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最大手,一糖甜十年!法师三定律重温repo

上一篇对《法师三定律》的全书repo→ 这里
上次的评论是不带倾向的,但是重温的时候我就会忍不住站CP了>< 讲真,原作的糖啊什么的,就是要留到差不多忘掉的程度再重温,就可以立马满血复活仰天咆哮“我可以再战十年!十年!”

 

CP向:瑟连X玺克,可逆
骑士与法师的经典组合(奉送10CM身高差与五年年龄差),竹马组转天降相杀又转同伴的时髦配置(原作盖章“孽缘”),圣骑士与死灵师的同源先天体质(都于出生前就在“黑暗与白昼之河”接受力量),相互救赎与开导(圣骑士奇迹定律!)
说真的,要不是原作冷到外太空,这一对一定会火……光列完属性我就觉得热血沸腾。当然了,原作的语言风格(混合台湾腔的近似西幻的现代世界)和剧情风格(三观说教太多)确实会排斥不少读者……不过基情和萌点真的不少,尤其是上半部“启掩”卷。
这一对的糖主要集中在第四卷的异世界钓鱼之旅,但是其他地方也有不少,因为圣骑士瑟连作为男主角玺克眼中“乌鸦嘴”和“灾难前兆”,有瑟连的地方就有他的杯具——而全书就是围绕玺克的杯具生活(……)展开XDD所以当真是“他和瑟连之间的孽缘可能会这么斩也斩不断”(BY玺克)。
当然,老同学奈莫(JQ集中第三卷)、新朋友小碴(集中第二卷)等等也经常出现,不过我现在站了瑟连嘛这里就不多分析了XDDD

 

这一对CP很难概括。
简单说一下我被萌到的“相互救赎”的点吧。玺克不是正常定义上的“好人”,相当的现实和冷漠,有时候在对人情世故方面意外地单纯(瑟连在这方面则意外地复杂,果然是大了五岁),在他融入正常社会的努力中少不了瑟连的大帮忙。同时,瑟连也不是传统的正义骑士,实际上他会因为一系列事情对正义有所怀疑和厌倦,恰好就在这个时候玺克重新坚定了他的信仰。
他们俩在一起拌嘴的时候很有趣,瑟连有点小腹黑,玺克也不是省油的灯XDD但是他们因为之前的竹马经历,有时候温馨起来真是……发糖不要钱。

 

【下面涉及大量剧透及原作摘取!】
前面说过,这一对CP是竹马转天降相杀再转同伴,那接下来就按这个时间顺序来理剧情。

一、竹马
瑟连五岁的时候,玺克出生。这是千年也等不到的巧合,圣骑士与死灵师这一对本来就稀有的先天体质组合居然降生在同一个村庄。从小他们就在一起玩耍,瑟连是孩子王。
在玺克八岁时,仅有十几人的小村庄遭遇了瘟疫的袭击,而身为先天死灵师的玺克无意识地唤醒了所有亡故的死人。对父母亲友的思念把村落变成了人间地狱,僵尸哭嚎着求他解脱,而恐惧的玺克也无法自理生活。由于僵尸畏惧圣骑士的力量,瑟连作为唯二的幸存者肩负起了照顾玺克的责任。
瑟连十五岁的时候,十岁的玺克在一个冬天里被黑暗教团的人带走。

【童年回忆杀】
这段回忆杀真是要命,我的天,虽然老套但是出现在那个时刻真是萌煞人……

  他想起了一些以前小时候的记忆。
  在那个村子里,各家大人会一起工作,小孩子就一起玩,也一起交给年纪比较大的孩子照顾。
  玺克年纪比较小,总是被带来带去。那个留在村庄里,应该是圣骑士的少年在他们之中是年纪比较大的。他的父亲在村子里也是人人尊敬的意见领袖,他似乎是家里惟一的男孩,其他都是女孩。
  在较早的记忆里,玺克记得那名少年经常当指挥,决定今天要去哪里玩。后来他比其他孩子更早被认可为大人,去帮大人做事了。在他们还一起玩的那个时候,玺克有一段特别鲜明的记忆。
  他记得那天的阳光有种特殊的澄黄色调,他在村外发现一个可以窝在里面的洞,就窝在里面了。那是非常舒适的时刻,会让人想就这么停在那。然后那个稻草头发的少年出现在洞口,笑着对他说:「找到了。」
  玺克揉揉眼睛,慢慢挪下床。瑟连也从地上的毯子堆里抬起头。


