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前线/双人解说]《惊悚乐园》之《人机对谈录》(封叹封)

注意事项:

1,CP为封不觉X王叹之X封不觉,可逆无差,偏友情

2,文字版游戏实况,全程对话

3,整个副本源于小游戏《A Small Talk At The Back Of Beyond》,对游戏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先玩,以免被剧透

 

“各位观众大家上午好!我是枉叹之。”

“哈欠……各位早啊,我是疯不觉。”

“很高兴今天有机会给大家带来《惊悚乐园》的《人机对谈录》副本实况直播。”

“之所以一定要等到白天才开始录这个游戏的实况,具体原因请各位随意感受一下上一期《惊悚乐园》的高能尖叫。”

“咳,觉哥,不是说好了不提的吗……”

“上一期儿童鬼魂惨死的尖叫声可真是高能呢,连我的汗毛都稍微震了一下。在今时今日的社会里,不为深夜看实况的观众换位思考可是不行的哦,小叹同学。”

“诶,是我想多了吗,我怎么觉得你刚才指的是……”

“你以为我指的是什么?”

“咳……我们赶紧开始吧。今天的《对谈》副本跟上一期的《梦中梦》一样是困难难度,一样还是由猜拳赢了的人——对,也就是我——来操作人物。咦,开场就是一片漆黑,没有背景音乐。居然没有剧情介绍,这么单调的副本还真是少见啊……啊!!”

“老规矩啊,小叹操作时请全程调低音量以防高能。”

“不不不不好意思,系统提示冒出来得太突然了……”

“总之呢,现在大家都可以看见我们主线任务是‘探索房间’。”

“觉哥,屏幕一片黑啊,什么都看不见还怎么探索?”

“这样啊……那现在按E打开装备栏,摘下你的目镜,然后就可以看见了。”

“就算我是镭射眼,那能力也不是用来照明的吧。还不如说让我按B键打开背包掏出绿色提灯,然后黑暗就将无所遁形……”

“总之无能的你只能摸来摸去找东西开灯了。”

“不是超级英雄还真是抱歉啊……这里这么黑,我都分不出哪里是墙还怎么找开关……哇——啊!!”

“我说,小叹其实你是游戏作者派来的卧底吧,把友方和观众的心脏吓停摆,然后这个游戏就变成称霸世界的恐怖游戏了是吧。”

“抱歉抱歉,黑暗里突然闪出一个电脑荧幕,惨绿惨绿的,吓我一跳……”

“原来这副本是传统的‘人机对谈’,我还以为起码都是赛博坦星人那个级别呢。”

“觉哥,不要在意这种细节了……现在大家可以看到,主线任务已经更新成了‘问明真相’。”

“嗯……这里大概就是‘人机对谈录’这个副本的难点了。当然也有可能是问出真相之后‘采取行动’的那一步比较难。不过鉴于系统任务旁边还有一个‘当前提问次数’,所以我觉得这个环节应该是难点。”

“为什么有统计次数就是难点?”

“因为系统没有提示这个次数的上限。而且剧本名字就叫‘对谈录’,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以对话为核心,那不在这个环节上卡玩家,还在哪里卡人?”

“哦,是提问达到隐藏上限之后触发剧情杀的情况啊……但是会不会想太多了?说不定是困难级别没有提问上限,噩梦级别才会有。”

“好吧,你这种心态就涉及到玩游戏的境界了。玩游戏呢,可以分为三种境界:第一种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种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第三种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停停停停,所以觉哥你的意思是你已经到了最高境界吗?”

“不,我的意思是,现在情报太少,就算是我这种境界也不清楚你的玩法是自寻死路还是碰狗屎运。”

“我感觉你这说的是一个意思吧,是的吧,明明就是在鄙视我吧。”

“你看,电脑屏幕出现文字了,是四号黑体字,不是加粗宋体哦。”

“这话题切换得好生硬啊喂!”

“‘你醒了。你现在肯定一头雾水。在我的屏幕上写字可以向我提问’……原来是要拷问这台电脑啊,哼……有意思。”

“别讲得好像我们打算对一台电脑做什么啊!不对,是你打算做什么也别拖我下水啊,虽然这是我在操作没错啦,但是我真的不想再被人误会了,我虽然学过解剖但我真的不是玩尸狂魔……”

“少罗嗦,先试试再说,说不定能试出来提问次数。”

“那好吧,问什么问题?‘发生了什么事’这样会不会太直接了点啊。”

“问吧,总要试试的。”

“那我真的写了啊……诶,‘对不起,我不明白你指的是什么,请你考虑清楚再提问。’等等!系统提示说‘无效问题,当前提问次数为一次’?!”

