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等到肖恩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正趴在战壕里,手指因为长时间抠着泥土而僵硬。身体的反应永远比头脑快,他突然颤抖着咳嗽起来,十指深深地抓进了地面。土壤湿冷黏腻,触感恶心又亲切,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去想象血液填满泥土缝隙的画面。指甲缝里嵌进了黑红的土粒;眼泪、鼻涕和口水随着猛烈的咳嗽和干呕砸在地上,拉出粘糊糊的亮丝。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终于闻到了焦臭和腥气。紧接着他恢复了听觉——充斥着嗡嗡声的寂静,炮火远去了。
他还活着,还在用手背擦脸。这是肖恩第一次上战场。
还没等肖恩品味劫后余生的滋味,一个惊雷般的声音就在他头顶上响起了:“你在那儿愣着干什么,新兵?”队长的脑袋出现在战壕的边沿。他伸出手:“集合了,上来!”
听到的声音没有带着熟悉的电流杂响,肖恩这才想起来他的通讯头盔被打掉了:“队长,您看见我的头盔……”他一边说,一边试图让发软的双腿站起来,但膝盖一弯,又重重地跪进了软泥里。糟透了,这条作战裤还是昨天跟查理借的,肖恩忍不住心想。
“撒娇也要找准对象,”队长没听见肖恩说的话,“快点上来!”他不耐烦地晃了晃手掌。
肖恩又试了一次。这次他成功地扶着沟壁站了起来,但双腿还是不听使唤地打着颤。肖恩直起身,抓住了队长的手。他以为自己抓得很牢,但是队长看了他一眼,把另一只手覆上了他脏兮兮的手背。那只大手坚定有力,驱散了他的寒颤。
“队长,我的头盔……”肖恩想起来他要说的话。
“那个不要紧。”队长粗声粗气地打断了他。
肖恩点点头,抬起一条腿踩在泥壁上,准备发力。沟壁的泥土没有底下的那么湿软,也没有那种发黑的红色。
“你这样上不来,”队长突然说道,他似乎看出来肖恩的腿软得像面条,“去,踩着上来。”
肖恩顺着他下巴指点的方向低头看去——自己脚边半米开外的地方有一具尸体。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不敢想象踩在上面的感觉。
“动作快点!”队长命令道,松开了握着他的手,走到那具尸体的上方。
肖恩顺从地挪了过去。如果可以的话,他一点也不想知道即将被他踩在脚下的倒霉蛋是谁。但他的眼睛背叛了他——作战服上的背心位置绣着一个大大的“C”。全小队只有查理的妈妈会给他缝幼稚的字母铭牌。好了,现在不用考虑还作战裤的事了,肖恩心情复杂地想着。
“爬个小土沟,这种事情还需要我教你吗?全队就等你一个人了!”队长再次催促道。
肖恩回过神来,赶紧回道:“是,队长!”他答应完才反应过来队长没认出查理的尸体。肖恩张了张嘴,但什么也没说。他伸出一只脚轻轻踏上尸体的后背,却在碰到的一瞬间又收回了脚。肖恩艰难地俯下身,尽可能轻地拂去查理后背和后脑勺上的泥土。他的身体已经冷硬得像块石头,只有那头金发还像以前那样柔软。
队长看着他做这一切,难得地没有出声催促。
肖恩再次把脚放在查理的背上。安息吧,兄弟。他在心里祈祷。然后他借着队长的手劲,猛地一蹬,攀上了地面。

 

没什么……焦躁练笔。

评论
热度(5)