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智慧尽在于等待与希望!弹丸论破2通关repo

【结尾有严重剧透的人物评论和结局理解】

先上总评:整体素质甩弹丸1五条街;中间夹杂推理的动作类游戏;这个结局我便是万万没想到。

弹丸2的整体水平着实比弹丸1优秀很多,通关流程也长了不少,每一章大约用时2~3小时。每一次学级裁判中场休庭的时候我都发自内心地觉得“得救了”……因为它的难度比前作高出不少。


首先必须要说的是,弹丸2是个动作类游戏无误!它比前作新添了两个小游戏,比如名为“反论”的切水果游戏,名为“逻辑深潜”的滑板游戏。反正这次我几乎每个案件的成绩都只有“可”,切水果的时候经常切到捶桌(斜切是一项必备的生存技能!),滑板后期的难度也越来越变态,手残如我经常滑到game over……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有些时候,即使你选简单难度,也逃不掉制作组的恶意……

其次是推理难度,弹丸2的案件水平比弹丸1精彩很多。如果说打弹丸1指认犯人时,我是全程一脸不耐“什么?你们怎么这还不知道是谁啊!”,那么打弹丸2的我就是全程一脸懵逼“什么?你们怎么这就知道是谁了?”这跟我的推理习惯太差有关,破案靠直觉,抓人看动机,手法靠边站……弹丸1的凶手与动机的关系很功利直接,所以我这种推理渣也能一路过关斩将。但是弹丸2的案件不一样。弹丸2的案件基本都是跟感情有关,而人心难测,所以我只在第五案中比较顺利。

弹丸2的所有案件都给我很深刻的印象,不仅是因为手法,而且是因为案件背后的感情动机,确确实实是“希望与绝望交织”,大家怀抱着希望面对绝望,不像弹丸1里是一场场绝望的背叛。如果说弹丸1除了大神樱的案件都有点自作自受的话(当然大神也有点自作孽……但是我喜欢她呀!),弹丸2就是由一幕幕悲剧构成的,尤其是与1中大神樱案对应的第四案,因为草莓之屋里的情况实在太极端,完全无法指责凶手——扪心自问,我也不能比他们做得更好了。老实说,弹丸2每次指认凶手的时候,我都非常不愿意相信这个人就是凶手,甚至有几次会抱着一丝希望不停地指认其他人,直到排除到最后。

就因为这样复杂的情感,弹丸2的角色比前作要性格丰满许多,很多人的行为在通关之后再想会发现全都是合情合理的,比如恢复记忆后的罪木,比如突然狂气毕露的狛枝。说起狛枝,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角色。说他疯了,那也不尽然,毕竟每次案件都靠了他的提示才走下去;说他没疯,那倒也未必,因为第五章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他的疯狂。他的才能“超高校级的幸运”很可怕,像陨石一样不可控又有着毁灭性,而我认为最后的结局也说明了这一点,他的“幸运”,确确实实带领所有人走向了最终的、真正的、连他都始料未及的希望(或许其中也有日向的才能的因素?)。然而,反过来说,狛枝的经历也说明了一点,希望不是靠“毁灭绝望”就能获得的东西。因为绝望根植于面对过去与未来的恐惧,它本身是一种想象,而只有想象才能打败想象,比如诞生于面对过去与未来的勇气中的希望。

弹丸2的结局我真是万万没想到,这种逆转给人非常大的惊喜,也真的体验到了那种“希望”和“绝望”的大起大落、峰回路转。弹丸1之所以不能给我这么大的代入感,主要就是因为……太简单了,就好像高三生看到小学生的数学题时完全不会慌一样,既然都不会慌,那就更别提认真对待了,而不认真对待怎么可能领略到敌人的魅力嘛……说起敌人,咳咳,我最没想到的地方还有——“兔美原来你真是个好人啊?!我还一直鄙视你恶意卖萌真是抱歉啊……”

总之,弹丸2是一部值得一玩的推理动作类游戏,最让人遗憾的地方在于小游戏都是不可跳过的,不能逃避哟~❤


PS:弹丸2的剧情与弹丸1有关,游戏里很多彩蛋有点粉丝向的意思(当然里面有不少JOJO梗),但是没玩过弹丸1也是能玩的,只要看看剧透就好了(……)

