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启示录(惊悚乐园/封叹)

注意事项:

1,CP为《惊悚乐园》的封不觉X王叹之;

2,第一人称视角,短篇小甜饼。

 

我相信这个世界充满危险,那危险源于想保护你的欲望。

 

 

不间断的蝉叫撩得人心烦,手臂搁在课桌上没一会儿就能压出两道带点薄汗的红印。又是一个热得人困马乏的夏天。

“觉哥,你昨晚又没睡啊?”

我都不用睁眼就知道肯定是你在说话,因为多管闲事又胆大包天到了这个地步的人全校就剩你一个了。我挥开你拿课本给我扇风的手,从课桌上爬起来,活动了一下脖子,正准备即兴发表一段关于应试教育弊端的演讲,却正好看见一位女生拿着瓶运动饮料走进教室。刚睡醒的大脑条件反射般地给出她的资料:姓吕,十六岁,身高一米六四,A型血,不爱亦不擅长运动……

于是我立刻改口:“是啊,人类潜意识与物质基础交互机制比我预计的要复杂一点。怎么说呢,弗洛伊德之于我,就像远水之于近火……”我看着那位女生走到你背后,露出一个温柔体贴的笑,把饮料放在了你的桌上。在她拍上你的肩膀之前,我赶紧把话给说完了:“……总之我要去买瓶喝的,你要不要带点?”

然后我如愿以偿地看着你点头说好,一边转过头向女同学道谢,一边顺手把那瓶来历不明的可疑饮料塞到我手里。

 

我们的大脑有时候比我们认为的更加聪明,因此我对梦境一直抱有非常警惕的态度。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相信人类潜意识收集到的信息总是比人们预计得更多、更有价值,所以我愿意非常耐心地梳理梦境带来的线索。

我很少做梦,但凡做梦必是噩梦。当然,这对于我这种每天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谈笑间吃干抹净的人来说,这一点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你活在我的噩梦里。各种形式的噩梦。它们荒诞不经又现实无比,就好像某两个角色前一话断臂牵手、后一话各自成家一样既科学又不科学。

最常见的梦境就是:你跟一个看上去就不靠谱的姑娘谈恋爱了,你执迷不悟得我用尽千方百计都拆不散你们;接着你结婚了,孩子像隔壁家老王但是你仍旧死心塌地;然后你离婚了,孩子判给女方,走出法庭的时候你好像突然就老了十岁;你开始酗酒,床底下都是酒瓶和易拉罐;你出车祸了。每一次我都在一片刺目的红色里醒来,发现床头的闹钟响得像警笛。

于是我不择手段、严防死守、机关算尽、黑白通吃、宁杀错不放过地赶跑了你身边所有的桃花。

 

噩梦消停了一段时间,但是好景不长,我的噩梦里开始出现新的内容。

每次醒来的时候我都咬牙切齿,一定是你突然人格分裂的错——我梦见那天给你善后的时候,杀人的痕迹没有处理干净,留下了各种疑点,然后你被便衣警察以不同的方式找上门来,关进实验室里。在有的梦里你得知自己杀过人时震惊得不能自己,而在有的梦里你平静得像早就知道我为你做的那点破事,不过过程如何都不重要,反正最终结局都一样:拘束衣里的你眼睛通红,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漠。

于是我黑进警察局系统里实时监控,和善地拜访了一下那位小胖子,着手发展人脉关系,确保我在能力范围里做到了最好。在处理好了这一切之后,噩梦明显减少了,虽然还是时有发生,但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东西被遗漏了,只能暂且按兵不动,暗暗观察,所幸你身上一直没有发生什么异变。

 

后来我的大脑里突然出现了一块阴影。这位不速之客带走了我的恐惧,却没有带走我的噩梦。自从放弃治疗以后,噩梦不请自来又鸠占鹊巢,彻底挤占了我所有的夜晚时间,让我每一个早晨都在黏腻的冷汗中醒来。这让我非常不能理解,讲道理,明明我已经不会再感到恐惧,那么为什么我还会出现害怕的生理反应?

这次的噩梦只有一个,翻来覆去毫无新意。我梦见我的开颅手术失败了。我躺在手术台上,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大夫们还在一旁议论我的脑子;而你在手术室外面,表情像被主人踢了一脚的弃犬。接着你的瞳孔一层层地蒙上红色,不祥但又无可挽回——这次可不会有人再为你收烂摊子、帮你毁尸灭迹了。我真想冲过去把你的脑袋摁到地板里清醒一下。然后,毫无例外地,我醒了。

无论如何,对于这次的噩梦信息我只能假装我并非一筹莫展,淡定地签完遗体捐献协议就办出院,顺便预约欧阳笕谈谈遗嘱,然后继续过字面意义上拖稿等死的生活。

下午出院之前我倚在床头眯了一会儿,又一次在你血红色的眼睛里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你正趴在我手边打盹。阳光落在你肩上,你身后的花瓶里插着康乃馨,一串小气泡慢悠悠地从瓶底升到水面。

你在睡梦里动了动,额头蹭到了我的手背上。那种温暖太过鲜明,我忍不住翻过手背,指尖圈住了你的一簇头发。你低声呓语了几句梦话,我听见了我的名字。

那一刻我突然福至心灵,噩梦带来的焦虑随着气泡一起在阳光里蒸发。

 

 

END

 

后记:

灵感源于开头那句话,想写一个充满保护和控制欲的封不觉和一个对此一无所知的王叹之。所以这是一个“一个充满保护欲的我,如何拯救一个一无所知的你”的故事(诶?!)

第一视角写惊悚乐园有种说不出的奇怪……(不,把锅甩给视角是不对的)总之只有OOC是肯定的。

开头引用了《死神Bleach》第61卷的卷首语:我相信世界充满危险,那危险来自於想保护你的愿望;我的心中也有其同样的危险,只因有冲动而无其它。

评论(31)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