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看老04(贩罪/逆十字粮食)

前篇01:http://feicha.lofter.com/post/3d44bc_f1cf61d

02+03:http://feicha.lofter.com/post/3d44bc_f256edf


04

在枪匠抛着苹果走进实验室的时候,天一已经找了把椅子坐在那里了,还是随身不离咖啡,还是那副嗑药过头或宿醉未醒的颓废表情,而血枭正在空地上做单手俯卧撑。两人之间隔了一张病床和一堆仪器,相安无事。

“哟,稀客啊。”枪匠随口打招呼,在衣服上蹭了蹭苹果,咬一口之后随手把苹果串在操作台边上的一根不锈钢管上——仔细一看,那根钢管形状的东西却是一把固定在台面上的细螺丝刀。他开始捣鼓那一堆仪器,把一边的管子拆下来装到另一边的接口上。

“医生说这小子的记忆正在恢复,但不是系统性的那种复原。”天一冲那边挥汗如雨的青少年扬了扬下巴。血枭刚换了一只手撑地。虽然外表只有十四岁左右,但他做完了右手的两百个单手俯卧撑之后连汗都没怎么出。

“我只负责肢体重生。”枪匠的言下之意是他根本不懂,不过他还是站在技术人员的角度给出了专业建议:“听起来很正常啊,过两天就好了吧。”

“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心大,世界早就和平了。”天一无精打采地说道。他倒没有什么反讽的意思,而是纯粹地懒得对枪匠生气了,就连过去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情绪也早就被对方种种白痴行径磨光了。

“我警告你适可而止啊。”枪匠拿着螺丝刀不方便腾出手,只能用胳膊肘碰了碰腰间的骨枪。

咖啡已经凉了,天一一脸嫌弃地喝了一口。“如果是彻底没有记忆的一张白纸,那倒还有点意思,但是现在这样不上不下的就很蛋疼了。”他似乎一点都没有当着当事人的面打差评的心理压力,大概是因为已经习惯了死去活来的日常生活。

“一张白纸什么的,你的思想好像很危险啊……如果你是担心失去记忆会影响他的战斗经验的话,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枪匠若有所思地安上了一颗螺丝。

“倒也不完全是这样,更多是因为有很多事情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我的时间和精力可是很宝贵的。”

虽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天一讲得很有道理,毕竟逆十字刚崛起不久就已经通过直播劫狱闹得天下皆知,成名速度足以让钢铁戒律那些老牌反叛组织羞愤自尽,但枪匠还是斜睨了对方一眼:“这就是你让我们所有人轮流帮你从十公里外的地方外带烧鸭饭外卖的理由吗?”

“哎……领导的时间和精力怎么能跟马仔们的相比呢?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说明你的境界离我还很远啊。”天一恬不知耻地说道。

“依我看是你的下限太深不可测了……”枪匠虚起眼道。

“切,不懂也罢。”天一厚着脸皮鄙视道。“既然血枭的记忆只能闪回式恢复,那就先这样吧。”

枪匠把一些小的仪表盘拆下来放在一边。“话说回来,你是怎么知道血枭有闪回记忆的?你除了第一天之外就没再来过吧。”他偏过头,就着钢管吃苹果,把氧化的褐色果肉都啃掉了。

“很简单,他突然问起‘逆十字’的含义,却对谁跟他提过这个词没有印象。”

“喔这样,”枪匠随口道,“对了,我认识你这么久还不知道逆十字到底什么意思呢。”

“拖到现在才问这个问题,其实你对答案也不是很感兴趣吧。”

“因为总觉得你会说出一些类似于‘反正你也听不懂,我就随便扯个淡’的话……”

“嗯……”天一沉吟了一秒,“没错。”

枪匠习以为常地耸耸肩:“唉,好吧好吧。”

病床那另一侧的血枭早就在两人插科打诨之时做完了单手俯卧撑,进入了平板支撑练习。他面无表情,好像对外界一切与自己无关的话题都毫无兴趣。但是枪匠的直觉告诉他,这个表情毫无波动的少年应该还是有些好奇的,只是这点好奇心相当薄弱,属于“你不说那我也懒得问,你要说那我姑且一听”的程度。

