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狩鬼者拯救世界要从谈恋爱开始03(惊悚乐园/封叹封)

01:http://feicha.lofter.com/post/3d44bc_b382d4f

02:http://feicha.lofter.com/post/3d44bc_b4f38c5

这次更新有较多与《贩罪》、《鬼喊》联动的情节,不过应该不至于影响理解?后文会有解释的(如果没坑的话)

6

生活中有无数的可能性,不亲身经历或见证就永远不知道我们错过了什么。

比如不经历明天就不会知道天气预报准不准,比如不打开箱子就不知道那只著名的猫死没死,比如不问当事人就不知道他们上没上垒……诸如此类的事情简直不要太多,大到外星人存在与否,小到封不觉到底有没有在那个黑暗的天台用舌头堵住王叹之的嘴。

因为唯一有可能见证真相的鸿鹄拒绝围观,所以这个“薛定谔的吻”谜团只能遗憾地留给后世八卦者热烈争论、积极开车了。

 

7

“啊我找说这句话的机会已经很久了……”王诩虚起眼说道,“初恋这种事情呢……就像浮在可乐上的冰一样难以掩饰呢……”他故作深沉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眉飞色舞,就差在嘴里叼根烟了。

要是古尘在这里,想必一定会对这个完本还是处男的家伙的拙劣模仿嗤之以鼻。

“你是用鬼谷八卦算的吧,小心被奶奶知道了又说你不务正业哦。”正在洗碗的王叹之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切,小孩子不懂别胡说,你奶奶跟我的感情好着呢……”王诩相当厚颜无耻、为老不尊地答道。

王叹之嘴角动了动,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显然他早已习惯了“爷爷嘴贱被奶奶踹出家门,所以厚着脸皮跑来儿子家住顺便调戏孙子”这种剧本,而且也早就知道论脸皮厚度和下限程度他是远远说不过对方的。

 

8

“所以,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问道。

书店没有开灯,只剩下外面透进来的灯光。封不觉眯起眼,隐约看见办公桌背后有一个陷在老板椅里的人形轮廓。

封不觉在黑暗中反问道:“因为能力者不会显示在心之书上,所以你只能采用这样没有艺术感或效率的方式了?”

对方同样避重就轻:“逃避是没有用的,你知道我可以监视你们的班主任同学小区保安居委会大妈吧。”

“那你就监视去吧,反正谁会知道白天好好上学的普通高中生兼地下江湖老大,会在晚上随手毁灭世界呢。”封不觉一手提着塑料袋,单手反锁了书店的门。

那个声音变得玩味起来:“你知道的吧,如果顾问在这里,他极有可能会把我们之间的对话的羞耻度上升一个台阶……鉴于我和人类之间某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我真的不想采取这种极端手段。”

“你声音里的跃跃欲试已经暴露了你……”高中时期的封不觉还是太嫩了,过了半秒后他突然反应了过来:“别别别等等——!”他丢下塑料袋扑到办公桌台面上,用堪比舍身取义堵枪口的姿势企图堵住黑影的嘴。

可惜对方已经抢先说出了台词:“你一定得跟我解释清楚你们之间上了几垒,因为,”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戏剧性的低沉和玩梗时的得意:“I am your father!”

被老梗雷得不轻的封不觉一巴掌盖住了自己的脸:“一想到人类就是由你这种恶劣的家伙监护着就好想毁灭世界啊,所谓的‘天一’完全就是‘天下第一底线’的缩写吧……绝望了,对这种设定完全绝望了。”

“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啊……”天一装模作样地摇头,乘机发挥演技。

“行了行了,烤鸭给你,给我闭嘴。”封不觉捡起掉在地上的塑料袋,一把丢到了桌上。

天一直到这时才肯起身去开灯。在够着开关的瞬间他又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好像光起个身就耗尽了他今天的运动额度。“嗯……我不用心之书也知道你又去那个狩鬼者家里蹭饭了。”

“是啊,想必很让你嫉妒吧,从小到大都没有被别人父母请到家里吃过饭什么的,”封不觉拖长了声音,“你真是完美证明了童年缺乏社会关爱的小孩长大了容易反社会啊。”

天一打开了饭盒,烤鸭的香气顿时充满了整个空间。他满意地搓了搓手,掰开木筷,用餐前还不忘吐槽:“啧啧,不就是连一垒都没上吗,也不用那么暴躁吧。”

“你给我适可而止啊,我暂时还不想把力气花在宰你身上。”封不觉随手把书包放在地上,走进了书架之间。

“现在的小年轻啊,翅膀硬了就不把老板的老板当回事了,”天一嘴里嚼着烤鸭,口齿不清地吐槽道,“Z国的狩鬼者真是一届不如一届了……”

“接下来你就要说这是你带过最差的一届狩鬼者了吧……都说了适可而止啊!你压根就不是这个次元的存在,过来蹭烤鸭吃的家伙就闭嘴吃完,然后快点自杀吧。”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这次是来视察工作,主要是查看一下贵次元的自我监管体系和修复机制,然后在工作之余顺便享受一下生活,”天一喝了一口咖啡,“比你们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然后你的工作表现就是睡到下午两点起床,躺在床上发短信让我晚上带烤鸭回来,然后吃完睡觉。”

天一停了一下筷子,恬不知耻地答道:“嗯……你这种浅薄的见解充分地说明了我们之间在见识和工作方式上的巨大差距,不过我原谅你了。”

“我突然觉得,这个次元需要你……”封不觉快步走近办公桌,然后猛地把对方的脑袋摁到了餐盒里,“……去死。”

而被活埋在饭菜里天一居然还能发出几句闷闷的吐槽:“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

“那是当然。你的死会减少某种下限全无的猥琐气息污染这个次元的概率。”

天一大笑起来,这笑声马上转为米粒呛进气管的咳嗽。

在天一被呛死之前,封不觉俯视着这位老板的老板,轻声说道:“我们有我们的做事方式,不需要你的逆十字插手。”他不知道窒息的对方还听不听得见他说话,但是他确信他的意思已经表达得足够清楚。

没过多久,天一就因为呼吸不畅而脖颈青筋暴起、皮肤发红,四肢无力地挣扎了一下,然后就彻底不动了。封不觉松开了手,瞪着一双死鱼眼开始收拾桌上的饭菜狼藉。

 

TBC

注:天一是《贩罪》人物,古尘王诩是《鬼喊捉鬼》人物。“I am your father”,星战梗,因为天一有管理人类命运的任务,在我的理解里就像一个不择手段的监护人。可乐浮冰那句话源自《鬼喊捉鬼》里的猫爷古尘。膜法师之类的梗就不解释了,先为自己+1s。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一开始还算是周更的,为什么只坚持了一次就变成了两周更……OTL

评论(2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