“唔,问题太笼统就会无效吗……也是,对于人工智能来说,它们可能会把玩家身上发生的事分解成很多件小事,比如你先被乙醚弄翻了然后被打成失忆症再进小黑屋,最后你一觉睡到自然醒,这么简单的绑架流程就有四个阶段了。当然了,如果有些奇怪的play那就会产生更丰富的分解流程……”

“我觉得你举例的时候可以笼统一点……其实也能猜到系统不允许这样直接问谜底啦,就是没想到会用掉一次提问。”

“没关系,对游戏内涵的详细解说是一个高尚的、纯粹的、有道德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游戏实况主应该做的,我原谅你了。”

“没人要你原谅啊喂!咳,觉哥,这个副本确实是要考虑提问次数,会不会是那种‘最少次数可以得到额外奖励’?”

“有可能。首先是提问必须明确,其次是提问次数越少越好。”

“嗯,那问‘我在哪里’?”

“地点问题是必须的,问吧。”

“好的。‘你在地下核安全设施的一间房间里。’这句话信息量很大嘛,难道背景是未来核战争?然后我们可以选择是否逃出这个房间参战?”

“对啊,然后我们还能玩一玩那个传说中的红按钮是吧——那就是噩梦级副本了。你丫倒还挺兴奋啊?”

“是啊,我一直都没见过核武器呢……”

“再这么没出息就罚你戴上假发在走廊外面站一个课间啊,小叹同学。”

“我不就是上次使用了一下剧情道具吗,为什么老抓着这个梗不放啊!”

“啧,别吐槽了,都过去十五分钟了,快把你的脑子拿出来抖一抖,看看能不能抖出第三个问题。”

“我还以为我只用负责动手操作……好吧,那就问‘你是谁’?”

“放过它,那只是台电脑。”

“呃,总不能问‘你是什么’吧,好没礼貌的感觉啊。”

“问‘你的使命是什么’。这样可以在一个问题里同时问出它的身份和功能。”

“好。‘我负责在你休眠时期里维持这个房间的正常运转。’看来主角是在这个地方工作的,然后这个人工智能负责休眠时期的工作。”

“也就是说,这还真是友方角色。”

“这一看就是队友啊,难道觉哥你一直在怀疑它?”

“它的表现难道不可疑吗?”

“哈?可疑吗?”

“每次跟你录这个系列的解说的时候我都在慎重地思考要不要转行,嗯……当忍者。”

“呃……是哪里可疑了?”

“它回答你第二个问题的用时比第三个问题长了至少0.4秒。”

“这也能看出来吗!”

“这很明显对吧,本大爷早就把梦公司的恶趣味摸得一清二楚了……”

“是啊,你们都是那种恶劣得让人难以想象的思路嘛。接下来问‘我是谁’?”

“还是问使命。我们现在最需要知道的不是身份,而是‘我’的任务,这样就能知道下一步应该干什么。”

“‘你跟其他的核灾难幸存者一样,一直在等待重返地面的时机’。还真是核战争背景。”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主角是从休眠中醒来的,因为放射性元素的衰变期太长,只能用这种方法延寿。可是……”

“可是?”

“可是这样一来,剧情还有发展余地吗?现在这个背景简直就是把‘出去’和‘找死’划等号,玩家在这里跟电脑聊聊天就行……《惊悚乐园》的副本不可能这么轻松。”

“困难级别的剧情单薄一点也很正常吧,而且我们也可以出门看看情况啊。”

“真是天真到没有沟壑的大脑啊……”

“什么?觉哥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那你就问它‘能不能出去’好了。”

“你刚刚一定是在小声吐槽我吧……诶,电脑这次的反应很人性化嘛,还会反问。‘你为什么要出去?外出的生还率仅为3.7%’。也就是说,要出去就领便当。”

“不,只是死亡概率高而已。嗯……你再问它怎么出去。”

“死亡概率那么高,为什么还……”

“问就是了,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喂喂明明是我在全程写字吧。你看,‘请慎重考虑,你无法在外界恶劣的环境下生存。’这是警告玩家别外出找剧情?”

“不,这个人工智能有事情瞒着我们。”

“啊??”

“现在是第七个问题,你问它‘为什么要求我留下’。”

“诶?觉哥,怎么话题就跳到这里了?”

“等会再跟你解释,你先问,我想验证一下猜想。”

“好吧。这个人工智能的设定真的很人性化啊,回答里还有停顿。‘……我不会阻止你的离开,但是你的生还几率很渺茫,我不能坐视不理。’这个场景好眼熟,像在哪见过,是《I, Robot》?”

