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这个远程画风不对(惊悚乐园/步天歌X狂踪剑影)

注意事项:

1,CP是惊悚乐园的步天歌X狂踪剑影,轻松小甜饼;

2,倒写体,倒写的剧情到巅峰争霸赛S1为止,因体裁缘故改变了原作的一些主要设定;

3,私设多如牛毛。

献给 @姜葑先森 姑娘,你的留言让我想起这对CP了:)


1

才不怕呢对步天歌的第一印象还算深刻,但也没深刻到哪里去,只是觉得这个远程玩家的灵能武器有点特别。

那天她是在游戏会议室里的大屏幕上第一次看见步天歌。屏幕上是经典的1V1杀戮游戏地图“激流峡谷”:玩家要在湍急的水流里作战,落脚点只有冒出水面的巨石和按固定规律飘来的浮木。这张地图对近战玩家非常不利,但是屏幕上那位剑客正游刃有余地在石头与浮木之间纵跃躲闪,还时不时向对手挥出一道剑气;而架着重机枪进行火力压制的远程玩家却左支右绌。不过剑客一点也不着急,像猫逗耗子一样继续在外圈跟对手兜圈子,一点点地磨着血量。

才不怕呢看着剑客耍帅炫技,看着看着,握着狂雷杵的手越握越紧,手背上隐隐有青筋暴起:“约好的特训已经迟了三分钟,我看你小子今天是不想活了……”就在才不怕呢即将退出游戏去拔老板的游戏舱电源时,那位勉力支撑的远程玩家突然祭出了两支回旋镖,把剑客杀了个措手不及。才不怕呢呼出一口气,放松了双手。“总算有点意思了。”她眯起眼睛仔细看了起来。

能加入游戏工作室的女玩家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更何况是加入“江湖”这个汇聚了不少精英的工作室的才不怕呢。论战斗经验和技巧,她肯定是不如游戏里那个剑客——狂踪剑影——他们老练,但是她心思细腻、善于学习,再加上女玩家身上少见的狠辣拼劲,她的进步速度简直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

看这个准头,这两支飞镖是会是锁定目标和自动返回的武器。难怪系统匹配了这张地图,不然按剑少的胜率肯定会是一张更克制近战的地图。才不怕呢看着那两支攻防兼备的回旋镖,感觉到了一丝棘手:“要是换我打他的话,这个攻击速度我是躲不开的,一直防御也不是办法,只能上去以血换血了,这样就陷入了被动……”但是如果这个武器这么优秀的话,为什么那个远程之前被打成那样也不用呢?

就在才不怕呢疑惑的时候,屏幕上胜负已分:剑少仗着剑气护身加上一个加速技能,突进中心直取了对方首级。

两道白光闪过,剑少和那个远程玩家都出现在了会议室里。才不怕呢微笑着迎上去,把指节捏得劈啪作响。而剑少此时还没注意到被放了鸽子的母老虎,只顾着教训身边稍显瘦弱的青年:“你的火力节奏都被我的闪躲节奏带跑了,这还怎么打?说了多少遍了,遇到近战你不能只想着火力压制,你得——呃啊!松手、松手,有话我们好好说……小步救我……”剑少徒劳地掰着那双掐住他脖子的双手,而被称作“小步”的青年正被江湖内部的团结友爱程度惊得目瞪口呆。

“你自己说说,迟到了多久?”才不怕呢松开了手,脸上杀气洋溢。

正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像封某人那样一秒能献出膝盖的人才能活到最后。狂踪剑影一扫人前装逼的大师风范:“这个,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五分钟?”在才不怕呢发作之前,狂踪剑影的战斗直觉发挥到了极致,他一把将身边的家伙拽过来当挡箭牌:“这是步天歌,刚招进来的远程,我看他有灵能武器天赋也不错,就特训他参加下次巅峰争霸赛去夺个名次让大家分点奖金玩玩。”

才不怕呢若有所思地看向步天歌:“他的特训时间和我的冲突吗?”

“不冲突不冲突,他小子敢冲突我就削他!”狂踪剑影信誓旦旦,步天歌连连点头。

她的声音少见地娇柔:“那为什么会迟到呢,嗯?”