  玺克脑中又闪过那一天的景色。以大雪为背景站在村口的那名少年。他的肩膀和背都绷紧,双手握拳,虽然是垂下的,但手臂在使力。脚稍微打开与肩膀差不多宽,和手一样的使力。他略收下巴,有那么点咬牙的感觉,那双眼睛瞪着带走玺克的人,眉毛因为痛苦而收紧。那是因为自己独自留下而恐惧,还是对把他留下的这个世界的谴责?
  玺克转头看瑟连,发现他在笑。脸上挂着满足而温和的微笑。


二、相杀
瑟连二十岁的时候,十五岁的玺克已经是东方学院里的顶尖强者,四首之一的“杀戮之首”。
瑟连二十二岁的时候,已经是圣骑士的他抓住又放走了十七岁的玺克。当时玺克在地底神殿镇压了黑夜王者,黑暗教团与东方学院从此覆灭,但力量丧尽的他也被光明之杖活捉。最后瑟连假造了逃狱事件把他藏起来,并且为他争取到了特赦。
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淡忘了彼此,在血染的城堡里他们只是对手——圣骑士很少遇到令人恐惧的对手,死灵师也从未碰上这样可怕的敌人。

【“只有你才是我的对手”系列】
  瑟连放出圣剑,连接砍倒了几个敌人。他习惯团体作战,因此能够时时注意同伴的情况,他一直在注意玺克和魔饵长安派特、航海长费伦娜,这几个「平民」。他看着玺克熟练的把敌人尸体转化成武器,很难不想起以前骑士团和黑夜教团交手时的惨状。
  那时候被化作武器的尸体都是他的同袍。他也看过玺克在他面前这么做,把死去的骑士变成一场大爆炸。所尼语系法术的献祭特质,代表的并不只是力量,还会让敌人恐惧、反胃,对他们的敌人来说是一种威吓。
  就像在火药控制战场之前的冷兵器时代,攻城方将守城士兵的头颅用投石器扔进城中一样。
  同时还是个死灵师的玺克,又扩展了这种亵渎行为的范围。当时瑟连受到很大的震撼。大概是因为这样,玺克对他来说和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
  全世界,他只有在玺克身上感受过恐惧。


  恍然间,玺克彷佛看到了三年前的景像。三年前在一处地底神殿,失落的古神——黑夜王者即将受到黑夜教团召唤,降临艾太罗毁灭一切生灵。圣洁之盾、光明之杖和黑夜教团在地底神殿展开一场殊死战。
  瑟连手中闪着圣剑的光芒,那是与灵魂相连的奇迹力量,他那略为急促的呼吸,因为战斗而凌乱的衣着,四周那骚乱的氛围,都像是三年前的重现。
  瑟连指着女王笑说:「你可以镇压那个吗?」
  「不可能!」玺克稍微别开头,但视线没有移开。
  「你不是连黑夜王者都镇压下来了?这个没有古神厉害吧?」瑟连左手握拳,用手背轻敲玺克的胸口。
  「那时候地上躺着的全是祭品,现在你要我杀谁施法啊?」
  「不知道呢——我拖几个重伤没救的过来给你怎样?」瑟连笑说。
  玺克高举祭刀,用刀柄狠狠的往瑟连那颗硬脑袋上用力一敲:「清醒点!你废气吸太多了!你那些正义都上哪去了?」


三、同伴
瑟连二十五岁的时候,二十岁的玺克跌跌撞撞地走上了“正常的社会人”的梦想道路,然后开始了今后的“有你在就没好事!”的孽缘纠缠。主要表现为,玺克每遇到瑟连就会被卷进各种奇怪或者意外的事件中,然后丢工作,又得找新工作,然后又遇到瑟连……

【“有你在就没好事”系列】
    「为什么我们到这里这么久了都风平浪静,你一上船就冒出几百年一遇的暴流?」
  「嗯——」瑟连欣赏着巨浪顶端闪烁的光芒,他觉得好像有辉煌鱼躲在浪里观察他们。他转头对玺克笑说:「因为我让人景仰?」
  「叫这些浪把你带回家看个够,不用还来了!」玺克大吼。


【别扭的关心方式】
他们遭遇了大型敌人。在敌人面前还要拌嘴放闪光弹这也是够了!

