但那种混合着“非常欣赏某人”与“非常藐视包括某人在内全体”的微妙感情,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所以文中两位调情调得隐晦过头了。

评论(47)
热度(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