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别哭(惊悚乐园/叹封叹ABO)

为了写肉铺垫了太多反而没空写,只能先放大纲分享。(跪)

1,ABO设定,肉是王叹之X封不觉的B/O,整体感觉比较可逆无差。

2,架空,一个沿袭《鬼喊抓鬼》世界观的平行世界。

3,本文ABO二设:Omega男性没有子宫;Beta对信息素反应迟钝,不容易有欲望,没有发情期。


在某个平行世界的二零五零年,封不觉和王叹之依旧是竹马竹马。前者享有后者的无条件信服:双亲早逝的封不觉实在是一个太早熟的孩子,在智力、灵能力、知识面上甩出王叹之不止五条街。同龄人之间那种从小树立的崇拜之情相当地牢不可破,因此王叹之就这么一直心甘情愿地当着封不觉的跟班,对后者言听计从,连一起狩鬼的时候也是如此——哪怕王叹之在灵能力上的天赋远超封不觉。

由于灵能力天赋太出众,封不觉和王叹之从小学就开始被培养,其中王叹之更是因为出身于王家这个新兴的狩鬼名门,自幼就倍受狩鬼界的关注。这两个堪称狩鬼界新星的家伙在初中毕业后就开始狩鬼实习,并且在高一的寒假就得到了第一个独立进行的正式任务:除掉高中学校食堂的狼人厨师。本来一切进展顺利,可是就在紧要关头,负责战术辅助的封不觉突然发情,王叹之差点被狼人杀掉,幸好最后开挂暴走+九科的人赶到才平安无事。王叹之一直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他觉得只要没人挂掉就好。可是封不觉对此一直心怀愧疚,并且因为自尊心的缘故对性别导致自己失手这一点非常不满,开始疯狂地从其他方面弥补,比如更周密的战术设计、更广泛的秘籍阅读。

说实话,王叹之一直认为封不觉会是Alpha。封不觉自己也这么希望着,他主要是觉得Alpha的能力增幅很适合当侦探,而且他从小表现出的感官灵敏度正是Alpha的特质之一。而王叹之的逻辑则是这样的:因为Alpha是最强的,又因为觉哥是最厉害的,所以觉哥肯定是A。而在高一的那次意外之后,王叹之这个单纯的信仰被粉碎了。他觉得像天塌了一样,因为从小受到的教育告诉他,Omega是弱者,是需要同情和保护的,是会被人任意欺凌的。他无法想象封不觉会被人欺负、会需要同情和保护、会是弱者。这对于王叹之来说,完全不能想象也不能接受。

但出乎王叹之意料的是,封不觉很干脆地接受了这个现实,并且嘲笑他没常识(“要是性别由性格决定,那么十岁那年开始你就是一个Omega了,居然会被小自己五岁的熊孩子弄哭。”)。实际上,封不觉除了每个月发情期需要服用抑制剂以外,跟平时没有任何区别:还是对所有人开无差别嘲讽,还是照样能打能谋,还是继续跟他在同一个班——他拒绝转入为Omega设计的特殊班级。封不觉为此要与许多压力相抗,因为班级里Alpha学生散发的信息素会吸引他走神、Alpha学生也会格外对他有侵占欲。后来王叹之才知道,当时封不觉是用手头的资源威胁了教务处主任(“Omega是一个生理事实,但Omega特殊班是一个强加的标签,它告诉所有人Omega是脆弱的、必须由他人保护的。有些享受保护的Omega为了这点特权就把自己的观念给卖了,而我愿意付出保护自己的代价”)。王叹之明白,封不觉还是那个强大而独立的他,这一点没有变。这让他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很高兴他的信仰没有破碎,但是一方面隐隐失落,但他不知道这种失落源于什么。

王叹之得知自己性别的那天来得很晚,是在他们高二下学期的体检的时候。医生告诉他,他是Beta。王叹之终于明白为什么高一那天封不觉发情时,距离他最近的自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虽然他事后总会在自慰时频繁地想起那一幕),因为他是对信息素迟钝的Beta。他一边庆幸自己不是Omega,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肯定没有封不觉那么强大的内心;但同时他也很遗憾,他是Beta,是无法标记任何人的、平平凡凡的Beta。他有点羡慕那些Alpha,可以彰显对Omega的保护欲,可以标记对方,为对方解决发情的困扰,提供安全感。

王叹之的一点小纠结没有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这样他们继续搭档狩鬼和上学。封不觉虽然行事非常招人记恨,但是他擅长保护自己,把自己的性别掩盖得滴水不漏,所以还没被人整过,倒是王叹之这个软柿子总是被误伤。在高三毕业那天,他们班组织了一个KTV聚会,急于回家的封不觉终于被几个Alpha合伙整了。又一次阴差阳错,那几个Alpha想整的是封不觉,却逮到了找他的王叹之,只好又气又怒地揍王叹之发泄。王叹之虽然是狩鬼者身手,但是他还没掌握主宰之力,不敢随便对普通人出手,否则容易打碎普通人的魂魄(要换了封不觉早就下狠手了)——所以他被一群普通人打趴下了。封不觉赶到时局势混乱,他来不及多想就加入了混战,可是就算他是一个身体素质过人的狩鬼者,一个Omega对战几个Alpha本来就在数量上非常吃亏,信息素更是被压制得死死的。正在他觉得穷途末路的时候,本来晕倒的王叹之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睛血红。那几个Alpha被黑化的王叹之打得还剩一口气,九科负责人古尘出现并阻止身为狩鬼者的封不觉与王叹之杀人,顺手用鬼谷道术救人扫尾。(封不觉不满,因为他不是那种以普通人安危至上的狩鬼者,凡是伤了他朋友的无论人鬼他都想干掉。)

(其实这件事是伍迪设计的,想看看王家小子的潜力。他有点惊讶王家这个拥有主宰之力的霸道血脉居然出了一个Beta,但是他也发现王叹之身上的主宰之力在遇到特殊情况会暴走。同时他还发现了一个具有零时差计算天赋的狩鬼者,而且可以让王家小子激活狂化基因,在未来或许会派上大用场。)

话又说回来,由于封不觉长久使用抑制剂,身体承受不住这种跟Alpha的亲密接触,在强撑着把对手赶跑之后,他的发情期就提前到来了。王叹之小心翼翼地护着封不觉回到他家里,给他倒热水吞抑制剂。做完这一切后,王叹之看着沙发上懒洋洋的封不觉道歉,觉得自己没用。后来事情演变成封不觉看不下去那副自责的小媳妇样,翻身上了王叹之(Beta有些性冷感,要花很长时间在前戏上),还说不好意思没准备安全套。王叹之在听见封不觉说“你就射在里面吧,反正Beta不会标记”的时候突然哭了,“最不想听见你说这话啊。”他一边想着,同时越艹越狠,嘴里又说着对不起,眼泪一直掉到封不觉的脸颊上。最后封不觉看不下去了,说喂别哭了,是老子被你上才对吧,然后把王叹之的脑袋扳过来吻掉他的眼泪。


END

后记:

之所以设定成B/O,主要是因为如果他们是A/O,那么一切都太顺理成章了……

评论(50)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