“没办法,每次跟这小子训练,讲着讲着就容易忘记时间啊……”狂踪剑影不自觉地拍了拍后脑勺。

“既然容易忘记时间,那你就再好好教他吧,多教一点。”

狂踪剑影和步天歌背上突然寒毛直竖。

“选‘无限战斗’那张竞技场图,两个小时。我就在这看着,这两小时里你们的对打要是停了一秒,就不用回来了。”才不怕呢笑得既温柔又致命。

 

2

消息传开之后,整个“江湖”工作室都在奇怪为什么步天歌会选择他们团队。“江湖”工作室以三位老大的“刀剑笑”组合出名,但这也导致了被这块招牌吸引过来的基本都是近战好手,就连才不怕呢也是因为有机会跟狂踪剑影这样的近战高手对练才加入的。而步天歌作为一个远程输出,“江湖”可以提供给他的资源并不多,其中最致命的就是没有同类型的远程老手带他这种初出茅庐的新手,而经验和技巧的差距可是灵能武器也弥补不了的。

自从步天歌加入之后,工作间歇时大家就有了新的话题——虽然除了才不怕呢之外,谁都没见过步天歌本人。大家七嘴八舌地闲聊着为什么一个远程选手要一头扎进这支近战队伍里:要是被强拉进来也就算了,毕竟工作室这个近战独大的局面也是时候平衡一下了,可是听说那个高中生完全是自愿的,真是搞不懂。

说起高中生这一点,才不怕呢也觉得奇怪。一看步天歌那副瘦弱、腼腆又很有礼貌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被家里管得很严,怎么也不像是会上学上到一半就跑出来参加游戏工作室的那种小孩。

“你说小步啊?”狂踪剑影正在会议室里清点副本奖励,心不在焉地答道:“他啊,我看他打得还挺像模像样的呗,反正工作室也缺个远程。嗯,这次奖励的跑鞋不错,不过这个附加技能不如我现在这双……”

同样收获了装备奖励的才不怕呢心情正好,所以只是温柔地翻了个白眼:“你这是雇佣童工啊老板。”

“明明是他说仰慕我们工作室已久,我就让他跟我练练而已。这慕名而来的事情能叫招童工么?”狂踪剑影笑了笑,完全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我记得小步好像还差一双跑鞋,趁这周末帮他看看装备。”

“装备是要先看公会需求才能个人分配的吧。”才不怕呢在一旁凉凉地说道。

狂踪剑影把鞋子收了起来,清清嗓子:“咳咳,一件精良装备而已,这点分配权我还是有的吧,而且小步也算是咱们工作室的预备成员,也不算违规。”

才不怕呢本想吐槽,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什么叫‘算是我们的预备成员’?”

“我总不可能真的招个童工吧,还是你真以为我要养个远程?”狂踪剑影的神情严肃起来:“我跟你说实话吧,现在工作室才刚刚起步,我们这点资源想从零开始打造一个新人是远远不够的。笑哥也说过,在这个阶段分散精力是大忌。如果实在缺人,那不如去‘星辰’之类的造星工厂收,贵是贵一点,但是不会占用我们的初期资源和精力。”

才不怕呢可没有被对方一本正经的样子唬住,反而呵呵一笑:“某人啊,说时间不够吧,又有空跟小孩玩;说精力不够吧,还有精力帮人看装备……真是当代活雷锋啊。”

狂踪剑影企图用咳嗽来掩饰尴尬。

“今天陪我加练半小时,我要试试狂雷杵的技能衔接。”才不怕呢心情大好。

 

3

巅峰争霸赛的预赛开始了,而“江湖”工作室却比比赛开始前更轻松一些,尤其在梦公司那惊人的“特邀玩家”制度公布之后——“江湖”稳占了无刀客这一个名额,这不仅向外界证明了他们的实力,也让工作室里的其他备战选手压力小了许多。

才不怕呢已经打满了“虫之战”的五十场,想为接下来的“茧之战”再做点准备,于是她敲响了狂踪剑影的办公室门,推门进去的第一眼就看见自家老板正在看巅峰争霸赛视频。

狂踪剑影正吃着盒饭,冲她扬扬下巴:“恭喜出线啊,我刚看完你的视频,有几个地方还是要注意一下,等会再跟你讲。随便坐。”

才不怕呢也不客气,径自去倒了两杯水过来,坐下跟老板一块儿看起了比赛录像。“虫之战”不像“茧之战”会直播,但是只要玩家向系统缴纳一定的游戏币,就可以让系统录下整场比赛,还可以选择录什么视角。现在狂踪剑影看的正是步天歌的旁观者视角录像。

才不怕呢随口问道:“小步打得怎么样?”她有一阵没有遇到步天歌了,两个人的级别也有些差距,所以也没有一起排过副本——反倒是因为工作缘故升级较慢的狂踪剑影经常跟步天歌一起练级。

“淘汰了啊,这是他输的最后一场,跟‘地狱前线’的枉叹之打的。”狂踪剑影答道,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屏幕。

才不怕呢看了一会就发现步天歌又陷入了“倾尽火力也没压住对面近战”的窘境里,他的灵能武器和重机枪看似声势浩大,但是造成的实际伤害较小。这也跟系统生成的乱石阵地图有关,石堆提供了大量掩体,只要是身法够灵敏的近战都可以轻松避开攻击。

