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骑士奇迹定律02(法师三定律/瑟连X玺克)

上篇 01 

 

2
他们在森林深处找到了此行的目标:一间废弃的守林人小屋。之所以能肯定这间屋子是废弃的,是因为桌子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连玺克的灰袍都会自叹不如的那种灰色。门前的蜘蛛网和角落的青苔都在说明一个事实: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只是确认一下,你的情报真的没问题?”瑟连踏进小客厅,靴子起落之间尘土飞扬。
玺克仔细检查着屋内的陈设,答道:“奈莫那个家伙很有职业精神,既然收了‘圣洁之盾’的订金就不可能说谎。”
“那就好……等等,这个黑市商人什么时候跟骑士团扯上雇佣关系的?!”瑟连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把桌上盛满灰尘的水杯攥得紧紧的。
“你该不会叫我出钱吧,”玺克戒备地看了对方一眼,握着祭刀摆了一个恐吓的手势,“这可是你们的事情啊。”
“班纳图会宰了我的……”瑟连松开水杯,抱着头蹲在地上。现在已经不是担心骑士服会不会被弄脏的时候了:“这个季度骑士团的预算已经超支了,现在还要多一笔说不清道不明的开销……”
玺克想起了瑟连之前对骑士团严重赤字的抱怨,而且“买黑市情报”这一项确实不方便写进报表里,于是拍了拍瑟连的肩:“那合并在‘差旅费’之类的地方呢?”
“因为民众的抗议,新出台的法律已经规定‘差旅费’必须透明化,要写清楚住过什么地方、住了几天、每日就餐内容……”瑟连把头埋得更深了。
玺克明白了,点点头:“一路在森林里打地铺是不可能花一百金币的。”
瑟连猛地抬起头来,眼睛也瞪成了铜铃:“什么?!一百金币?!”
玺克无辜地耸耸肩,模仿奈莫的语气:“‘这已经是老同学优惠人情价了,对方可是能用钱摆平黑道的拉玛哈。’”
瑟连看上去像是一头张开血盆大嘴结果啃了满嘴黄连的狮子。
玺克实在不忍心看见狮子的脸皱成一团,好心地补上一句:“奈莫说,如果圣洁之盾想跟他长期合作,这种大案子可以打八折。”
在他说完之后,瑟连的表情更加皱巴巴了。

眼看天色已晚,瑟连提出在这间小屋里住一晚,玺克同意了。他们先用魔法恢复了厨房的供水,再合力把满是灰尘的客厅地板冲洗了一下,毫无生气的屋子就变成了勉强能住人的地方。卧室房间的床架早就朽烂不堪,玺克怀疑这连他的体重都承受不了,更别说大块头的瑟连了。
恰好瑟连也在挑剔地打量唯一的睡床。他抱着双臂发表了意见:“把木头拆了当柴火烧吧。”
玺克点点头:“那你来收拾壁炉和烟囱。”深山老林里的小屋完全不可能供给电力,而现在的季节里夜晚还是有点冷的,更何况他们今晚还要继续打地铺。
“那种地方肯定被灰尘堵死了吧,用魔法疏通更快。”瑟连缩了一下肩膀。
“用圣剑去捅不是更快?”玺克记得瑟连的圣剑是可以自由变化形态的。
“圣骑士的灵魂之剑不是用在这种地方的!”
最后瑟连还是认命地去通烟囱了,因为玺克说可以跟奈莫再讲讲价,把情报费降十个金币。玺克站在壁炉前面,看着壁炉里时不时映出的金色光芒,深深地感受到了骑士团的窘迫。
不用折腾烟囱的玺克自然是回到厨房烧开水,有自来水供应就不需要大老远跑到河边,这一点让玺克非常满足。
就在玺克数着锅里的水面的细小气泡时,灰头土脸的瑟连突然冒出来,打断了他在心里吹着的口哨。只见对方一言不发地走过去,直接把头伸到厨房的自来水龙头下,泄愤般地把龙头一拧开到最大。
玺克眼看着那头金发瞬间变成了被暴雨打湿的稻草堆,实在不好意思当着对方的面笑出声。最后他忍着笑意帮瑟连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而且由于看见瑟连一边闭着眼甩头一边道谢,清理咒被笑岔的一口气打断了两次。湿淋淋的狮子真的很像斗败的金毛家犬,玺克摸着下巴想道,念起了烘干咒。

 

