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爱妄想症(RPS/兔K)

注意事项:

1、CP是兔子X阿K。RPS请勿上升真人,他们属于自己,OOC和脑洞属于我

2、平行宇宙AU,设定兔子不是舞者,阿K刚从节目里走起来

3、清水,无脑小甜饼

灵感来源Real Sport和杰士邦的联名合作,感谢毛线 @毛线菌 启发了我对另类金主梗的想法。


1

可能因为从事艺术创作方面的职业,兔子是一个挺自恋的人,动不动就把“花一样的男子”挂在嘴边。当然他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可以说是自恋得非常理智。不过他也有不理智的时候:

“你们说阿K是不是喜欢我。”兔子用了肯定句。

Miki心不在焉,一边敲项目周报一边答道:“我也喜欢你啊,只要你能一稿就过。昨天那个拍摄今天能给我定稿吧?”

兔子没有理会这种不走心的回应,兀自说道:“他肯定是喜欢我,不然他不会每次都带衣服帽子过来送我。”他意有所指,挥着一件彩虹条纹的Real SportT恤。

“还好吧,他给所有人都送啊。”JC俊拿着一叠厚厚的发票路过。

兔子啧了一声,仿佛没听见JC俊在说话。“你们看看,阿K这次还送了我这个颜色,彩虹色,他是不是按捺不住内心对我的喜欢了。”

“你要不要脸?这件T恤我们都有啊。”Miki翻白眼,再让兔子继续说下去他可能要摔鼠标了:“王亚龙你是不是工作量不饱和?不饱和就快点交稿啊!”

JC俊对着窗户玻璃撩刘海,头也不回:“他是被爱妄想症发作。”


2

Miki觉得JC俊说得很对,这只流氓兔就是在思春:天天低头刷手机也就算了,现在刷着刷着还会突然发出一阵笑声;如果问他在笑什么,那个人会咬着手指给你看手机,说你看阿K这段舞跳特别好,然后这个人夸着夸着最后会一锤定音,你看阿K他一直在指我看我,他就是在勾引我。

Miki和JC俊都不想深究这番发言背后的逻辑,因为他们怕流氓会传染。可偏偏这个骚话连篇的家伙是他们这个小团队不可或缺的一员,也只有捏着鼻子忍下来。理论上他们这个铁三角项目组的分工是这样的:Miki扛项目责任,天天黑着脸对内催进度,对外撕资源;JC俊负责商务和行政,仗着一张帅脸搞定公司内外,催回款和对接都无往不利;兔子则专心做交付,对艺术效果执着到一手包办摄影后期文案。但在实际工作中,Miki和JC俊还肩负了维护团队文明形象的重任,生怕这只流氓兔哪天就在合作伙伴面前公然发情,破坏良好的客情关系。

……尤其是跟阿K的Real Sport联名广告项目。Miki感到了深深的心累。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明明他们三人组跟阿K那边的团队非常合拍。在工作上,双方商务交流得很愉快,Real Sport不仅没有改过几次合同细项,还愿意先过来试拍两条再签;试拍的效果也非常好,兔子把样片一交,Miki第一时间就收到老板的通知要延长合作期,JC俊的广告方案也只改了三遍就通过了。在私底下,双方也相处得非常愉快,他们这边自然不用说,送品牌小零食小周边玩具是常识,张罗下午茶夜宵也是基本素养;阿K他们也很礼貌,每次来摄影棚都会带几件Real Sport衣服帽子,还备着签名照片随时送来围观的同事。

但Miki事后想想,觉得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里:阿K他们过于配合了,所以惯得兔子越玩越开。阿K的团队把合同一签,只管把老板准时打包送过来和接回去,后续基本不干涉拍摄内容;而阿K本人又特别随和,私底下说话都是软绵绵的,基本不会说“不”字,张嘴就OK对的是是是——这怎么能让人不膨胀。