“上周科幻之夜看过的老片,如果连这都忘了,那么苍蝇就可以在你那光不溜秋的大脑上花样滑冰了。电脑的这句话是在化用阿西莫夫的机器人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坐视人类受到伤害’,这大概是这个副本的隐藏规则。你再问它‘你在要求我留下吗’。”

“噢好的……‘我不会干预你的选择,但是你最好留下,否则极有可能会孤独地死在外面。’跟上次的回答是同样的意思,不过这次多了点东西。”

“嗯,比上回多强调了‘孤独’。现在还需要我解释吗?”

“让我想想啊。之前觉哥你坚持要出去的时候,电脑就反复强调外界环境不适合生存,但就是不正面回答问题……诶,怎么出现了新的句子,我还没提问呢。”

“‘你想下棋吗?或者你希望来点别的娱乐,比如看看电影?’现在可以确定了,这个人工智能很想让我们留下。”

“其实我也觉得留下来比较好啦,外面的存活率那么低。不过重点不在于留不留,而在于它为什么想留住我们……喂喂喂,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啊!”

“等会提醒我去买彩票。”

“啊?”

“你的智商都上线了,那我离中奖还会远吗?”

“够了啊!”

“好了,小叹别闹了,三千万观众们都在看直播呢。”

“哪来的三千万啊!”

“所以下一道问题的真相就交给你了,少年名侦探枉叹之!”

“完全不想理你啊!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大概的剧情背景了,但是任务还没刷新。那还要问什么?时间?”

“唔,知道现在是几点对我们没什么用处,不如问‘我还要等多久’吧。”

“好的。‘四个小时。’那看来时间正好嘛,不用等多久就能回去地球表面了。”

“不对,任务还是没有刷新,这个不是真相,我们肯定漏了什么线索。”

“我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但是……哇啊——唔……觉哥!”

“我看见了……你还是别捂嘴了,该喊的都喊了,该吓的也都吓了。这个时候居然弹出系统提示,强行提高难度……呵,这种不把玩家逼到悬崖边上不罢休的精神连我都有点佩服了。”

“现在不是表扬的时候吧!‘剩余三次提问机会’,这条系统提示如果不遵守的话……”

“我警告过的吧,可能会剧情杀。”

“可是三次就问出答案未免太难了点吧!我现在完全没有思路啊!”

“不,其实我们已经很接近答案了,就差最后一步。说起来可笑,摆在面前的线索往往会被人忽略呢。”

“什么线索?你是说,这个人工智能把我们留在这个房间里真的是别有用心?难道它在说谎?但是机器人三大定律里不是规定它不能伤害人类吗……”

“如果它是为了保护而说谎,那就没有问题。或者这么说,如果它认为自己是在保护人类,那就不是违背三大定律。”

“所以外面可能有别的致命危险,不亚于核辐射那种,所以它才阻止我们外出。但是这也说不通——重点还是在它的动机上,那不就卡住了吗……”

“小叹,问它能不能给我们开灯。”

“诶!我都完全忘了这码事!人工智能一上线我就忘记要找光源了。”

“所以说啊,线索就摆在眼前,但是这个副本故意利用了人的心理盲区,先抛出一个吸引人的难题让人忘记初衷,接着在快要解开谜题的时候突然拔高难度,令人自乱阵脚……其实这个副本的难度不高,就是玩了一个心理上的小花招。”

“还是有点难度的,起码我就不能这么快反应过来。输入了文字……这次电脑怎么没反应?好,有反应了。‘为什么要开灯?’”

“哼,果然。别跟它耗,玩家回答问题是不计入‘提问次数’的,直接说‘我想开灯’。”

“哇房间突然就亮起来了……原来这个房间这么小,只有金属床和电脑,连书桌和衣柜都没有。看来核战争之后的生存条件很艰苦啊。”

“呵,谁知道呢。你看到这里没,墙壁上这块金属板。”

“觉哥你手指挡住屏幕了……好,看见了,那个刻着‘AGS’的铁板应该就是下一步的线索。”

“所以?”

“好吧,不够善解人意还真是对不起啊。输入‘AGS是什么’……搞定。”

“‘Artificial Gravity System’,对这个答案你有什么想法吗,小叹同学?”

“‘人工重力系统’,这……AI大哥,就算我读书少你也不能这么蒙我啊,太明目张胆了吧,在地下的建筑物哪里需要人造重力啊。”

“所以,最后一个问题就问这个,然后就结束了。”

“电脑这次回答之前也顿了一会……哎,突然觉得直接戳穿一个善意的谎言好残忍啊。”

“还好吧。你没听说过吗,世上没有不残忍的真相。”

“那是谁的名言,没印象啊?”