  内容听来不妙:「我嗅到肉的味道。」
  「我们直接被称作肉了。好歹也说是猎物吧。」瑟连把玺克拉到后面去,自己站到最前面。
  「这不对吧。说到肉,你这硬梆梆的骑士哪里是优质好料?当然是肉松法师站前面啊。」玺克挤到瑟连前面站住。
  「肉松手上连把小刀都没有!你才是别闹了!」瑟连把玺克往后面拖。
  「大型魔兽哪能用刀剑对付?移动炮台的法师才是对付魔兽的最佳人选,骑士后面纳凉去!」玺克低吼,原地撑住,不肯移动。
  「你骑士歧视!」瑟连说:「我们不是只会砍人和预算!」


瑟连有紧急工作要赶回王都法院,但是因为路上遭伏击,意外地来到了玺克他打工的异世界渔船上……

  「你只要乖乖白吃白喝,不要跳海,就可以了。」玺克拉近瑟连,低声说。
  「但——」瑟连皱着眉头。
  玺克说:「你这是补偿心态。因为骑士工作没法做好,才想在其他地方有所贡献,安慰自己说:我还是有用的。」
  瑟连肩膀马上垮了下来,背也慢慢驼了。就视觉上来说,他看起来像是在沼泽里缓缓的沉了下去。瑟连用气音,哀怨的说:「这种话不可以真说出来啊。」
  「我对你向来没在客气的。」玺克抓住瑟连的肩膀往上提,把他的魂魄提回坚硬的地面上……


  「到底出了什么事?」玺克没有就这么放过瑟连。他左手放在吧台上,身体前倾,紧盯住瑟连的表情:「我感觉你变得很容易丧气,还到处在帮自己找放弃的理由。明明没有人责备你,你却先责备自己,甚至开始攻击做得比你好的人。你身上到底出了什么事,把你给变成这样?」
  「所有的事。」瑟连松开撑着头的手,挥了两下,呼出一口气,用刚好能听到的音量小声说:「不是『什么事』,是所有的事。」说完,他就陷入沉默。
  玺克看瑟连的话匣子又闭上了,决定一口气把问题解决。他双手猛的抓住瑟连领口往自己这边拉,近距离龇牙裂嘴的威胁瑟连。玺克一个字一个字重重的说:「给我、详、细、的、交、代、出来!」
    …………
  「如果守护正义那么伟大,为什么?为什么骑士守护正义,得到的回报是官员抹黑、议员当狗骂、民众当马骑,为什么?明明做的是好事,却让骑士的生活更糟糕?」
  玺克已经放开了瑟连,他把手肘放回吧台面上,手撑着脸颊。他确定瑟连没有要继续说下去了,才开口问:「你这些问题,有找其他人谈过吗?」
  瑟连的目光避开玺克,开始往屋子里什么都没有的角落飘。
  玺克瞇眼,身体前倾逼近瑟连:「你谁都没说,一直自己憋着?」
  「不行吗?」瑟连总算又和玺克对上视线,他有点生气的绷紧嘴唇说:「大伙负担都很重,我这种不象样的烦恼哪能拿来烦他们。」
    …………
  瑟连手叉胸前,左右摆头思考,过了一阵子,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着是一阵大笑,笑到眼泪都流出来了。他用手指去抹眼泪,说:「我突然觉得好轻松啊。怪了,我觉得跟你说话特别自在。是因为你不是什么良民吗?」
  「哼。」玺克用鼻音回应,专顾着吃他的老鼠松饼。搞了半天,原来瑟连只是工作不顺累积了太多压力。把烦恼通通说出来,发泄一下就好了。玺克对瑟连有了一些新的了解。这个人怕寂寞、又很好强,所以遇到挫折都往肚里吞,一不小心压力就会破表。他有种不太妙的预感,作为极少数有能力逼瑟连把情绪吐出来的人之一,他和瑟连之间的孽缘可能会这么斩也斩不断。
  人无法倚靠比自己弱小的人。在工作上分工合作,承认对方在工作上的可靠性是一回事,在精神上不可能如此做。只有认定为和自己同等或是更强的人,人才可能让对方承担自己的精神压力。
  玺克能让瑟连感到恐惧,凭这一点,他对瑟连来说就是能和自己匹敌的人。
  玺克有资格听瑟连的烦恼。