一开始,兔子只是在等布景和补妆的间隙拍几张阿K照片和几段视频,比如睡觉张嘴的丑照之类的。Miki觉得这还挺正常的,多备一些花絮物料总没错,谁知道要营业多久,而且现在这种营业还挺吃香。后来兔子会拉着阿K一起闹一起high,不仅缠着阿K学跳舞,刷到抖音上的搞笑视频会要阿K也拍一段。Miki觉得有些不妥,因为这有点像在专门拍合同内容以外的营业视频,不过阿K每次都好像被逗得很开心,再加上对方团队也没有出来说什么,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于是兔子就开始猖狂了,公然调戏阿K,比如以教阿K宠粉的名义录一些奇奇怪怪的卖萌视频,一起玩王者荣耀故意送人头激得阿K跳脚之类的。Miki当场逮住过两次,但就在他黑着脸批评兔子的小学生行径时,阿K反而替兔子开脱说大家玩的很开心、谢谢兔子教他营业,这让Miki十分无语——他总不能把兔子的那些无耻言论都对着阿K和盘托出,毕竟他还是要脸的。

Miki最后只能咬咬牙,叮嘱JC俊把兔子看得紧一点。但是JC俊若有所思地表示,他今年初刚给兔子算过,今年好像桃花不错哦,下次要找机会给阿K算一下姻缘看看。

Miki感觉胸口一窒:你可别算了,像阿K这样品牌调性相符、工作又特别配合的合作伙伴真的太少见了,万万不能让兔子给祸害了。


3

至于兔子,他是不会觉得自己在祸害窝边草的,可以说是妄想得非常理直气壮。

兔子对阿K的兴趣完全是始于那档街舞的综艺节目。一开始,他只是出于自己优良的职业素养去提前做功课,了解一下拍摄对象的特点,方便合作。但他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在而立之年突然在一档真人秀里get到一个比他大半岁的男人很可爱,三十年来的钢铁直男声誉在阿K面前毁于一旦。

什么叫可爱?在兔子眼中,“可爱”的近义词不是粉嫩、大眼睛、单纯之类的,而是“很土”、很接地气。在他的理论里,只有够真实、“够土”,才会可爱得纯粹,才能感染到别人都发自内心地喜欢;否则就只是脸长得可爱的人形玩偶,没有丝毫灵魂或感染力。而工作里认真到性感淋漓、生活里软萌到挠心挠肺的阿K——简直是太对兔子胃口了。举个例子,比如兔子给阿K拍营业vlog,粉丝会嗷嗷直叫阿K挑面膜比挑零食还认真,太小公主、太可爱了;而兔子会觉得“因为感觉粉丝会喜欢,所以用心学护肤”的阿K太认真、太可爱了。

那天阿K在拍完vlog之后就在车上秒睡了。兔子拿着GoPro凑近阿K,本来要拍点女友视角的粉丝福利视频,但是拍到一半突然觉得他微微张着嘴呼吸的熟睡模样很可爱,于是兔子又换了相机拍了几张照。在兔子找角度的时候,阿K的呼吸若有若无地擦过他的手指,烫得他差点手抖摔了相机。这就是被萌到的感觉吧,兔子暗自思忖。阿K的呼吸明明是吹到他的手上,但却好像是拂过他的心脏,挠得他心痒痒的,又怪舒服的。

后来剪片子的时候,兔子又被萌到了一次。vlog里有一段跳舞花絮是兔子在等结账时无聊,拉着阿K出来透气的时候顺便拍的。阿K有时候像个听到音乐就按捺不住的多动症儿童,于是兔子怂恿说,趁着他们店里放情歌,你跳得柔一点刚好可以当粉丝福利啊。于是阿K就真的上去solo了一段,中间还谨记着要给粉丝福利,不忘可可爱爱地跟玩偶们互动了一番。

兔子郑重其事地截了阿K假装跟玩偶牵手成功的视频截图,发到群里问Miki和JC俊:“你们看,这个玩偶是个玩具兔子,阿K是不是在故意撩我?”

Miki发了一串“??????”,让他交完片子快滚。


4

阿K多多少少是感觉到兔子有点闷骚的,也稍微能理解Miki的欲言又止。毕竟他也是32岁的人了:大学都没上就离开家乡走南闯北,用舞蹈硬生生撑起自己一片天,这样的人怎么也不可能不谙世事;就算是经常感情用事,那也已经千锤百炼出识人的直觉。

所以阿K知道兔子有意为之,但他并不介意兔子用这种玩玩闹闹的方式进入自己的世界——阿K直觉兔子是一个很好的人,虽然说话比较一鸣惊人,做事也是骚操作频出,但是他在兔子身上感觉到更多的是真诚。