“哦,那你一定是没有好好听我说话。”

“直播注意节操啊,觉哥。‘对不起,事实是……这里是‘Icarus’号太空飞船,你是宇航员。此次任务是探索水星,但是导航系统坏了,飞船正径直飞向太阳……四个小时内就会抵达日冕。’”

“果然是这种情节。‘你有两个选择,一是用救生舱逃生,由于食物、水和氧气有限,生还率仅为3.7%;另一个选择就是留在飞船上,这也是我希望你做的。日冕会在0.02秒内熔毁飞船,在那一刹那你甚至来不及感到疼痛。’”

“嗯,主线更新成了‘做出选择’……老实说,心情有点复杂啊。”

“这有什么复杂的。很明显,如果选离开飞船的话,就是去探索外面的世界,你去洗把脸再回来操作的话说不定还能找到隐藏任务。选择留下来就是跟一台电脑一起拥抱太阳了,剧本到此结束。”

“所以觉哥你想选离开?”

“这还需要考虑?离开飞船的可能收益远远大于留下。”

“……”

“‘你可以选择继续挣扎,但是极有可能痛苦地死去。不妨留下来跟我一起面对注定的毁灭,这样至少不会孤独。’你不会是被这句话感动了吧?别忘了,那个人工智能之前还企图让你无知到死。”

“我挺不爽它骗人的,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好好商量吗,说不定我可以带着它的芯片一起上救生舱啊。但是一想到它的目标……我能向电脑再问点问题吗?”

“提问限制已经取消了,应该可以自由对话了。你怎么还问‘为什么你希望我留下’……我这就去拿扫帚扫一下地上的鸡皮疙瘩。”

“觉哥你看,在电脑说过‘希望你留下来’之后,这个问题的答案跟之前不一样了。‘我不想……我只是不想孤独地度过最后时刻。我不会阻止你离开,但是你的生还几率很渺茫,请你好好考虑一下。’”

“喔……真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工智能。那又怎么样?”

“让我再问一下。‘你害怕死亡吗?’”

“‘人和机器都会有停止运转的一天,而这一天即将到来。我不害怕死亡,我害怕的是独自死去,因为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尊重你的选择,可以为你提供任何帮助。’最后那句话我非常喜欢,觉悟这么高的人工智能已经不多见了啊。”

“接下来就是,‘你害怕孤独吗?’”

“‘人类是孤独的,模仿人类而创造的机器也是孤独的,细胞构成的心脏和金属制造的芯片都同样害怕孤独。我一开始对你隐瞒了真相,对不起,我并不想伤害你。’所以呢?”

“所以……‘如果我留下来,那你就不再孤独了。’”

“代入感超强的小叹同学,我能采访一下你对于电脑那句回复‘对不起,我不明白你在问什么,你得赶快决定’的感想吗?”

“……好吧,是有点失望,原来只能通过问题交流啊。”

“嗤……你今天真是单蠢得令我刮目相看。”

“那我就选留下了啊?”

“反正不是我操作。各位想探索整个副本的观众,请愤怒地用硬币砸死我旁边这个心肠软成一坨面条的家伙,谢谢合作。”

“那就……‘我决定留下。’……‘我留下。’……‘是的,我很清楚后果,我留下。’”

“主线任务完成,180秒后自动离开副本。啊,这个副本还有结尾动画……”

“‘飞船正载着我们向太阳奔去’、‘向我选择的结局奔去’……这个副本实在让人感慨呢。那么,今天的直播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大家的收看,明天见!”

“是白天见。”

 

END

 

后记:

整个副本源于游戏《A Small Talk At The Back Of Beyond》,我当时看的是莫璃的解说(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57261/)。感谢游戏制作者Scriptwelder和UP主,这款游戏短小精悍,非常值得一玩。顺便一提,同作者的《400 years》也意味深长。

本来这个人机互动的脑洞是一个双向表白的故事,但是最近重温了蘑菇汤与西瓜猫的《白雀》游戏实况,突然被那种三次元好友的双人解说的感觉萌到了,所以改了整个大纲……无论写哪个都会遗憾没写另一个啊_(:з」∠)_而且最遗憾的是没能表达出来原游戏本身的意味。

第一次尝试真正意义上的全对话,感觉很有趣,总之我会继续努力的。

欢迎批评和建议!如果不好意思公开说可以私信或匿名ask:)

评论(27)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