【怕寂寞的瑟连(犬)】
瑟连刚到异世界钓鱼船上,面对陌生的环境显得很怕寂寞……

  「这是什么?」瑟连指着一串紫色有尾巴的眼珠问。把眼珠悬挂起来的绳子就绑在那个尾巴上。
  「别碰。」玺克站在工作台前,忙着剁碎鱿鱼。他用所尼语回答。
  「喔,他们叫嘎个他是吗?那个呢?」瑟连又指着一串风干水果皮说。那个水果皮干掉以后看起来像死珊瑚。
  「嘎个他。」玺克再次用所尼语的「别碰」回答。
  「一屋子的东西都叫嘎个他?」瑟连转向玺克,扬起眉毛:「你可以用我听得懂的语言回答吗?」
  「嘎骨。」玺克用所尼语说「别想」。他用手把鱿鱼块和其他材料混合均匀,塞进完整的黑虾壳里,压紧,然后拿碗里多出来的材料当施法材料,用祭刀施法。黑虾壳就像还活着一样开始弹跳。他一个一个施法,最后把做好的鱼饵都扫进塑胶箱里,用艾太罗标准语说:「帮我把东西搬出去。」
  「你只有这种时候才想和我说话啊?」瑟连叹气。但他还是顺从的把箱子扛在肩上走出去:「如果你一直不理我,只是给我饭吃,我会寂寞而死。」
  「是啊。」玺克把祭刀擦干净收好,他看着丝毫没有弄脏的抹布,还是拿去洗了。他两手空空的跟上瑟连:「如果一直跟你说话,我会烦死。」


  玺克看到瑟连在旁边地上,背靠墙壁,把披风折成垫子坐在上面打瞌睡。他双腿弯曲,一腿直立一腿平放,两手迭在直立那条腿的膝盖上,低着头把额头靠在手臂上。玺克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
  玺克有种感觉,瑟连打从上了这条船以后,就无所不用其极的黏在他旁边。的确玺克是瑟连在船上惟一一个认识的人,但是他还以为瑟连应该是一个适应力更好的人,不会一到陌生的环境里就黏着熟人才对。
  玺克深深的叹气,蹲在瑟连旁边,把手放在瑟连手臂上摇醒他:「我要上甲板看看,你要跟来吗?还是你要睡我的床?」
  瑟连抬起头,眼睛睁大,马上回答:「我要跟!」
  「是是是——」玺克抓着一头乱发,照惯例怎么抓都不服贴。他打开床底下的抽屉拿东西,整理好全身配件后,就像遛狗似的,带着个骑士到甲板上去遛。