兔子的真诚不是一根杆子捅到底那种类型,而是既圆滑又有棱角的——只是这个人性格比较温和,说话慢条斯理,武汉口音也带了鼻音的绵软,所以一般不会捅破这层圆滑的外壳。跟兔子聊天的时候,阿K会想起以前去新疆当裁判时在戈壁上捡到的石头:不同于溪流冲刷出的鹅卵石,戈壁滩的石头往往有着线条明显的棱角,虽然已经被风沙打磨得往圆润里藏,不再锋利刺人,但它的棱角仍旧刚强坚硬,不容质疑。

而且阿K能看出兔子很喜欢舞蹈:虽然兔子可能自己没法跳出来,但是因为他是摄影师和视觉设计出身,他对舞蹈有自己的一套看法。有独特的艺术主见,这是阿K特别欣赏的地方,因为对于他这种已经摸到一个舞种的天花板的人来说,更加需要不同文化、不同艺术风格的刺激,通过融合来寻求突破。


5

在短暂的拍摄期间,兔子曾经趁着提前结束工作,晚上带阿K去看国外的音乐剧《巴黎圣母院》。看完之后,兔子一边给阿K递纸巾,一边顺口问他街舞能不能跳成这样。

阿K吸着鼻子,眼眶红红的,但他毫不犹豫地说:“当然可以啊,街舞也是艺术的一种嘛。你看他们有几幕舞蹈去表现吉普赛人的个性,他们还融合了一些杂技和街头的动作来表现他们是流民,有个头转的动作就特别像breaking。所以用街舞去做舞台剧、做音乐剧肯定都可以。”

他们随着人流往剧场出口走。兔子侧过头听阿K说话,在转头的一瞬间看到他眼底映出的光。阿K越说越兴奋:“中国街舞现在还没有尝试过这么大的舞台,但是我们好的大齐舞有很多,那些也是有主题和故事的。所以就是,我觉得,舞台剧这方面的突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中国好的街舞舞者是非常多的,想法也是非常多的,就是需要多去刺激他们,让他们敢往这个方向去想。”

——这就是兔子特别喜欢阿K的一点,这个人用一种认真到极致的态度活着,并非天真单纯,但纯粹可爱。兔子一开始只是觉得阿K特别敬业,只要是金主爸爸的要求就什么都尽力去做,还会不断地提建议、一遍遍重做。后来兔子在阿K身上看到了更多的光芒:他是一个被梦想点亮过的人,所以总想点亮别人——生活里任何东西都可以联想到舞蹈,而且不止是想到自己要怎么进步,还会想到别人的舞蹈。阿K身上的热爱像火种一样一直在燃烧,靠近他的人会被温暖到,会重新有力气在这疲惫的生活里追梦。

兔子没有敷衍地嗯嗯嗯嗯应过去,而是笑了一下:“那你记得到时候出舞台剧了,拍宣传海报要找我,我给你P得特别帅,让你脸特别小。”

“哇,这个好哎,那当然要找你啦,特别帅的哈哈哈哈哈哈……”阿K一手捂着嘴,一手拍大腿,开始乐个不停。

兔子薅了一把他的头发,揽住肩膀把他带走,说你别吓到别人。


6

忙碌的广告拍摄终于结束了。Miki跟JC俊一项项对过合同和物料清单,确认全都拍完之后,宣布今天请大家一起吃饭庆祝。

Miki看了看人数,又想了想预算,问大家要不要喝点啤酒开心一下。

“啊……要喝酒啊?”阿K犹豫了。

兔子问:“你是酒精过敏吗?”

“不是不是,是我平时不喝酒,喝酒容易睡不好觉。”

JC俊插话:“那就没事啦。人在开心的时候喝一点小酒是没问题的,因为开心和伤心的时候人的能量场是不同的,对酒精的新陈代谢速度也不一样,所以你伤心的时候喝酒就不会像开心的时候那样舒服。”

在玄学的指导下,阿K一开心就跟大家干了两杯啤酒,很快就进入了微醺状态:他明显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话头,无论谁起的话题他都能滔滔不绝地接下去,音量比平时大了不少,手也一直在空气里比划。

阿K保持这种活泼外向的状态十分钟之后就有点累了,整个人开始缩在椅子里犯困。兔子有些想笑,他揽住阿K的肩,让阿K靠在他身上继续嘟嘟囔囔地讲。这个人累了之后说话变小声了,兔子只能听见他在翻来覆去地说他好不容易看到街舞出圈啊、有你们这么好的人合作啊之类的,而且讲着讲着普通话和粤语就夹杂在一起往外冒。