就在此时,狂踪剑影开口了:“这小子,又犯老毛病了。”他摇摇头,拿筷子指了指屏幕。

“太怂。”才不怕呢毫不掩饰鄙视之情。她的战斗风格颇有点狂踪剑影的影子,而且因为武器优势的缘故,比狂踪剑影更敢于正面硬拼。

狂踪剑影也没替步天歌辩护,因为实力这种东西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甩锅可没用。“他就是有这个毛病,遇到机动型的近战玩家就会慌,一慌就会用这招防御。你看他这局的技能,这准头肯定是戴着夜视装备才能打出来的。如果敢躲进石阵里偷袭,胜率绝对过半。”他又扒了两口饭,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叹道:“唉,还是太嫩,虽然危机意识够强,但是心态不够成熟。”

才不怕呢盯着屏幕,直到看见步天歌被从天而降的刺客反杀,才开口问道:“你总说这小子不成器,那怎么还老是挤时间带他?你帮他特训已经有一个月了吧。”她没说出口的是狂踪剑影已经连续两个月加班了,甚至有好几次她看见对方还没收拾起来的睡袋。才不怕呢是真的疑惑了,因为狂踪剑影虽然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但是更以工作为重。她是完全看不出来为什么自家老板对一个连员工也算不上的小朋友这么用心,在连休息时间都没有的前提下还要抽空帮对方提升。更何况,就算在“江湖”工作室里,狂踪剑影也只会带一线人员训练而已。

狂踪剑影放下筷子,笑了笑:“小步虽然悟性没那么高,但是肯听话也肯练,教起来省心。游戏讲究的不就是一个熟能生巧,哪有那么多有天赋的苗子啊,又不是人人都是‘秩序’那个吞天鬼骁。”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继续说道:“想当年,我也是在他这个年纪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该往职业发展……”

才不怕呢打断了他:“你这种句式很容易让我想起‘秩序’里一个很欠揍的抽喝烫……”

狂踪剑影大笑。笑过之后他摇摇头,关掉了视频,一边收拾桌上的饭盒,一边说道:“趁下午开会之前,我跟你讲讲你最后一场战斗里暴露的几个问题。最主要的还是你太依赖狂雷杵了……”

 

4

在巅峰争霸赛过后,由于狂踪剑影越来越忙,步天歌开始经常跟才不怕呢一起排副本。随着他们逐渐熟起来,才不怕呢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步天歌这么怂的一个远程,对近战的怪物毫无心理障碍,对近战的玩家却是一副“不隔着五米不敢动”的态度。

有一天才不怕呢问起了这件事情,步天歌面露窘色,四处张望,支支吾吾就是不肯回答,直到才不怕呢使出断头锁才乖乖就范。

“嗯……其实就是我以前跟剑哥排过一个团队副本。BOSS很狡猾,所以我就去引怪,让剑哥趁它露出破绽的时候偷袭。最后就在我快被怪物挠空血的那一瞬间,剑哥突然出现,连个招呼也不打就直捅怪物的心脏,那血喷得啊……浇了我一头一脸,真的给我留下了很严重的心理阴影……”

“切,这点小事……”才不怕呢松了手,顺带帮步天歌整了整衣领。

“虽然是很丢脸没错,但我还未成年啊,而且不怕姐你为什么那么失望啊……”步天歌一脸黑线,然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浑身一个激灵,“幸好当时组队的不是你……”不然一杵子下去那个红白迸裂的阵仗足够他从此再也不碰游戏了。

才不怕呢的眼神更加鄙夷了:“你该不会平时还按照分级看电影电视小说吧,未成年。”

步天歌尴尬地引开话题:“总之,我现在的感觉拟真度都不能调满格,一想起那个鲜血淋漓的触感就受不了了……所以我不是很习惯跟别人近身打,血会溅来溅去……”他又抖了一下。

“你这样是不是先看一下心理医生,这有点PTSD了吧?”看着步天歌那副脆弱的小身板,才不怕呢的鄙夷之情化作了同情与鄙视混杂的怜爱。

步天歌点点头:“如果再过一个月还不能克服这个心理障碍,我会去看医生的。”

“对了,如果你这么害怕近战的话,怎么会想每周都送上门给剑少虐呢?”

