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tart(惊悚乐园/梗)

明日边缘AU,很遗憾没空写,只有一个梗和开头,欢迎取用。

CP:封不觉X鸿鹄

时间线在巅峰争霸赛S1之前,封不觉和鸿鹄在一个2V2杀戮游戏里偶遇了,对手正是前不久被封不觉和剑少完虐的尸刀工作室。

系统随机分配阵营,封不觉和鸿鹄小队在人类阵营,尸刀小队是外星人阵营,其中外星人阵营具有压倒性的优势(所以一开始两位谋士其实判断错误了,系统基于胜率认为他们才是优势方),而人类阵营的制胜关键在于“重启”整场战争、提前布局。



“强袭和为王,看来又是尸刀啊……”封不觉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

“这个‘又’字听起来就不怀好意啊,”鸿鹄吐槽道,“不会你们之前遇到过吧……尸刀……难道说,论坛上的那个爆料贴……”

封不觉大气地摆摆手:“你说那个啊,只是本大爷心血来潮的即兴之作。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得瑟的语气已经深深地出卖了你。”鸿鹄的眼神里充满了鄙视。

“哼,雨龙,我用的手法可是你万万想不到的,堪称完美犯罪……”

“还真自夸起来了,你倒是要点脸啊!”鸿鹄喊道。

过了两秒,鸿鹄用十分不屑的语气开口了:“你耍了什么花招?”

“我请一位NPC帮忙把炸弹藏在他的肚子里,然后做了个富有幽默感的注意标志,结果尸刀的那两位非常主动地帮我把最后一步完成了。”封不觉秒答道。

“哦,就是说你用NPC尸体做了个陷阱来阴人是吧。”

“总之是他们自己送上门来的,我问心无愧。”封不觉这话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倒也没错。

“这说服力真强啊,我猜汉尼拔每次用餐前也是这么想的……”鸿鹄翻了个白眼,“还是回到正题上来吧。你之前玩过2V2的杀戮游戏么?”

“社团内部演练过,”封不觉指的是那场为帮助王叹之提高而开打的团内练习赛,“你大概不怎么玩杀戮游戏吧。”

“没有时间啊,只玩过几回1V1。”鸿鹄轻描淡写地说道。他一直对疯不觉都放不下防备之心,不仅是因为“我们不熟”,而且因为他们都是智谋型玩家出身,而谋士与谋士之间的感情就如同文人与文人之间那样微妙。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

“杀戮游戏的形式确实对智谋型玩家不利,不过以后可能会出现更多的花样来平衡。”封不觉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在对方面前总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鸿鹄既暗暗佩服,又非常不爽。因此每当谈话涉及到疯不觉,他都会条件反射地绷起一根弦,然后用吐槽的形式掩饰自己的关注。好奇又警惕、敞开心扉又有所保留,这是谋士应有的、对待惺惺相惜的知己的态度。

“那就麻烦你介绍一下2V2游戏的特点吧,不然万一我跟不上你的布局思路就糟了。”

“别妄自菲薄啊,‘智将’,”封不觉笑道,“这种重要的情报就这么简单地用‘介绍一下’一笔带过……不过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像你这样的聪明人打多几局也就明白了。我认为杀戮游戏中要考虑‘势’——这个概念是论坛上一篇帖子提出的,我觉得还有点道理。”

鸿鹄反应很快:“让我想想……杀戮游戏里如果双方实力有差距,系统会就制造有利条件给弱势一方?”

“没错,对于弱者来说,会 造‘势’很重要。”封不觉笑了笑。

“这个充满怀念的笑容……我都懒得去猜你用这种理念坑了多少人,”鸿鹄虚着眼道,“这个‘势’是系统给出的明显条件,还是隐藏条件?”

“福祸相依,看你怎么利用了。不过,对方的等级比我们都高出三级,装备、技能和专精水平也应该与我们不相上下,所以系统很有可能认为我们是弱者。”

“然后系统就选择把弱者丢到战场上去送死?这个隐藏条件也埋得太深了点吧。”就在鸿鹄吐槽的时候,一颗炮弹从他们身旁掠过,重重地砸在沙滩上,炸起一地泥浆。



说实话,每次放草稿出来都非常不舍,抱着一种“来世你重新投胎让个好人家收了你吧”的心情忍痛放下……可是最近只想写段子和小黄文啊!_(:з」∠)_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