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骑士奇迹定律01(法师三定律/瑟连X玺克)

注意事项:
1,CP为瑟连X玺克,来自《法师三定律》
2,时间线接第四卷的结尾:假如瑟连没能及时把证据送到王都法院,因而只有拉着玺克一起跑遍天涯追捕犯人拉玛哈……这就是途中发生的故事
3,有肉,fuck or die梗,从属于“别哭”系列

 

嘿,我找到你了。


艾太罗流传着许多关于圣骑士的传奇故事。无论是奶声奶气的小孩子,还是醉成一滩烂泥的流浪汉,都能说出那一句经典的开场白:谁都知道,圣骑士的一生由精彩的冒险组成。这句话经过无数代人的口耳相传和无数位圣骑士的亲身经历,逐渐成为了自我证明的定律——“圣骑士所在之处,必有奇迹”。
哪怕是在黑暗中行走的死灵师,玺克也知道这个定律。但他——哪怕是一同经历了异世界钓鱼事件——也绝对不承认这个说法。在他看来,圣骑士就是一只乌鸦,而且是专门给他玺克·崔格带来血光之灾和爆炸案的那种。
“其实在很多传说里,乌鸦是报送喜讯的鸟类。”圣骑士瑟连·尼可·拉斐特好像明白他在想什么,冲他笑了一下。
“那些应该是误传。”玺克不信,但是他现在没心情跟对面那个大块头辩论,他正忙着布置防御结界,手握祭刀绕着两个睡袋和篝火画了一圈扭曲的符文。这可是在森林里过夜必不可少的一道工序,尤其是在这种未开发的森林里,晚上随时会有大型野兽甚至魔兽出现。
“好了。”玺克小心翼翼地在结界的枢纽处洒上一点深绿色粉末,点点头。以前在东方学院时,玺克就是靠着这种药粉顺利度过了森林中的生存考验,这里面掺了可以掩盖人类气味的媚魔头发——只要在奈莫给莉丝娜做发型的时候随便捡一点就够玺克用一年的。
瑟连恰好在这时开口:“你的情报可靠吗?”他正蹲在一旁烧水,闲极无聊地用一根小树枝戳着折叠式不锈钢锅,戳得吊在木棍上的锅一摆一摆。
玺克把药粉仔细收好,一边擦着黑色祭刀,一边回答:“是奈莫在黑市上打听到的,不可靠也没办法。”
瑟连叹了口气,锅里的水被他摆弄得晃来晃去。
“打翻锅的人负责打水啊。”玺克警告道,他把祭刀插回腰间的药材包里,走到对方身边以同样的姿势蹲下。
其实玺克很想安慰瑟连,但是他真的不会安慰人。在东方学院那种弱肉强食的地方,没有人需要他安慰,也没有人会安慰他——同一个宿舍的奈莫会给他加油,但更多是提醒他失败的后果。从小他受到的教育是“同情他人等于找死”,强者会利用同情心布下陷阱,救助弱者则得不偿失,所以要活下去必须心如铁石、染透鲜血以及身居高位。
但现在不同了,玺克第无数次提醒自己。现在他已经不在那个残酷的地方了,他也不再是在逃通缉犯了,他已经被瑟连救出来了。是的,那时候是瑟连救了他。玺克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他很清楚,如果当初不是瑟连把他藏起来、为他寻求特赦,他现在大概还在监狱里,可能会因为稀有的先天死灵师体质而被拉去做实验,也有可能直接判死刑。玺克有时候会想,这个世界很不公平,都是天生的稀有体质,凭什么圣骑士就能倍受青睐,而死灵师就得遭人白眼。
不过,玺克同时也会想,他没有什么好抱怨的,能摆脱黑夜教团的魔爪,然后找到工作(虽然每份工作都干不久,但好歹是正常的谋生方式),还结识了新朋友甚至师父……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一切确实是托了瑟连的福。
燃烧的柴火发出了啪的一声爆响,惊醒了回忆中的玺克,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瑟连早就在背包里翻起了食品罐头,头也不回地说道:“刚刚你在想什么?很少看见你露出那种笑容诶。”他笑了一声,转身把罐头都放进开水里。
“没什么。”玺克急忙走过去,背过身找勺子以掩饰脸上的红晕。
“你就不能诚实一次吗?”瑟连用肩膀撞了撞玺克的后背。
玺克险些一头栽到背包里。“不能!”他向前矮身卸力,然后手腕猛地发力,把瑟连的勺子甩进锅里。
“好卑鄙!”瑟连大叫着伸出树枝去捞。