  瑟连的声音因为他此时的情绪,变得沙哑:「你啊,有想过未来的事情吗?」
  「怎样的未来?」玺克反问。他的声音也很沙哑,不过沙哑的原因和瑟连不一样,跟他之前淋了一晚的浪有关。
  瑟连身体稍微缩了起来,抱住一边膝盖:「像是自己以后要做什么,有什么梦想。怀疑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要像现在这样一直下去,直到老去吗?」
  玺克非常迅速的,斩钉截铁的回答:「不,我没想过。」
  「可是你很认真的活着。」瑟连说。从学习这件事就可以看得出来,玺克是如何认真的过活。
  「想过那些事跟认真活着是两回事吧。」玺克苦笑着挑眉,他反而不能理解为什么认真活着就一定要想那些事:「活着这件事本身根本就不需要思考。你去给辉煌鱼的尾巴打一次看看就知道,他们挣扎的时候是很认真的,但他们可不会去思考什么梦想跟未来。」
  瑟连摸着下巴,发现有胡髭冒出头了:「也就是说,活着是一种未经思考的行动?」
  「你想太多了,还是该说是我想太少呢。」玺克蹲下来把纸卷起来,边卷边说:「这么说吧,当我人还在黑暗学院里的时候,我连明天还会不会活着都不知道,根本就不会去考虑什么未来。」
  「我觉得像我这种人,不前进就无处可去。」瑟连的声音放轻,说:「可是我也会怀疑,像这样子别无选择的前进,是不是我想要的。」
  不知道为什么,瑟连现在说的话让玺克感到焦虑,好像他心里的蜂窝被戳了一下。他思考了一阵子才厘清是为什么。玺克放大音量,对睁大了眼看他的瑟连说:「这种事你在这里跟我说也没用!是不是你想要的只有你知道,快点滚回你的圣洁之盾去啦!」
  玺克把纸卷夹在腋下,气冲冲的转身,进入船舱下楼。他听见身后传来瑟连的声音,他好像撞到谁了:「抱歉,安派特大人!啊,玺克,等等!」
  玺克在将要进入下层船舱的地方停步,让瑟连追上他。玺克原地转身,看瑟连在他前面两步的地方紧急剎住,眨着无辜又有些慌乱的眼睛看他。
  「听好了,我只说一次。」玺克用一根手指指着瑟连的胸口说:「就我的角度来看,不管你因为任务失败的关系受到多大打击,光是你还有可以感到愧疚的对象,就够幸运了!」
  明明瑟连不知道比玺克高壮多少,论年纪也比玺克大了五岁,现在瑟连缩着脖子,却像是小孩子挨了大人骂的模样。看瑟连不知所措的样子,玺克用纸卷在瑟连头上轻敲一记,扁扁嘴问:「该我吃饭了,要来吗?」
  「要!」瑟连马上恢复精神回答。
  玺克耸肩,把纸卷夹回腋下,转身起步。
  瑟连真的是,很怕寂寞的人。


【一起赤诚相见的洗澡】
还光明正大地看对方果体什么的、拉过来一起泡澡什么的,太过分了同人都不敢这么写///////

  瑟连洗澡不太专心,还转头正大光明的看玺克。他看到玺克右手上臂在差不多一半的位置,有绕着手臂一整圈泛红的伤疤。这道伤经过几年的时间,颜色有和旁边的皮肤接近了一些,但是他们两个现在距离才四十公分,看起来还是非常明显。瑟连肯定那不是他造成的:「你上手臂那道疤是怎么回事?」稍微割到绝对不会变成这样,皮肤纹理都扭曲了。
  玺克把头上的泡沫冲干净,斜眼看了一下瑟连。玺克本来想用所尼语叫瑟连闭嘴,但是他看到瑟连的裸体,定睛看,精壮结实的肌肉上遍布伤痕,暗示着许多玺克不知道的危险,本来打算出口的讥讽就又吞了回去。
  「我这只右手是换过的。」玺克倒了洗发乳,低头继续搓泡泡:「因为从断手到再生中间时间隔得太久了,断的地方又施过愈合术,就留疤了。」
  「你之前的工作有这么危险吗?」瑟连正面盯着玺克的手说。
  「不是啦。是我被通缉那阵子受的伤。」
    …………
  玺克把身体洗干净就打算出去了,瑟连比他先一步泡在浴池里,看到玺克转身往门口走,他惊讶的问:「你不泡热水吗?」
  「没兴趣。」玺克固执的朝门口前进。
  「这样不行。团里大家雨中行军以后,一定都会泡热水祛寒气。泡热水对身体好。特别是你这种瘦干巴又脸色苍白的人,正需要热水!」瑟连从水里出来,抓住玺克没有疤痕的那只手,把他往池边拖。
  「不要!我不要把自己放进一堆水里面!」玺克挣扎,但是另一只手的手腕马上也被瑟连抓住。
  「你有泡过温泉吗?很舒服喔。」瑟连完全没在听玺克说话,继续拖着人往池边移动。
  「我绝对不要进到任何水体里面!」玺克蹬腿,想把手抽回来,但全都徒劳无功。
  「对喔,你不会游泳。不会吧?你上船了还是一样不会游泳?」瑟连已经把玺克拖到浴池边了。他自己先跨进去,水深还不到他的膝盖:「放心吧。泡澡池很浅的。」
  「水只要十五公分就可以淹死人,就像阶梯也只要二十五公分就足以摔死人。」玺克用脚抵着池边,说出那些运气特别不好的案例。
  「来啦!」瑟连大力但缓慢的把玺克拉过来。
  玺克不想最后手脱臼,只好乖乖跨进浴池里坐下。魔饵长安派特为他们默默的往旁边挪出位子。
  瑟连放开玺克坐下,在热水里发出一声舒适的叹息。
  玺克无法否认泡澡很舒服,结结巴巴的说:「是、是还不错。」