“跟剑哥打是不同的嘛,”步天歌挠了挠后脑勺,“而且剑哥人很好……”

剑哥人当然很好。步天歌心想。如果真有那种兼济天下的侠客,那狂踪剑影肯定是其中之一,还是特别救人于水火的那些人之一。

那次的异形副本是他第一次见到狂踪剑影,那时他还是只有一把电击枪的菜鸟,枪和充能电池还都是捡来的。狂踪剑影二话不说就扛起了担任全队大腿的责任,把包括步天歌在内的两个菜鸟妥妥地护在身后。只可惜另一个菜鸟心态太差,在受到异形袭击时候自乱阵脚,自然是惨叫一声被怪物抓走吃掉,而步天歌则由于看过电影所以表现还算淡定。由于最后的BOSS已经产生智慧,一点也不吃他们的低级挑衅,而且还刻意避开他们,狂踪剑影不得已提出了一个冒险的主意,让步天歌去扮诱饵引怪,他在外面见机行事。

在被异形BOSS扑倒在地的时候,步天歌的心里有那么一个瞬间超级后悔,他后悔为什么听信了狂踪剑影的话——他都已经被怪物追着狂奔了五分钟,弹药也在战斗中耗尽,结果别说是救援了,连队友的呼吸声他都没听见,耳边只有怪物口水淌到地上的声音。步天歌屏住呼吸,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怪物身上,而不是怪物的口臭上面,然后握紧了电击枪的枪托,准备用最后一点体力值拼个鱼死网破。

就在这时,狂踪剑影突然从天而降,一记绝杀让怪物在怒嚎后动弹不得——一截剑尖从怪物胸口透出来,血顺着剑刃滴下来,滴答滴答,这是他听过最动听的滴水声。他无意识地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些血越滴越快、越滴越多,慢慢汇成一条激流,在自己的脸上泛滥;喉头也隐隐泛起了腥味,既恶心又有种劫后余生的快乐。他四肢瘫软,大脑一片空白,有那么两三秒完全忘记了自己在游戏里,甚至忘记了要呼吸,只有那滴答声一直响着,湿热又黏滑地滴着,像要在他的心脏上滴出一个洞。

就在步天歌因为惊吓过度而发愣的时候,旁边突然伸出一只大手,盖住了步天歌的眼睛,然后把他从怪物尸体下面拉出来。

“小步,醒醒。”这是步天歌回神后听见的第一句话,声音的主人正用干燥温暖的掌心轻轻拍着他的脸。他当时应该回应了什么,而他只记得那个一脸担忧的人舒展眉心,笑了起来:“吓我一跳,还以为你要因为惊吓值太高掉线了,这未免也太亏了,任务只差一步就做完了。”说完,那个人就放心地收回了手,却不料被自己猛地抓住手腕。步天歌已经忘记了自己当时嘴里嗫嚅着到底想说什么,但是他还记得对方用另一只手宽慰地拍了拍他的手背,掰开他的手,站了起来,然后再弯腰,伸手把他拽了起来。从狂踪剑影松手到再拉手只不过一两秒的时间,但那温度落差之巨让步天歌至今都忘不掉。

 

5

日子一旦充实起来就过得飞快,不知不觉间又过了三个月。到了步天歌的生日那天,狂踪剑影以“江湖”工作室的名义,自掏腰包委托才不怕呢送蛋糕给步天歌——才不怕呢非常巧合地跟步天歌住在同一座城市,还是只隔几站地铁的距离。

吃蛋糕的时候,步天歌突然扭扭捏捏地问了才不怕呢一个问题:“不怕姐,要是我哪天得罪了剑哥该怎么办?他会不会以后都不让我加入‘江湖’啊?”

才不怕呢鄙视道:“怂什么怂。”她满意看见步天歌缩了一下又赶紧重新挺起胸膛,接着大包大揽地说道:“只要你能让剑少吃个教训,老娘以后就认了你这个弟弟。有我罩着你,谅他也不敢不给个面子。”

步天歌接着又吞吞吐吐了半天,就在才不怕呢差不多要拍案而起之前,他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来:“我想追剑哥,本来是想先加入‘江湖’再慢慢来的,但是发现‘江湖’好像不太支持办公室恋爱,不怕姐你说我是不是转去‘星辰’比较好啊?”

才不怕呢竭力止住脸上的惊讶之情。她看着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羞涩又坚定的青年,突然想起了剑少当初对这个孩子的评价:小步这小子有决心、有毅力、有耐心、有韧性,现在你还看不出来,但是等他风格成型了以后,连我都很难对付他。

老板,有见地啊。才不怕呢一时间又敬佩又感慨又鄙视又同情,不可不谓之百感交集:可是你的见地怎么就全点在了游戏上呢,这下子引狼入室了吧。

然后她开口:“你追老板这个事情我是支持的,至于去不去‘星辰’等会再谈。总之我们先结拜姐弟吧,正好可以用生日蜡烛代替香火。”

 

 

END

 

后记:

第一次写倒写体,感觉很好玩,但是一不小心就容易把自己绕进时间顺序里。

正常顺序:步天歌是才不怕呢的弟弟——步天歌加入“星辰”——步天歌参加争霸赛虫之战,被王叹之淘汰——步天歌转会“江湖”,被剑少当明日之星一样照顾。倒写的时候为了圆剧情添了诸如步天歌和剑少初次见面之类的私设。

评论(1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