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骑士奇迹定律(END)(法师三定律/瑟连X玺克)

第五章为肉章,LOF屏蔽,仅放试阅。全文请移步AO3,如AO3无法打开可私敲我留下邮箱:AO3


后记:

只是为了写fuck or die的肉梗,结果添了那么多私设……想想真是对不起作者。文中所有有关魔法的内容都是我胡诌的,如果大家在阅读的时候感觉哪里不对,一定是我没编好_(:з」∠)_

感谢不嫌弃这篇连载质量浮动的读者们。这是我第一次完成连载,首杀献给你们,感谢你们陪我经历这段人生新体验。


最后放一段试阅。

5
窗外的天色正由漆黑慢慢转入青紫,呼啸了一夜的山风在黎明前夕终于停歇。玺克在壁炉前盘腿静坐,火光映得他侧脸阴晴不定。
同样盘腿坐着的瑟连被对方盯得忍不住缩了缩肩膀:“你的眼神好凶,简直可以给吃小红帽的大灰狼当范本。”
玺克面无表情地答道:“我在思考生命和尊严比起来哪个更重要。”
“你不是超级务实的实用主义者吗,什么时候居然会想这个了?”而且为什么非要盯着我思考这种问题啊,瑟连一头雾水地挠了挠后脑勺。
玺克又瞪了他一会,然后才开口:“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比之前好很多?”
瑟连点头。断断续续地昏睡了一晚上之后,他现在感觉比之前好多了:体温只比正常稍微高一点,四肢恢复了一点力气,头也不疼了。瑟连顺手召唤圣剑——原本被黑色物质厚厚包裹的剑身又透出了光亮。“灵魂创伤只要慢慢休养就可以自行痊愈?”瑟连猜道,收回了圣剑。
本来玺克的脸色就已经很差了,现在又变沉了一点。
“呃,我猜错了?”
玺克冷着脸点头。
“你是在学阿寇儿审犯人吗?”瑟连有点吃不消这样的玺克。
玺克冷着脸摇头。
瑟连没办法对付阿寇儿,但不代表他拿玺克没办法。他干脆抓住对方的肩膀,用威胁的语气质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玺克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在你最后一次昏迷的时候,我输送了一些魔力给你。”他摊开掌心,上面有一道新长出来的皮肤。
“那又怎么样?”瑟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掌心,上面没有疤痕。
玺克叹了一口气:“你知道安派特师父关于先天法师和圣骑士的研究吗,‘黑夜与白昼之河’?”
“什么什么河?那是什么?”
玺克又叹了一口气:“他的论文太深奥了,很难跟你解释。简单来说,他认为先天法师和圣骑士的力量都源自‘黑夜与白昼之河’,就是说我们这一类人在出生前就接触了世界的力量源泉,所以才会有与生俱来的天赋。”
“然后?”瑟连没兴趣了解法师如何看待世界,但是偶尔听听玺克的科普也无妨。
“然后我想起来,根据爱德华学派的理论,”玺克提了一个瑟连完全没听说过的法师学派,“同源力量可以相互转换与补充。所以我就用我的血液做了一个实验。”
“嗯,是什么实验?”瑟连喝了一口水,随口应道。
“给你喝了我的血。”
“哦……什么?!咳咳……”瑟连差点被呛到。
玺克板着脸说道:“力量只有通过体液与黏膜的接触才能沟通,这是常识。”他咬字还是很清晰,语速却加快了一倍。
“我们接受的常识教育好像有点不一样……”瑟连放下水壶,以免再被呛到。
“在你身上的实践结果已经证明这套理论是有效的。”玺克以一种“虽然我完全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的绝望语气说道。
“所以你刚刚在想……”瑟连顿了顿,“我会不会吸干你的血?”他想起了一些吸血鬼题材的电影,但无论哪一部都跟眼下的处境毫无关联,尤其是男女主角那部分。
“就算你想吸血,我也不会让你把我变成干尸的啊!”玺克咆哮的样子看上去好像要吃人。
“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瑟连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玺克清了清嗓子:“接触的方式、面积、程度不同,会导致传递的能量大小产生差别……”他好像突然对天花板很感兴趣,不再瞪视瑟连,“目前已知传递力量最快、最高效的方式是……”他苍白的脸颊上飘过一抹红晕,但仍坚持着严谨地解释魔法知识。
年轻的圣骑士这次完全听懂了法师的术语,但他从没这么强烈地希望自己变成白痴过。耳边飘过诸如“深入接触”、“体内黏膜”、“表面积最大”等词汇,瑟连明白了为什么有人会在大清早思考有关生命和尊严的问题。而且还是盯着自己思考。
我在此祈求,愿正义指示我应行之路,直至世界尽头。
圣骑士瑟连·尼可·拉斐特捏着别在袖口的圣剑,生平第一次在祈祷时全无底气。

评论(2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