【一起去看结晶雨】
  元素结晶凭空出现,铺天盖地下雨般的向着两艘船洒下来。甲板上的人把主甲板的水槽口打开,用各种器材尽其所能把元素结晶扫进去,船舱里的人把水槽移走,拿专用箱在底下接,一箱接一箱的很快就装满了,不停换另一个空箱上来。
  各种颜色的半透明不对衬多面体在甲板上滚动。玫瑰色、草绿色、鹅黄色,有些大如拳头,有些小如指甲,突然一颗香瓜大的落在甲板上。要不是有航海长费伦娜的魔法强化,八成会砸坏好几个地方。这些晶体颜色均匀没有杂质,是最高品质的元素结晶。
  玺克不像渔夫们随时都把安全帽带着,刚开始掉很小颗的结晶时就戴上了。玺克被弹珠大的结晶砸了好几下。在他施展保护法术之前,瑟连拉高骑士披风盖住他们两人。
  躲在瑟连的披风下,玺克听着披风上扑扑扑的撞击声,看瑟连兴致昂然观赏结晶雨的神情,玺克深深的叹了口气。


【一大只与一小只】
这个地方超级萌呀!10CM身高差大奉送!

  瑟连结束对船员的鼓舞演说,到上层甲板来找玺克。他由上往下低头进入玺克的视野范围内,强壮的身躯给玺克很大的压迫感。
  「一大只瑟连。」玺克扁嘴。翻身坐起,两腿往前伸直放在地上。
  「一小只玺克?」瑟连笑着回应。
  玺克把头转开故意不看瑟连。
  瑟连在玺克旁边坐下来,他一脚伸直,一脚弯曲把手肘放在上面,问玺克:「你对山区道路清楚吗?」
  玺克把头转回来,瞄了一眼两人腿的尽头。瑟连的腿大约比他长十公分。玺克说:「很久没注意了,怎样?」
  「我在想,回到国内以后,我要去追捕拉玛哈。」瑟连眼睛微瞇:「那家伙肯定已经逃亡了。你也逃亡过,我想你可能比我更清楚他的想法。」
  「喔。」玺克应了一声。当初瑟连就是为了保护延押拉玛哈所需的证据,才会被人灌水泥扔到迷途之海来。瑟连赶不回去,拉玛哈八成就逃亡了。
  「我想——说不定——可以请你来帮忙吗?」瑟连说。
  玺克用鼻子短促的吹气,顿了三秒。他感觉瑟连僵住了,能言善道,刚刚才发表过演说的这个人,好像中了法术变成石像。除非玺克用回答解除瑟连身上的魔法,否则只能一直定在那里。
  这个人总算学会开口找人帮忙了啊。玺克在心里暗笑:「可以啊。」
  「啊,太好了。」瑟连笑着露出整齐的白牙。