“不过我还是抽出几分钟给你们讲个故事吧,正好还剩一点咖啡。”天一话锋一转,将冷透的咖啡一饮而尽。

“要从哪里说起呢……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遇到过一群饱受战乱之苦的农民。在我路过的时候,他们正在从自家孩子嘴里抢下粮食给一位不知名的神灵上供,而天空中传来响雷和神灵的谴责,说他们的祭品太寒酸,将招致天灾。出于个人原因,我对于跟信仰沾边的事物都有点兴趣,于是顺着一些线索找出了这位‘神灵’。”

枪匠脱口而出:“其实是什么能力者假扮的吧。”

“神自然是不存在的,是一个……嗯,你们可以理解为特别长寿的变种人假扮的,他已经享受了村民几百年的供奉。当然了,他不可能有什么神力,也不可能像村民期待的那样有求必应,顶多能聚集一点水元素,在旱季下几场雨罢了。”天一自然不会向两人说出那是神魔乱舞的第二王国的幸存者之类的话,干脆一笔带过。

“然后你告诉了村民真相,引导他们去杀了伪神?”枪匠立即接道,他对于对方的恶劣本性早就知根知底,压根用不着动脑推测。

“这也是一个办法,”天一摆手,“不过我没有。我当时是赶着去别的地方办事的,又何必给自己揽事呢。不过我还是做了一点多余的事情,就是告诫那个家伙不要太过贪婪,逼反自己的信徒。然后那货觉得我言之有理,就答应了。”(3)

“嗯……这种慈善行为居然是由一个让元帅和我制造‘那个’的人做出来的,真是非常令人信服啊……”枪匠吐槽道。

天一冷笑一声,反问道:“不然呢?那家伙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顶多是利用了村民的迷信来果腹而已,而村民饿着肚子上供也都是心甘情愿的。如果我捅出了真相,恐怕那些村民会先把我这个破坏他们信仰的人围殴致死。人类有时候就是这么脆弱,哪怕是虚假的寄托也胜过什么都没有,更何况‘信以为真’这话并不是说说而已。”

枪匠沉思了一会:“好吧,有道理。那后来呢?”

天一的语气里满是讽刺:“后来我再次路过这里的时候,发现这座村庄只剩一堆尸体,而在尸堆旁边有一群胸口绣着十字架的士兵在搜刮劫掠、喝酒吃肉——哦对了,他们还会餐前祈祷,感谢上帝赐予食物,宣誓要为了传播荣光剿灭异教徒。那个伪神大概是见风向不对就逃了,反正我没见到他的尸体。”

“这转折实在是有点……”枪匠本想说瞎猫碰上死耗子,但是又觉得哪里不对,一时间竟有些无语。

十四岁的血枭突然开口了,平板支撑丝毫没有削弱他说话时的气势,非常不屑:“想提醒我们选择任何信念都要有相应的觉悟吗,亏你居然要花这么长时间讲一个又臭又长的无聊故事。”他的记忆显然有了长足的恢复,估计至少想起了自己那条人挡杀人神挡杀神、意志坚定得令人动容的学术道路。只听他继续说道:“下次要是再有这种事情发生,麻烦你提前通知一声,我好先宰了你,以免耳朵受到污染。”

天一露出了一个恶质的微笑:“哈,总之呢,这档子事儿给了我不少灵感。至于你们二位呢,随意感受感受,提高一下精神境界。”他拎着咖啡杯起身出门,留下冷哼一声的血枭和貌似茅塞顿开的枪匠。

当然,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天一在故事的最开头要去办的事情就是向贵族们传播基督教。


TBC

(3)天一的故事灵感源于《巫师3:狂猎》中的“贪婪之神”任务。考虑到原著中天一曾因传教而上火刑架,进行了改动。

天一在我个人心里是黑色幽默感比较强的角色,这也是我区分他和顾问的一点,不过不知道这个故事体现出来了没有?

有点不知道该以谁结尾……

评论(1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