晚餐仍旧是罐头食品,这次瑟连摸出来的是土豆罐头。他们围着灶台上的锅,讨论起了下一步行动的方向。
“你觉得拉马哈会跑到哪里去?”瑟连盯着一串串升起来的绵密气泡。
玺克陷入了沉思:“这边……总能感觉到人类的灵魂痕迹。”
“会不会是以前守林人的?”
“这个灵魂的气息很奇怪,不完整……是人类,但不像人类,而且痕迹很清晰。如果是过去的守林人的话,随着时间的流逝应该会变模糊才对。”
“我什么都没感觉到诶。”瑟连笑着说道。
玺克斜了他一眼:“因为你脑子里只有预算和砍人。”
“你真的有骑士歧视。”瑟连撇撇嘴。
玺克的眉头皱得很紧,这间屋子让玺克感到异常棘手,因为他始终能感觉到还有人类的灵魂痕迹。说不定是拉马哈的灵魂,但是他没见过拉马哈,更别提对他的灵魂有任何印象了,而见过拉马哈的瑟连又无法描述出来。
但他现在可没时间细想。
“肩膀借我!”玺克没拿祭刀的左手猛地按上了瑟连的左肩。两人正上方的天花板开始龟裂,露出鲜红色的字符,不,是鲜血般的符咒突然像活过来般地飞快联接成结界。结界的中央是一团黑色物体,它像心脏那样,每次搏动都会把鲜红色的能量输送到整个结界里。
瑟连闻言单膝跪地,肩膀顺着玺克的力道下沉。
玺克踩上他的肩膀,双手竖起祭刀,猛地直起身,带着一股狠辣的冲劲把黑色刀刃捅进上方的黑色生物的体内,一击得手!玺克正要念封印咒语,但是刀刃被无数触手缠住了,污血从触手里一股股涌出来,带着令人作呕的味道朝他的头脸滴落——
“圣域。”随着瑟连低沉的声音,一排金色的树林拔地而起,利剑般直指天花板上的血色结界。金光灿烂的枝叶毫不留情地刺入触手,顿时黑血溅满了金树,发出可怖的嘶嘶声。
玺克被那阵腐蚀的响声一惊,赶紧警告道:“快收回圣剑!这个结界很特殊……”但话还没说完,树林的金色就突然稀薄起来。玺克低头一看:瑟连的脸色唰地变得惨白,身体一晃,差点把他摔下来。
玺克一咬牙:“小灰!”雾妖使魔冲出胸前的银匣,化为一个灰色的保护罩隔开颜色越来越淡的金色树木和黑色血污,同时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
瑟连的脸色好了一点,手一扬,金色圣域缩回了袖口别针的原形。他尽力保持着稳当的跪姿,抬头叫道:“还没搞定?”
“晃什么晃!”玺克听见那个家伙的声音还是那么有生气,于是放心地训斥道。这种专门攻击灵魂的结界在黑夜教团中并不罕见,所尼语系法术对付这种结界有着天然的优势,更何况他是先天死灵师。
“灵魂为光,降临于利刃之上。”玺克念道,让祭刀变成灵魂容器,吸住结界的魂眼。“源于黑暗的,听我号令。”刀刃上的咒术牢牢缚住刚吸收的黑色血污,迫使结界的灵魂能量互相碰撞与攻击。被污染的灵魂和血液化成的触手互相撕扯着,掉下的碎片在空气中自行熔化。“归于虚无。”攀附在祭刀上的阻力减轻,玺克趁机再次把刀扎进黑色生物的体内——只听一声长长的嚎叫,小木屋内亮起一阵白光,整个结界随着献祭物的解脱而分崩离析。
玺克轻巧地从瑟连肩上跳下来,甩了甩祭刀,插回刀鞘里。“你没事吧?”他一挥手,让使魔化成灰雾回到银匣里修养。玺克对着稀薄的灰雾皱眉,小灰受伤严重,估计没有几周好不了。
“没事。”瑟连从地上站起来。他似乎有点头晕,单手扶着脑袋。
玺克突然想起来他们还在烧开水,赶紧看了一眼锅——已经被打翻了,火也被浇灭了。他叹了口气,把注意力放在瑟连身上:“那个结界好像对灵魂特别敏感,你的圣剑是圣骑士灵魂的一部分,我的使魔上也有灵魂烙印……不过现在破坏了结界应该没事了。”
瑟连甩了甩头,像是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他低声咕哝道:“没事……现在没事了。”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他脚下的步伐却是踉踉跄跄的,险些摔倒。
玺克赶紧扶住他。瑟连有点不对劲,脸色苍白如纸,连往常充满生气的青绿色眼睛都不那么明亮了。“你怎么了?”玺克问道。他从没见过圣骑士这样虚弱,也可能是因为他见惯了对方生龙活虎地惹麻烦的样子。
“说不清楚,”瑟连摇摇头,“我还没见过有能污染圣剑的东西。”他召出圣剑,剑身的金光不再像往日那样耀眼,上面缠绕了一圈圈擦不掉的污迹。瑟连叹了口气,收回了圣剑。
“可能是那些黑血造成的灵魂污染,”玺克顿了顿,诚实地下了结论,“我没办法。”瑟连的身体突然一歪,带得他差点跌在地上。
“你不是法师吗?”瑟连尽可能地不倚靠玺克,用自己的力量向前走。
“又不是专门治疗灵魂伤害的法师。”玺克翻了个白眼。法师的专精领域分为很多种,如果要治疗这种伤害,最好找一位修习灵魂治疗法术的法师,而不是像他这样致力于魔药学的死灵师。这种常识大概只有旁边那个脑子里只有砍人和预算的圣骑士才不知道。
瑟连勉强笑笑,耸耸肩。这个动作耗尽了他最后一丝力气——他晕了过去。

 


TBC

本来只想写个肉没想到还要拖一会剧情,大概还要等一章。

以及,萌这个的同好可以聊聊啊!我卖安利包售后,能聊脑洞能产出!

03

评论(2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