【“我怎么样?”的就是别扭系列】
  阿寇儿用眼角余光瞄奈莫,正眼拿来看玺克,慢慢的换了两口气,才说:「我这边的事,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管好你自己,别再上通缉榜,我就不必再跟你有所牵扯。以前的事情,当然就不必再翻出来了。」
  说完,阿寇儿摆摆手,用军人那种一脚后退,两脚分别以脚尖和脚跟旋转,一百八十度转身的俐落动作转向传送阵,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过了两秒,领子还被瑟连提着的玺克才开口低声说:「好帅气——」
  「呃?」瑟连抬起手,手指指着自己,发出一个带有询问意味的音。
  玺克用力夺回领子,回答:「不象话!」


三个人一起赤诚相见地洗澡……

  玺克耸耸肩,转身面对墙壁刷身体:「瑟连身材不错啊。」骑士有一身精实的肌肉,是理所当然的,而且瑟连天生高大,脱了衣服更是魄力惊人。
  「你给我面对本人说!」奈莫说。
  玺克闻言,确实转身面对瑟连,说出口的却是:「可以分我一点血吗?」
  「召唤妖怪的恶习你打算延续一辈子吗?」奈莫扁嘴说。


瑟连在执行秘密任务结果遇到了玺克……

  瑟连这才想起来,他好像应该躲开玺克才对,他脸色一沉,说:「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所以?」玺克凶悍的问。
  「——所以,你不会发生任何事。」瑟连恢复平静说。他能拿玺克干嘛?
  「我不会说出去。」玺克拍拍瑟连的肩膀说。就这样,交涉成立。


【圣骑士奇迹定律】
  「一定有办法。」瑟连喃喃说:「一定会有。」
  玺克只当那是自我安慰。他无比的想骂脏话,喉咙状况却不允许。绿皮海盗老大仍然骂个不停,光听那下流的语气,玺克就可以判断出来对方正在尽情使用各种不雅言词,玺克却落到连国骂都发不出来的境地,让人气结。
  「绝对有办法,绝对。」瑟连的用辞更加肯定了:「我是圣骑士,和我同行,就有奇迹!」
  玺克抬头看瑟连。甲板上所有人也都看着瑟连。瑟连脸上挂着微笑,一种泰然自若的微笑。那就是一直以来骑士们在萨拉法邑朵人民面前露出的笑容。彷佛一切灾厄不过是狂风扫过,总会过去。他以镇定否决了所有的绝望。只有这么短短的一瞬间,玺克突然相信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正义,而且正义真的会引领守护他的人,直到世界的尽头。
  就在此时,幽迷岛爆炸了。整座岛化为火炬,土石和建筑物炸飞到半空中。冲天火光照亮了黑夜。所有紫色帷幕落入海中,消失。
  玺克被爆炸声吓到本能的蹲下。他看着天空,看到火光中有巨大的蛇在天上飞,在空气中的动作看起来就像是在水中游动。那是撒拉拉司龙,她自由了!


