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骑士奇迹定律03(法师三定律/瑟连X玺克)

02

 
3
“找到了。”
“太好了,找到你了。”
瑟连在黑暗中听见有人在说话,他皱起眉:说话人的声音有点沙哑,但是声调听上去还很稚嫩,可能是变声期的少年。
怎么会有小孩在这里?是谁故意把小孩丢在这了吗?好像还是两个人?玺克会跟那个人在一块吗?
瑟连带着满肚子的问号往声源摸索。四周一片漆黑,他走了不知道有多久,直到被长靴裹着的小腿开始冰冷发麻,手指也冻得弯不起来。这个地方真是超出预计的冷,瑟连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他不知道有没有走错路,因为他只是凭着直觉跟声音走而已。又在黑暗里摸索了好一会,瑟连才想起圣剑——“圣骑士的灵魂之光可以照亮世间任何角落”,至少小说是这么写的。
瑟连按往常的方式呼唤圣剑,但是没有回应,他心一沉,抖抖索索地伸手去摸——灵魂化成的针状圣剑还好好地别在袖口。那就正式一点好了,瑟连摘下袖珍圣剑放在右手掌心,单手握拳将圣剑抵在心脏。“愿正义指示我应行之路……”他咽下一大口冷风,“直至世界尽头。”
突如其来的强光刺得瑟连眼睛发酸。他透过泪水看见圣剑悬浮在面前的空中,像往常一样流转着金色光芒,身边的黑暗都被这道光芒割得粉碎,身体也不再那么寒冷僵硬。这是一种令人安心的力量,是人类创造的神迹。古往今来的圣骑士们不一定都有宗教信仰,也不一定都会相信“上帝显灵”之类的事,但他们必定会为正义燃烧灵魂,这就是圣骑士的信仰,这就是他们倾尽毕生传播的奇迹。
恢复了视野之后,瑟连发现自己正陷在鹅毛大雪里,他回头看一路踏出的足迹,先前觉得小腿都被冻住是因为直接走进了雪最厚的地方。脚印的源头已经远得连眯眼都看不清,而那个少年的声音是从前面发出的,因此瑟连选择了提剑继续向前走。
在翻过一个小山头之后,瑟连终于看见了和茫茫大雪不同的东西——前面依稀可辨是一个小村庄。终于到有人烟的地方了,虽然这个地方是奇怪了一点,但是只要有人就能一起想办法,瑟连摸着下巴想道,继而露出了一个微笑:说不定玺克也在前面,反正他经常从莫名其妙的角落里钻出来,哪里有他都不奇怪。
瑟连向前迈开了大步。虽然他还不知道身在何处,但是却觉得无比安心和温暖。

但是瑟连刚进村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这里绝对不是什么有人烟的小山村,或者说,现在已经不是了。瑟连悄悄握紧了圣剑。
大街上都是拖着身体走路的“人”,灰败的脸色、深陷的皮肤、褴褛的衣衫、不断滴落的脓水和血水……这里已经变成了僵尸村。是有学死灵术的法师作恶吗,还是被僵尸袭击了?之前发出声音的那个小家伙还是活人吗?想着想着,瑟连的心突然跌到了谷底:玺克是死灵师。
瑟连摇摇头,不让自己继续往下想。不是玺克,不可能是那家伙。他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距离玺克这个前通缉犯大开杀戒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现在他已经把玺克拉回到正轨上来了。
一想到“正轨”这个词,哪怕身处僵尸的包围中,瑟连也不禁莞尔。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出任务都会遇上玺克,而且每一次都会给玺克带来……一点意外。当然,对于瑟连和骑士团来说,每一次事件的结果都很好,只是对于玺克来说,好像就不太好了。瑟连边笑边想,这大概就是玺克甚至会跑到异世界的渔船上的原因吧,但是他们谁也没想到,哪怕在异世界还能相遇——而且玺克还是没能继续打工,现在正陪他满世界追拉马哈。
如果不是太渴望成为一个“通过正当途径自食其力的正常人”,没有一个那么强大的先天法师会跑到渔船上打工。瑟连坚定地对自己说道,然后他随即摸起了下巴:不过,混到这么落魄的地步的法师还真是少见啊,改天去光明之杖探探口风,看看他们还招不招法师好了。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一棵棵金色的树木突然从地下长出来,像利剑般刺穿了僵尸的身体!瑟连满意地点点头,圣剑这种最纯粹的力量从来都是僵尸等不死生物的克星。
但在下一秒,他就震惊地张大了嘴巴。
僵尸还在拖着脚步慢腾腾地游荡。不死生物不仅没有化成灰烬,而且好像在用行动嘲笑他。
于是瑟连用另一只手拔出礼仪剑,反手劈开身旁的一只僵尸。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劈开”,剑锋没有受到任何阻力,就像在空气中挥舞那样流畅轻松,而僵尸也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就在瑟连困惑的时候,他瞥见了前面有个金色头发的脑袋一闪而过。身体的反应快于头脑,他不经思索就行动了——插剑回鞘,追上去。