“过来吃吧。”瑟连用剑柄敲着罐头叫玺克。
在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天色终于彻底暗了下去。玺克把耳朵贴在地上听了一会,确认这附近除了他们之外暂时没有大型生物,这才拍拍尘土坐下来。
这个打打闹闹的小插曲似乎让瑟连暂时忘记了忧愁。玺克一边吃着自己的那份煮豆子,一边偷瞄旁边同伴的表情。跳跃的火焰把他们的脸庞照得明暗不定,玺克实在看不出对方到底在想什么,只能看见他眉心的结展开了一点。
正在玺克把心放回肚子里的时候,突然间,瑟连的眉毛又拧到了一起。瑟连冲玺克扬扬下巴,玺克不明所以地转头看向身后——没有可疑的物体——又转了回来。
瑟连开口了:“玺克,你就是不好好吃饭才会这么小只的。”
玺克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往嘴里舀了一大勺豆子。比起同龄人来说,他确实是稍嫌瘦小了一些,但是比起刚开始打工的那几年皮包骨头的骷髅身材,现在的他已经结实很多了,气色也比以前好,头发也没那么草窝头了。不过这半个月以来一直跟着瑟连追捕贪污犯拉玛哈,没能好好休息,脸色和发型又开始回到从前了。
“不好意思啊,把你牵扯进来。”瑟连突然严肃起来,放下了手中的勺子。
玺克两边的腮帮子都塞得鼓鼓的,只能勉强挤出一句话:“没事。”后面还有半句“记得到时候按时间算酬劳”被豆子堵住了。
“不过,我觉得只有被通缉经验丰富的你才能对付拉玛哈,”瑟连愉快地眨眨眼,“所以没办法啦,再抱歉也还是要拉上你。”他甚至伸出大手把玺克的黑发揉得更乱:“一起努力吧,一小只玺克。”
玺克又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嘴里塞满了食物,他一定会诅咒这个脑子里只有砍人和预算的混蛋圣骑士——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比他高十公分吗!

晚餐之后,瑟连率先钻进了睡袋,玺克则秉持着一贯的谨慎原则,给篝火加持了保护罩才放心地打开睡袋。
一股淡淡的、湿润的香气萦绕在玺克的鼻尖,那是媚魔头发的味道。玺克平躺在睡袋里,闭眼享受着这股香气。这个药粉的配方是他无意中得到的,本来是催情药,但是他发现只要改动两个地方就可以变成安神的熏香,还附带掩饰气味的效果——媚魔的气息是恶魔中跟人类最接近的,如果不特意分辨就非常容易混淆。
就在玺克即将入睡的时候,旁边那只睡袋里传来了瑟连的声音:“玺克,你睡了吗?”
“快了。”玺克的眼皮已经抬不起来了。
“噢……噢那你睡吧,晚安。”瑟连在睡袋里辗转反侧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
瑟连其实内心很不安啊。玺克打了个哈欠:“我会帮你的,睡吧。”他实在太困了,甚至不记得瑟连有没有道谢还是说点别的。但是他记得在坠入梦乡前自己的嘴角似乎在往上翘:这个世界还是挺公平的,圣骑士注定要肩负沉甸甸的责任和期待——就让瑟连去扛吧,那么一大只肯定没问题。


玺克闻到一股烤豆子的香味。可能是晚餐吃多了豆子,他这么想着,往香气的来源走过去。
走出十几步,玺克猛地站住——为什么自己甚至没有观察一下四周就迈开了脚步?真是过久了“正常人”的生活,警惕心和攻击性都降低了。他下意识地摸祭刀,但是腰间空空,连腰带都不见了。玺克皱紧了眉,谨慎地观察四周:太阳向西斜,两侧有低矮的白色平房,屋子旁边堆着农具,草堆外面有几只鸡在田梗上散步。这里就像他记忆中的故乡那样平和安宁,连阳光都是一样透明的澄黄色。
玺克一愣,赶紧低头看自己的衣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脏兮兮的米色棉布,不是深灰色的法师袍。而且他攥着衣服的手就像小孩子一样稚嫩,没有分明的骨节,也没有药水的灼痕。

他回到童年了,或者说,回到他记忆中的童年了。
烤豆子的香味又飘到了鼻尖,玺克分辨出里面还有秸秆烧焦的味道,那是童年最熟悉的味道之一。他不由自主地向香气的方向走过去,越走脚步越轻快,心情也莫名地轻松起来,像是心里有一只逐渐吹满气的气球。香气指引他穿过村子,他毫不犹豫地向村外的岩石小山走过去,好像一直走下去就会遇到什么好事。
就在玺克走到一个小岩洞的时候,烤豆子的味道消失了。玺克没有感到一丝惊慌,而是钻进了洞里。那个岩洞不深,刚好能让几个小孩子窝在里面,岩石也没有他预想得那么冰冷,可能是被阳光烘烤了一个上午的缘故。于是玺克侧躺在岩洞里,听着岩石传来自己心跳的回响,看着灰尘在澄澈的阳光里飞舞。

四周安静得温暖,他可以在这里呆上一辈子也不厌倦。玺克满意地勾起了嘴角。
“找到了。”一个温和的、带着笑的声音突然响起。
玺克讨厌这种扰人清闲的家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咧得更开了。
一个比他高大得多的金发少年出现在洞口,青绿色的眼睛盛满了笑意。“找到你了。”他重复着,蹲下来趴在玺克手边,用胳膊枕着脑袋。

玺克轻轻握住了一簇稻草般的头发。他的头发里一定藏着阳光,玺克心想,不然为什么自己的手心暖得像握住了太阳。
然后玺克带着满面笑意醒来。他睁开双眼,森林里仍旧黑漆漆的,天边隐约开始透出亮光,加持过咒语的篝火还在燃烧,保护结界周围没有动物走动的脚印。一切都很安全,就像过去半个月的每一天那样。

玺克看向瑟连,那个一开始忧心得睡不着的骑士在梦里翻了个身,散落在睡袋外面的金色头发动了动。玺克下意识地伸手,做出一个抓住对方头发的动作,然后被自己的反应逗乐了。他也翻了个身,争取在彻底天亮之前再多睡一会。

 

TBC

02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