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尾巴草的生存哲学02(贩罪/枪匠X左道)

前文01:http://feicha.lofter.com/post/3d44bc_c8ac01d


4

我蹲在火车顶上缩小被风雪吹打的表面积,顺便围观进入工作状态的枪匠,他那副闭目凝神、全神贯注的样子跟平常判若两人,隐隐约约还有那么一丁点儿帅的意思。不过,幸亏是赌蛇和我这种正经人在他旁边,要是换了顾问那种嘴贱玩意儿,他估计脱口而出就是“你这眉头皱得好像便秘了一星期”,低俗,实在太低俗了。

我摇摇头,把厕所梗从脑子里甩掉,期间动作幅度过大还差点甩掉了眼镜。幸好我及时抬手抓住了一条眼镜腿,还好还好,不然没有了眼镜我还怎么装傻。在一百多年前,戴眼镜被认为是一种弥补生理缺陷的方式,当然,后来因为人类的社会性,普通的眼镜也演化出了镶钻镜框、钛合金材质、专属刻字等等昭示阶级差距的象征。但是自从到了22世纪,做个眼角膜手术就跟去超市买感冒药一样简单廉价,人工钻石与天然钻石毫无差别,一台智能切割钻石的机器不仅操作方便而且还能顺便切个菜,钛合金早就沦落成了只能在平民小学生面前装逼的材料……在这种情况下还坚持戴眼镜的人都是那些喜欢往眼镜里加各种高科技的技术宅。不过枪匠是不用的,因为他是白痴;元帅也是不用的,因为他更喜欢用监视器。

至于我嘛,我戴眼镜倒不是因为有什么高精尖装备,也不是因为视力不佳,纯粹是因为人们总觉得戴眼镜的人比较有文化、有点书呆子气、缺乏攻击性;尤其是圆眼镜,看着就特别老实诚恳小市民,涂黑了镜片之后还会让人有种莫名的怜悯之情,这样的装备特别有利于我融入群众中,随口扯淡、随时跑路……

就在我的思维越跳越远之际,枪匠睁开了双眼。

“好了。”他小心地摊开掌心,我都不忍心吐槽他做出来的炸弹追踪器怎么跟炸弹本身一模一样,连红点闪烁的样子都一样。

距离爆炸时间还剩下三分五十秒,但是我一点都没有紧迫感,因为赌蛇已经带着遥控器跳进了车厢里。而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别让累瘫的枪匠掉下火车。

这大概就是跟强者组队的好处吧。我听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话,不过能者多劳的工作环境我是绝不会多待的。跑了十几年江湖,人人都知道我左道可是一分钱一分货、银货两讫绝不多事的主儿。

说真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天塌下来谁爱扛谁扛,我就看看能不能躲到哪个高个子底下,能躲一阵是一阵,躲不过去拉倒。

 

5

结局当然是逆十字单方面皆大欢喜:枪匠和我都毫发无伤,赌蛇还狠狠地打了帝国的脸。嗯,枪匠那个白痴就不管了,我相信赌蛇这种不爱嚼舌根、堂堂正正做人的男子汉大丈夫肯定不会在向老板汇报的时候把我老想跳车的事情说出去的,嗯,大概可能或许不会吧,不然老板说不定哪天无聊了又要找我谈工作了。

我至今还记得老板第一次找我谈工作绩效时的场景:正瘫在椅子里翻书的老板看到我进来,嘴里说着“你吃过午饭了吗”,然后顺手一拉抽屉表示“哦我这……有点能补充蛋白质的东西,你要不要尝尝”。

我连忙摆手拒绝,他随便又推销了一句,我诚惶诚恐拒绝,他也就关上了抽屉。在这你推我让的全过程中,我们都假装抽屉里并没有一股腐烂的气味飘出来——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而成年人和小孩子的重要区别就在于戳不戳穿皇帝的新装。

后来我在闲极无聊的时候问过枪匠那个抽屉里有什么东西,枪匠拿着命运跟元帅PK俄罗斯方块,头也不抬地回道:“不知道啊,估计是连他自己也不想碰的玩意吧。”

“要不你去问问看?”我见他玩得专心致志便顺势钓鱼。

枪匠在百忙之中抽空转头过来,表情极其诧异:“你当我傻吗?”

天知道我当时有多么想说是啊!但我扫了一眼他腰间别的骨枪,还是赔笑两声算了。唉,贫道毕竟是个不与人争、能屈能伸的人,无量天尊。

 

6

回到工作绩效的话题上来。作为一个被强行招揽的员工,我对自己的能力是非常有自信的,正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老板非要用我这样的人,那一定是他高瞻远瞩、胸襟广阔、慧眼识珠、英名威武、能察旁人之所不能,以下省略一千字形容词……

但同时,我对老板的水平是非常没有信心的。就先不说逆十字这个简直神经病一样的目标了,光看这个组织结构我就很为自己的前途担忧:薪水待遇太差,工作压力山大;职能分工不明,晋升途径模糊;同事非常变态,男女比例悬殊……说出来简直要为待在这里饱受生存压迫的自己掬一把同情泪。

要不还是跑路吧。我第无数次暗自琢磨,顺便瞄一眼血枭在不在附近。

我倒不是担心会被老板抓回来严刑拷打,毕竟他对我的德性也是知根知底;我就怕万一被帝国或者其他起义势力先抓到怎么办?托老板的福,我被帝国的抓到话估计是进地狱岛,但其他那些割据势力可就不好说了,那些人都知道我投靠了逆十字,要是落到他们手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唉,世道太乱,凭我一己之力不足以自保,还是躲在逆十字里吧,能躲一时是一时。我第无数次得出了这个结论,第无数次叹气。

这场乱局还要持续多久?我忍不住想道。每一次想到这里,我都会想起老板招安我那会儿说的话,每次都不由得寒毛直竖——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他做起这种改朝换代的事就像伸把勺子搅搅咖啡一样简单?

就在我思考这种关乎人类命运的大事的时候,枪匠从亚空间里跑了出来,看见我一脸惊讶:“你怎么还在这啊,不是轮到你带烧鸭饭外卖吗?”

“滚,没有。”我板着脸鄙视他。仔细想想,全逆十字我能鄙视的也就这一个人了,不禁悲从中来。

“哦,那要不要一起去吃啊?”枪匠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件冲锋衣套上。

“唉……走吧。”我按了按裤兜,确定里面还有两张能用的信用卡。



TBC

狗尾巴草会梦见狗尾巴摇吗?不知道啊。
下一更应该就可以完结了!想想一个段子文还拖那么久,有点羞愧……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