  玺克长长的叹气,那他呢?
  怎么瑟连独独就是不给他带来点好运?
  才在想而已瑟连就出现了。瑟连把半只鸡咬在嘴里,爬船舱口旁边的铁梯登上上层甲板。
  玺克想起莫若尼丝大王说的话,要人类珍惜语言并且善加利用。
  说真的,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就算不了解玺克,玺克也觉得无所谓。大部分的人,也引不起玺克的兴趣去了解。还有很多无趣的家伙都一个样,看过一个就等于看过全部了,一个个研究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如果说还有哪个人是他想要了解,却又还不够了解的,大概就是瑟连了。他们有这么深刻的孽缘,他对他的了解却是少得可以。
  如果他该珍惜和谁对话的机会,那应该就是瑟连了。
  「呃。」玺克对瑟连开口说:「要一起坐吗?」
  「好啊。」瑟连笑答。
  刚开始他们各啃各的烤鸡,没有对话。后来瑟连先开口说话了。他说着许多船上的琐事,像是某个渔夫和老婆之间的情况,另一个渔夫的哥哥读书的事情,还有谁是出身农家却跑到船上来,谁家世代都从事渔业,谁是富豪后裔、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着这艘船上玺克所不知道的众多故事,比在船上待了快半年的玺克还要清楚。
  玺克觉得瑟连说个不停而他听,这个场面好像有股熟悉感。他恍惚间又想起早已毁灭的故乡。在除了他和另一个少年以外的人全都死了之后,他们相依为命的时间。
  在对小小的玺克来说大大的房子里,他躲在一层层的衣服底下,闭口不语。
  那名少年经常在他旁边,不停的说话。说今天的雪下得怎样,哪里看到绿意,他在谁家屋子里找到新衣服。好像靠说话可以驱走寒意、驱走殭尸和所有的恐惧。
  二十一岁的玺克嘴角有笑意悄悄的爬了上来。他确定了,他和瑟连,早在黑夜教团毁灭那一天,在血染的城堡中看见对方之前,就认识了。
  在严冬纷飞的大雪里,大人都已经死了,变成殭尸了。在那样的村子里,那名少年保护了玺克多久?为他找食物、帮他生火、修补屋子的破洞。也许只有几个星期,也可能长达数月。无论如何,如果没有那名少年,八岁的玺克靠自己肯定活不了几天。
  如果瑟连没有从牢里带走他、和同伴合力为他争取特赦,十七岁的玺克也活不过那一年。
  他该满足了。不管被瑟连卷进怎样稀奇古怪的事件里,他都该接受,陪他到底。
  还奢求什么好运啊。
  玺克忍不住笑了起来。玺克突然笑出声音,让瑟连惊讶的耸肩。瑟连问:「怎么了?辉煌鱼和人鱼的传说很好笑吗?」
  「不。我根本没在听。」玺克大笑起来。
  瑟连叹气的同时把肩膀大力的往下压,背也一起弓了,装出夸张的丧气模样:「我就知道,枉费我说得这么卖力。算了,我也只是想说才说的。」


【好队友就是给力系列】
只是想说,骑士团的大家都很懂嘛……玺克因为接二连三被瑟连及其意外搅合了工作,加之拜了师父,所以开始窝在图书馆里,不愿出去工作和社交……

  「好吧,你还有一分钟可以说服我,为什么要放你假?」班纳图边说边站起来穿外套。
  「嗯——我想下乡当街角义工。」瑟连说。
  「驳回。」班纳图说。还有五十三秒。
  「老家的狗狗要生了。」
  「你哪来的老家?」
  「心灵上的老家。」
  「驳回。」还有四十九秒。
  「我突然很想去看现在正红的『爱在耳朵发痒时』。」瑟连说。这部片子是讲述一个女人耳朵被耳垢塞住了,听不清楚声音,男主角帮她清耳朵,就这样陷入爱河的故事。
  「那个总部娱乐中心的放映厅有放,不必花钱去外面看。」班纳图回答。他们的娱乐中心设备可是很豪华的。
  「那去游泳的理由也不行啰?」
  「当然。」游泳池这么基本的设施他们当然有,还可以模仿台风天的海洋状况,进行救灾训练。还有三十八秒。
  「我想离开单位一阵子,重新评估我的职业生涯!」瑟连急了。
  「骑士没有转职这个选项,除非你想评估去阎罗王底下工作的可能性。」
  「我已经在阎罗王底下工作了。」
  「啊?」班纳图狠瞪瑟连一眼。瑟连立刻别开眼睛。还有二十五秒。
  「你就不能单纯的放我假吗?」瑟连问。
  「那样太无聊了。」还有二十一秒。
  「你不觉得应该让我好好补休,振作精神,适度放松一下吗?」瑟连问。
  「预防你涉足不良场所也是我的工作。我要搞清楚你打算怎样放松。」
  只剩十秒了。班纳图抓起资料夹,转身准备往门口冲。
  「等等,我要去找玺克啦!」瑟连抬起一手,终于招供。他要趁龙族游行期间,拐玺克回到职场。
  班纳图笑着停下脚步,抓起瑟连放在桌上的请假单,用最后七秒的时间签字同意。


就到这里吧!这次repo里主要集中在第四卷的内容上XD

 

评论(4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