PPS:弹丸2通关后有爱岛模式,可以把以前没刷成好感的人物都刷一遍哦(所有活下来的人的对话时间线是在后面的)。记得先把黑白熊金币换成一堆堆礼物再进去,这样会比较快。



【以下感想涉及严重剧透】

弹丸2的人物基本上每一位都有非常丰富的性格侧面,当然,最能抓住人眼球的莫过于男一号日向创、男二号狛枝凪斗、女一号七海千秋三位。而这三人之中,最令人捉摸不透的当属狛枝凪斗。说实话,就是因为对他有种“他什么都做得出来”的盲目信任,我才能非常顺利地通关第五案,简直就像日向一样被影响了……

狛枝凪斗在我看来是一个极其矛盾的人物,他的内心称得上是“希望与绝望针锋相对”。他极度地渴求希望,可以说是“希望病人”,甚至为此不惜把自己陷进巨大的绝望中——他在第一章狂气初露的时候就说过可以为了打造那最高的希望而死,可见死亡对他来说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最可怕的事是失去希望。

这种希望病的养成与他的才能“超高校级的幸运”不无关系。或者说,正是因为他有那种“身边随时会死一两个人的运气”,才会成就这种病态的性格。狛枝的“幸运”十分讽刺:他和他周围的人永远遭殃,而降临在身边的不幸程度越重,随之而来的幸运就越大。就像他因事故失去父母,随悲剧而来的幸事就是巨额遗产和自由;而他在身患绝症之后,又马上收到希望之峰的录取通知……命运之神对他肆意剥夺和给予。在这种成长环境下,人怎么可能不相信、追求希望?因为在每一次绝望的困境后,都会有比绝望更璀璨的希望啊。这是他被迫刻进本能的条件反射。

疯狂追求希望的狛枝同时还具有绝望和自毁的一面,曾经宣称“无论是哪一方,我站在希望这边”、“只要能打造出最高的希望,我愿意成为塑造绝望的垫脚石”(大意)。但是我认为,无论是对希望的病态执着还是对生命的不屑一顾,那些都只是“病征”。他实际最想得到的是拯救,是把自己从被玩弄的厄运人生中解脱出来。但是身患绝症的他知道这不可能,于是他更加极端地寄望于“能对抗最恶的绝望的最高希望”。如果连毁灭人类社会的绝望都能击垮,那么区区个人的命运又算得上什么呢?

关于弹丸2的结局,我认为是狛枝凪斗的“幸运”的最终结果,当然可能也有神座的“幸运”(或者说“希望”)以及苗木的“希望”加持。我本以为狛枝的幸运只影响了第五章的结果(第五章真的设计得太漂亮了),也就是他凭幸运揪出了背叛者,导向那个“清除所有绝望残党”的结局——当然他不能算人心,所以他干脆把这个选择交给大家(大意是“我相信我的才能,当然我也是很相信‘主角’的呢”)。也就是说,狛枝的死(不幸)→揪出背叛者(幸运)→绝望者存活(不幸)。但是,就最终结来看还要加上一个链条,那就是“绝望残党打破绝望(大幸运)”。

得出这个结果,因为我觉得狛枝许愿的时候其实想的不单单是“揪出背叛者”,而是“摧毁绝望/缔造希望”,也就是他的遗言里说的“如果真的能将世界导向希望的话,希望我以后被称为‘超高校级的希望’”。他把自己的幸运压在了这个最高的目标上。从这个意义上说,狛枝在这五章里变了,他不再寄望于别人带来的希望(也就是自己变成希望的垫脚石),而是想自己成为那希望的一部分。这也是弹丸2最让我喜欢的一点,那就是真切地让人感受到大家怀抱希望、向着绝望前行的英勇。

但是狛枝在许愿的时候还是以为“让绝望的残党都死在岛上”是导向希望的道路,也就是他遗言开头说的那样“如果你是背叛者,那就是我希望的结果了”。那时候的他还不明白,真正对抗绝望的,不是毁灭过去,而是勇敢地背负过去,然后开创未来。就物质层面来说,一个绝望者倒下去,还会有千千万万个余党站起来;但是如果在精神上战胜了绝望,那么他们可以打垮一次江之盾,也可以打垮千千万万次。我认为,有绝望才会想改造世界,但只有希望才能改造世界。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