尽管已经尽力追赶,但瑟连还是追丢了人,只能像没头苍蝇那样在村子里乱转。村子很小,瑟连已经是第四次路过这间红砖平房了。他停下疲惫的脚步,拄着圣剑叹了口气:“到底跑到哪去了……”村子里静悄悄的,只有他粗重的呼吸声和远处僵尸踩雪的咯吱声,连凛冽的风声都没有。
瑟连慢慢地绕着平房走了半圈,看见屋后墙角处的农具东倒西歪,家畜的食槽里堆满了雪。他心头突然涌上一股悲伤。这种柔软的情绪可不多见,毕竟他已经不是十五岁刚进入骑士团实习时的瑟连了。在这七年里他护卫过政府要员,调查过连环谋杀案,也到过真正的战场前线……这些年里流过的汗水血水泪水足够让他胸中的正义动摇又再树立。
经过冷水淬炼的宝剑更加锋锐,也更加坚硬无情。但是此时此刻,瑟连却感到了一种真挚的情绪,十分悲哀但更像怀念,就好像无意间找到了尘封已久的匣子,打开的瞬间感觉熟悉又陌生。他单膝跪在地上,一手拄着圣剑,一手去舀地上的雪。颤抖的手指径直穿过了雪堆,连雪粒都没捧起来。
瑟连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果然不属于这里,他只是一名记忆中的过客。
这里就是他曾经的故乡,被瘟疫毁灭的村庄,幸存者只有他和玺克。那些僵尸是被年幼的玺克无意识制造的——因为渴望与已故的亲人和朋友对话,强制唤醒了这些尸体。当年瑟连还小,不明白死去的村人为什么这副模样,只知道僵尸总是接近玺克却不敢靠近他。于是瑟连每天在村子里到处翻找食品和衣物,每隔一段时间就以最快速度冲回去,轰赶围在玺克家里的僵尸。
突然,红砖房的木门嘎吱一声打开了。瑟连猛地抬头看过去,只见一个黑发男孩正藏在门后面,怯怯地望着街道,像是在等人。瑟连盯着小男孩看了一会,不自觉地微笑起来。他想起来了,当年的玺克头发乱蓬蓬又面黄肌瘦,是最沉默的孩子,而且还不太合群,总是一个人跑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去,每次都会让瑟连一顿好找。
不过他每次都能找到玺克,就连僵尸爆发的时候也不例外。当时他从玺克家的床底下把人拽出来,玺克的眼睛都哭红了,头发上都沾满了灰尘。他自己也很害怕街上游荡的死人,但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跟对方说,太好了,找到你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瘦小的玺克停止了抽泣,他自己的手脚也不再发抖。
这仿佛成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约定:就算天崩地裂也不用害怕,因为他们会一起面对。

门猛地关上了,僵尸已经开始向这间屋子靠拢,瑟连能听见它们压抑的嘶吼。
但是瑟连一点也不担心,因为街道的尽头隐约可见一抹金色。

 

TBC

都等不及要进入正题了,向着第四章前进!


04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