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喜欢的人一起做喜欢的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亮宇亮无差/RPS)

注意事项:

1、RPS,《这!就是街舞》韩宇&胡浩亮,可逆无差

2、知乎体,纹身梗,路人朋友视角

3、无脑清水小甜饼,一切都是脑洞,请勿上升真人



Q:跟喜欢的人一起做喜欢的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A:看到这个问题蛮感慨的,随便答一下。

我之前是跳街舞的,可惜没有坚持下去,不过我现在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了,所以都无所谓了。唯一的怨念是我现在改行做新媒体了,每天早上刮胡子的时候看着发际线都悔不当初。

扯远了,我是想说我朋友的故事。

我跳舞那会儿有一个朋友,他很怕痛,但是每次跳舞就跟不会疼不会累的机器人一样,随便抬抬手就能放个劈叉砸膝盖之类的大招炸翻全场。有时候我都觉得这小子是不是做事之前没过脑子,都奔三的人了还敢不热开身就下地,然后一退到场外就疼得龇牙咧嘴,纯属自作自受。

可我那朋友也特委屈:“我也知道啊,可是在舞台上的时候真想不了那么多,音乐一起来你就觉得身体就必须到那个地方,必须得有那个劲儿,不然不好看。”

虽然我懒得理他,糊了他一背药油,虐得他一会喊疼一会喊痒,但是听他这么说的时候,我是真羡慕。

我一直觉得吧,人生在世哪有一帆风顺,难免是要吃点苦的,如果能有一个事情让你心甘情愿为它吃苦,这辈子真的就值了。最怕的就是人生没有目标还在碰壁,那就是在熬日子了,青春岁月迟早就会跟一颗花生一样被榨干,最后只剩一点后悔的残渣。

最近我那朋友在手腕内侧添了一个纹身。我知道他有用纹身来纪念事情的习惯,于是就直接问他,这次纹身是纪念啥?

那小子当时笑得特傻,举起手腕凑到我鼻子底下让我猜。

我看出是一个花体的英文字母“W”。我说,是纪念你们WH工作室开业吗?因为我觉得最近也就这事儿是件值得他用纹身来记录了,毕竟他和他朋友跳舞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拼出一番事业,特别不容易。

他笑得更傻了,是那种想昭告天下但是又不好意思的那种笑。他一边笑一边说,你看出来了啊,是WH工作室,也是我们那个组合嘛,WH兄弟。

我顺口问他,那个谁也会去纹吗?

他表情有点得意:那当然啊,我都纹了,他肯定要纹的,他要弄个“H”。

我“哦”了一声也就没再继续问了,结果他抿了抿嘴,非要追问我觉得那个纹身弄得怎么样,好不好看。

我随口夸了一句这个“W”看起来挺高级,像是几个字母拼在一起,有那么点寓意的感觉。

结果那小子突然有点扭捏地说,是他们俩的名字的缩写拼在一起。

我仔细看了看,确实是斜着的“Y”和“L”拼成了一个“W”。我调侃他,如果那谁要纹“H”的话,岂不是正巧把你们俩的姓纹在一起?

他的另一只手都缩到了袖子里,整个人笑得傻兮兮,甚至还有点脸红,但是特别开心:是啊,WH兄弟说好了这辈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

直到现在,我每次想起那天,还是觉得他身上的幸福感满到能溢出来。

这么说吧,如果说人这一辈子能找到自己真心喜欢的事情就很幸福了,那么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遇到一个同样喜欢这件事的人,一起吃苦,一起坚持,一起大笑,一起铭记。

写到这里我真是写不下去了,真的,再写我就要嫉妒我那朋友了。就到这里吧,祝他们越来越好,love & dance。



END


后记:

其实我一直没把纹身的事情放心上,只是突然想起来W和H可以这么拆分,于是忍不住睡前速涂了一篇小甜饼。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