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涂的段子

“玺克,人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没有梦想啊,而是有梦想却不知道它离自己有多远。永远都害怕自己努力不够,永远都害怕自己天分不够,永远都害怕自己走错路,”瑟连的手指紧紧抠住胸口的铠甲,“每分每秒我都能感受到圣剑的力量在撞击着血管哦,我能听见它在对整个社会的黑暗面咆哮,催促我去做一些我不能以骑士身份去做的事情。你也是这样的吧,黑暗吸引着你,正如光明驱使着我一样。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可以对自己的力量无动于衷,这难道是死灵师的天赋吗?”他虽然是笑着问的,但是明显不是那种开朗的笑意。
玺克叹了一口气:“你真的很爱钻牛角尖。”他想起了受到黑暗力量影响时笑得邪肆的骑士,然后认真地回答道:“没有梦想就不会有痛苦,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如果你愿意让我做成僵尸,那就永远不会有烦恼了。而力量是另一码事,被力量奴役的人再愚蠢不过了。”黑暗教团里的那些忠实蹙拥者就是这种再愚蠢不过的人,迷信力量,无药可救。
“那你呢,你有梦想吗?”
“有啊。”玺克奇怪地看了对方一眼。他当然做梦都想着融入正常社会,不然瑟连以为他拼命找工作是为了什么?
“哦哦,我倒差点忘了……”瑟连捂住脸,笑出声来,“真是的,我怎么会忘记你这种奇怪的梦想啊。”笑声被他手掌捂得闷闷的,像哭声一样苦涩。
“你最近真是越来越奇怪了诶。”玺克盯住瑟连。
瑟连移开了目光,不与他对视。
“又是像上次那样自负又无聊的烦恼吗?”玺克用更加咄咄逼人的眼神看他。
瑟连低头,入神地研究起了地板的图案。
“不要逃避我的问题!”眼看着话匣子要合上了,玺克抓着对方的肩膀试图摇晃,但是没能撼动高大的骑士。
瑟连肩膀突地一耸,挣开了他的掌握。玺克皱眉,但还是垂下了双手。瑟连又沉默了一会,半晌才轻声说道:“因为,这里,”他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心口,“被烧得很痛啊。”



一直觉得玺克之所以在教团里没有堕落,是因为童年受到了圣骑士瑟连的影响。毕竟很多先天死灵师都堕落了,多一个玺克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想写一个这方面的故事。

还有一直想写第七卷里摩挪在政变中死里逃生,机缘巧合来到骑士团,在泰若的帮助下解开心结的故事。第七卷的结局太令人扼腕了,我当然想给这位红发骑士一个好结局,但是不知道他想不想要,毕竟他是把人生意义都不放在眼里的潇洒的人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