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劫难逃(贩罪/血枭X左道)

实在没空写出来,只能先放大纲跟大家分享了。祝各位中秋快乐!

 

在劫难逃(又名:有四次左道逃过一劫,还有一次他没有)

左道从小就对命运这玩意半信半疑,在这一点上他师父可谓功不可没。他师父在他四岁那年抓着他的小手算命。鹤发鸡皮的老人家颤巍巍地掐着指头,嘴里悄没声地念念有词,眼睛一闭又一睁,长叹一口气,抬头望了一眼左道,又复低头看他的手掌,“唉……”

这副忧心忡忡、欲言又止的模样在左道未来的坑蒙拐骗生涯中居功甚伟。

“为师倒不怕你命途坎坷,有道是‘祸福相依’,何况谅你这脾性也做不出什么大坏事……”左道师父的表情沉重得就像他从那只小肉手上的几条纹里看见地球被流星轰爆,“可这几道劫来得太奇,生死福祸尽在一念之间,就连为师也没见过如此凶险的命关……”

总之就是左道师父忽悠他不要私闯任何民宅,但是左道从来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反正他从小就用节操和良心换了一副刀枪不入的厚脸皮,滑头得不得了,师父老人家和一大波师叔对这个小道士又爱又恨毫无办法。

在八岁的时候,他下山学着师父的样子采购道观的生活用品。那时候帝国刚统一龙郡,统治的铁腕尚未伸到左道他们道观这边,所以鹤鸣山下尽是些便民生活的私家小作坊。由于实在太好奇村子里伪造帝国公民ID卡的作坊,他躲在屋顶上看了一宿,迟了半天才回到道观。一回道观左道就发现气氛不对,原来是仇家纠结了腐败警察上门踢馆,宣称正一道传播的教义有违帝国和谐建设。事情最终以道士们毫不妥协、道观火光冲天告终,铁了心要殉道的师父只来得及偷偷塞给他掌门令牌,厉声催促这个最机灵的徒弟从后门快走。正一教就此被仇家覆灭,左道正式晋级掌门,光杆司令一个,四处逃窜、偷鸡摸狗、苟延残喘。这是第一劫。

左道在龙郡被撵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幸好他正一道的传统就是“不拘正道、我心本一”,三教九流各路人物倒也还认得这块招牌;更何况他本来就是四岁才被师父捡回道观的流浪儿,深谙江湖险恶,所以还勉强混得下去。后来他发掘天赋,勤下苦功,点亮了自己在造假手艺上的技能树,再加上为人机灵谨慎,敢认怂、会讲话,从九岁就开始跟别人合作,贩售利用帝国身份ID生成程序的源代码而设计的短时效型伪造ID,逐渐混得开了些。 

本来按照左道的小市民心态,这辈子也就隐姓埋名卖卖ID卡了,复仇什么的完全不在考虑范围内。可是正当某一天他正在研究伪造信用卡促进内需的时候,差点被帝国警察给一窝端了。左道为了保命,到处打听正一道的过去,这才知道了正一道被一窝端的真正原因:那几个古板老头不愿意交出鹤鸣山的地权。道士们认为此山从几百年前被龙郡皇帝(那时候还不叫龙郡)圣旨划拨给正一道,不服龙郡长官的土地征集令,谈判不欢而散之后长官干脆派点人找个理由烧了道观,夺了地。幸好他早就习惯了机警做人枕戈达旦,这才逃出生天。

左道好歹是一个见过大风大浪的十五岁少年,知道龙郡这里是没法呆了,就想办法弄了一张机票偷渡去北美洲。在那里流浪和推销假卡的时候,他饿得头昏眼花外加被地头蛇追杀,只得私闯民宅翻冰箱,不幸遇到了刚刚干掉颁奖典礼上那位的悲催第二名、安心回家的人生赢家血枭,悲剧人生就此开启。血枭其实从碰面开始就做好了今晚加班多搞一次人体实验的准备,但是左道从冰箱里抓住一线生机,自报家门会做饭会处理尸体能用安全无害的手段搞来钱和正式ID卡,而且还对如何甩掉警方有着丰富经验,堪称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就此,他顺利地活了下来并成为了小他两岁的血枭的奴隶。这是第二劫。

左道从不干涉血枭的任何行为,包括搞人体实验(其实他也没法干涉,要干涉就是个死字);血枭也不用他担心学业等等。但是有一次他出面干预了,就是琳达,他差点被血枭顺带杀掉,但是他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提议,摆脱了警察的关注,保住了他们俩的性命。这是第三劫。

左道碰见了正在解决雨季少年之烦恼的血枭,差点被宰,但是由于他提供了更好的服务,所以他活下来了。这是第四劫。

左道没有放弃逃跑的念头,他只是克制自己大脑翻滚有关“逃不掉被抓住了怎么办”的一系列负面想象。他只是没克制好——他被血枭发现了。这是他花了一辈子都没能逃掉的第五劫。

 
 
 

END

欺负生命力比狗尾巴草还旺盛的左道,有种谜之快感。

评论(1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