兔子越发地听不懂阿K在说什么了,但是也越发地觉得他好可爱。于是兔子打断了他,说来,给我抱一个。

阿K一愣,然后用醉醺醺的大脑想了想,直接坐到兔子的椅子上,乖乖靠进兔子怀里,脑袋窝在他的颈窝里。

兔子被他可爱到五官都笑皱了。

但是阿K明显没有读懂兔子的表情。他伸出手,抱住兔子的背,一边拍一边安慰道:“你怎么啦,眉头皱得这么紧?你不要紧张,工作一点一点做,总是会做完的,遇到不会的就大家一起想,总会想得到办法的。”

对面的JC俊wow了一声,被兔子飞了眼刀:“你wow什么?”

JC俊举起双手以示无辜:“没什么,就觉得你们怎么这么可爱。”他拖着长音揶揄道:“好可爱——好厉害——”

兔子不理会这含蓄的讽刺,非常得瑟:“我们平时就这么可爱啊,他是可,我是爱。”

JC俊被他的脸皮厚到不想说话。

阿K没有听懂这两人的你来我往,但他贴在兔子的胸口笑了,笑声震得兔子那颗被妄想塞满的心脏怦怦直跳。


7

庆功宴吃完,Miki要回公司写结项总结,顺路带JC俊回去贴报销,剩下兔子和阿K一道回酒店。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兔子在出租车后座玩着阿K的头发,一个没忍住,话就从嘴边溜了出来:“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靠在他肩上休息的阿K很自然地答道:“嗯嗯,我也喜欢你啊。”

既然话都说出来,按兔子的性格也不可能装作自己说错话,索性破罐子破摔:“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是可爱搭档?”

“记得啊,我是可,你是爱嘛,哈哈哈哈哈哈哈……”阿K开始发出单音节的魔性笑声。

“对,那现在换一下:你不是可,我也是爱。”

阿K小小地啊了一声,特别困惑地抬头看兔子。

“就是说,不管你是不是可,我都爱。”

兔子耐心地看着阿K反复念叨什么可什么爱,最后他恍然大悟:“哦哦哦哦,我明白你意思了。”

“你明白什么了啊?”兔子已经在想现在上哪能买玫瑰花,说不定还能挽救一下这个糟糕透顶的局面。他在内心扶额长叹,我是不是喝了假酒,居然这样告白。

阿K思路倒是意外地清晰:“就是说,你喜欢我嘛。”

“那你呢?”

“我也喜欢你啊,我一开始不就说过了。”阿K开始笑了,他笑得整个人倒在兔子大腿上。

兔子被那颗红毛脑袋蹭到心痒痒。他忍不住捉住阿K乱挥的手,捏过一个个指节,然后把自己的手指严丝合缝地扣进阿K的指缝里。

阿K一如既往软软地任他摆弄,只是笑声渐渐停了下来。

兔子借着路灯看到阿K的耳根红了,然后他突然后知后觉地感觉自己脸上也有点烧。怎么回事,搞得好像小学生一样,谁还没谈过几次恋爱了。兔子一边唾弃自己,一边扣紧五指。


目送兔子揽着阿K上出租车离开的Miki有些担心:“我真的要回去查一下现在对职场性骚扰的法律定义了,兔子再这样下去不好吧。”

JC俊正在算今晚刚弄到的阿K生辰八字,末了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人家都要妄想成真了,你就别操心啦。”



END


后记:

这篇文完全是为了看双向傻白甜谈恋爱,希望能体现出他们百分之一的可爱一面。


注:

“被爱妄想症”确有这种精神疾病,本文只取字面意义,具体病症详见“被爱型幻想”/“钟情妄想”。

“你是可我是爱”可爱梗来自节目里兔子发言(其实我至今不懂这个笑点在哪里);玩偶牵手跳舞和vlog梗来自Real Sport和杰士邦的一系列联名宣发;“花一样的男子”来自大婷某次直播里兔子发言;“xxx勾引我”等梗来自兔子唠饼街舞圈吐槽红气球。

以及,无论开心还是不开心、啤酒还是红酒,酒精都对身体不好哦;职场性骚扰也不是恋爱的借口。

评论(2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